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序梦里有没有🍊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2)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bug特多 欢迎捉虫!


01




<<


  “雷狮?”从教官办出来,雷狮的脸黑得像是刚在煤区里挖了一天的煤,这让安迷修产生了愧疚,毕竟自己不是个货真价实的Omega,平常的行事作风也是相当果断利落,一时有些不适应也在所难免,没想到要给对方留点手,确实是他考虑不周,语气便也软了下来,“对不起啊。”

  “你错哪了?”雷狮回头瞥了眼他,不知怎的,安迷修有种被对象质问的错觉,可能对方也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了,右手虚握成拳挡在嘴边轻咳一声,改了措辞,“你道什么歉?”

  “我不该还手的。”

  雷狮:……

  “你几个意思?这是轻视人的新型方式吗!”雷狮举起拳头,作势要打。安迷修没动也不打算躲,正对着对方直直地站着,因此他现在才看清对方的相貌。鼻梁高挺,嘴唇很薄,都说唇薄的人都薄情,那眼前这位一看就是薄幸之人,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好,安迷修悄悄在心里下了结论,但让他惊奇的是,对方的瞳孔是极少见的绛紫色,而且异常澄澈透亮,他甚至能在虹膜上很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倒影,这样的眼睛,实在不应该出现在这样一副面孔上。就像师父曾经说的,眼睛干净的人,那他内里一定干燥明亮,而且一定是个温暖的人,但眼前这个Alpha,强势而暴躁,不管从哪方面看,都跟这几个形容词不沾边吧?

  “我不太擅长动脑子的事情,所以也不擅长说话。如果我哪里做错了或是说错了,你大可以提出来,我会道歉的。”在雷狮拳头砸下来前,安迷修决定还是退一步,毕竟刚从教官办出来,现在还没走出几米远,总不至于又在门口打一架吧?那他和雷狮可能要以开学第一天就被光荣劝退的事迹名留军校甚至星际青史了。

  “你不是不擅长动脑子,而是根本没有脑子,我真想敲开你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东西!”

  “阴阳怪气冷嘲热讽就很正确了吗?老实说,我并没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动手?”

  “不爽了就打呗,需要什么理由。”雷狮把双手插进裤袋里,微微仰头,视线向下扫过来,安迷修见状,遗憾了一秒自己没再长高那么几公分,而是卡在了179这么个不尴不尬的数字,让他略微落了下风。

  “你...真是恶党,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被对方盯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安迷修败下阵来,摆了摆手,“我先走了。”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还有什么事?”安迷修有些不耐,但还是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身后的人。

  “你刚才是不是想指责我?但你是否搞错了什么,你可没资格跟我站在同一高度,Omega。”

“我有没有资格,还真不是你说了算。希望你能明白,性别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实力才是。”

“哦?那你倒是证明给我看啊。”


<<


  一点小小的不愉快还不至于破坏安迷修的好心情,他先是回到大门口取了一直被搁置在那里的行李箱,把它放到专门的寄存柜里,除了必要的几件衣物和日用品,其他什么也没带,跟柜里其他人的行李比起来,安迷修的算得上是最轻