木鬼广予

【安雷】海底月是天上月(HP paro中秋贺文)

*米娜桑月饼节快乐!

*狮院安×蛇院雷

*有部分私设

*欧欧西预警

*接受的话↓↓↓


<<


  “事实上你们曾经在麻瓜世界听到的有关狼人的传说,基本都是不属实的。真正的狼人,确实会在月圆之夜现身,他们嗜血,狂躁,六亲不认,若是不小心被狼形态的狼人给咬到,那么很遗憾,你将被同化。哦金先生,请把手放下,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是不是想问如果被人形态的狼人咬了会有什么后果?其实在我看来这就更可怕了,放心,别摆出那么紧张的表情,不会死,但你会被染上一些狼的特征,比如长出尾巴和直立向前的耳朵...你们用这种眼神看我干什么?我这是天生的!咳,言归正传,事实确实如此,现在魔法部对狼人的政策还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样完善,狼人也并不容易对付,所以说,月圆之夜可尽量别出门哦。”

  今天是八月十五,月圆之夜,雷狮对鬼狐天冲教授课上说的狼人很有兴趣,极想见上一见,要是能干掉一只,那再好不过。雷狮很喜欢做些别人不敢做的事,这些都让他感到兴奋,往往这种时候,斯莱特林作恶多端的海盗团团长大人,总会让人有那么一瞬间以为他其实属于格兰芬多。

  十点熄灯哨吹响后,霍格沃茨归于沉寂,雷狮等帕洛斯和佩利睡下,顺着湿漉漉的墙壁出了宿舍,一切计划都很完美,前提是如果没有遇到那个格兰芬多的话。

  “靠,你他妈怎么还在这,熄灯哨没听见吗?格兰芬多扣五十分!”雷狮很郁闷,极其郁闷,如果碰上其他人,那还好解决,随便找个理由打发了,量他们也不敢和教授多嘴,但眼前这个实在让雷狮感到糟心。

  “……”安迷修看着面前贼喊捉贼的人,有些说不出话,顿了顿,才道:“我在公共休息室睡着了错过熄灯哨,恶党你又在这干嘛,要去哪里?”

  “睡不着,出来逛逛。”

  “校规规定夜晚不许在校园内游荡。”

  “啧,傻逼安迷修,就算你是格兰芬多级长,那你也管得太宽了吧,大爷我斯莱特林的归你管吗?”雷狮有些急躁地望了一眼走廊上的钟,已经将近十一点了,他并不是一个多和善的人,要不是在晚上,他早就对安迷修施塔朗泰拉舞咧嘴呼啦啦之类的咒了,有他好受的。

  “雷狮,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想去禁林找狼人?你如果这么做,违反的可不止一条校规了,被发现的话学校会开除你的!”安迷修抓住了雷狮的肩膀。

  某些时候眼前这个平时傻不拉几中二爆表的蠢货真是聪明得过分,雷狮扯了扯嘴角,一把拍开肩上那只手:“那又怎样,我想做的事至今还没人阻止得了过。”

  “别去了,要不去公共休息室玩狼人杀?这样也只是被扣分而已。”

  “...神经病吧安迷修,两个人玩什么狼人杀,我去看看就回来了,碰不碰得上还不一定呢,你赶紧给自己施个一忘皆空回去睡大觉吧傻逼。”雷狮撂下话转身就走,一刻也不想等安迷修回应。

  走了一段路,才发现安迷修居然没有追上来,雷狮略感奇怪,回头一看,安迷修已经不在原地了。

  也没想那么多,时间已经不早,本打算走去禁林的雷狮拿出魔棒轻声念了咒语幻影移形到了禁林入口。深夜的禁林比白天显得更加阴森,放眼望去除了黑全是黑,加上平时教授在学生面前不止一次刻意或无意强调禁林的危险,换成是其他学生,哪怕是格兰芬多,都未必敢在这个时候孤身进入禁林。但雷狮是谁啊,就这么直直走了进去,丝毫不带一丁点犹豫的。

  雷狮一年级的时候目中无人口出狂言,仗着自己血统纯正魔法能力也比同龄人高出不止一倍,常常在学校横行霸道以致于惹怒格兰芬多的二年级学长安迷修,甚至好几次两人大打出手。接着两人就会被教授惩罚来禁林进行劳务,雷狮敢人格担保,整个学院,大概找不出第三个跟他一样熟悉禁林的学生,第二个是安迷修。

  所以在他眼里,禁林里的路好走得很,哪里安全哪里危险,他都一清二楚,甚至还知道哪个地方有很大几率看到独角兽。然而此时他的目标不是独角兽,是狼人。雷狮没有见过狼人,也不清楚禁林里有狼人这样的传言是真是假,只得漫无目的地逛了一圈,一路上躲开了会飞的福特安格里亚车,路过了八眼蜘蛛的巢穴,甚至还跟马人说了声Hi,他都没有看见狼人的影子,这让雷狮颇为失望。

  正当他打算打道回府的时候,听到身后树枝被踩断而发出的脆响。

  雷狮确定那不是马人不是飞车也不是独角兽更不是鹰马,那么会是狼人吗?雷狮的肾上腺素分泌陡然增多,不得不承认,他此时特别兴奋,忙追着跑过去。然而不出意料地,粗壮的树后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了。

  哟,跑得还挺快,不过,看你能跑到什么时候。雷狮挑了挑眉,往禁林深处走去。

  下一秒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头巾被大力地往后拽,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栽倒,连忙转身小跑了几步才借力站稳。

  雷狮气得快冒烟,连卡米尔都不敢碰他的头巾,现在不知从哪个旮瘩里冒出来个不怕死的,他对天发誓,不管是谁,都要电死,否则他就锤死佩利!

ฺ(◣д◢)→(๑˙ー˙๑)→Σ(゚д゚;)


  靠!怎么又是安迷修!上帝!请记住你刚刚是个聋子谢谢!

  “刚刚是我。”安迷修等雷狮站定,才开口道,“你是不是还打算到禁林深处去啊!万一真遇到什么东西你还要不要命了!”

  “你怎么没回宿舍?还跟着我?原话奉还给你,作为格兰芬多级长,跟我一个斯莱特林混在一起违反校规还不止一条,这罪名已经不是扣扣分做做劳务那么简单了,被发现可是要被开除的哟。”

 

  “作为最后的骑士,我不可能放任霍格沃茨的学生去送死。雷狮,回去了,这种事以后别再做了,很多人都会很担心你的。你应该庆幸这次什么危险也没遇见,等安全回了宿舍,我可以当做今晚什么也没发生。”安迷修顺手帮雷狮把刚刚被扯歪的头巾理正,拉着人手臂就往出口走。

 

  这动作熟练地好像做过很多次一样,当事人没什么反应,雷狮倒是整个人都愣住了。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走出几步路了。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雷狮反手拉住了安迷修的手腕,向另一条小路走。

  “干嘛啊你?出口在这边。”

  “跟我来,放心,不会有事的。我去过无数次了。”

  雷狮带着安迷修在禁林里绕来绕去,周围一片寂静,只有风吹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并不是特别美好的氛围,在清幽的月光照耀下,甚至还显得有些瘆人。

  “到了。”雷狮停下来,手却没有松开。

  那是一片湖,很宽,很广,跟天空融合在一起,乍一眼看都望不到边际,月光洒在湖面上,此番一看,算得上是禁林里最美的一处了。安迷修有些惊讶,他来禁林的次数也不算少,而且几乎次次都是和雷狮一起来的,但从来不知道里面还有这样一片湖。不自觉望向身边人,开始怀疑他到底在晚上偷偷来过禁林多少次。但看到对方盯着湖中央一处而异常明亮的绛紫色眼睛后,便也释然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一轮圆月挂在湖心,随着水面的轻微波动而起伏,一次次合成一个圆又微微向两旁散开去。

  “安迷修,来玩诗词接龙吧,我说上一句,你说下一句。”

  “好啊。”

  “海底月是天上月,接。”

  “……”

  “接啊!”

END

评论(14)
热度(116)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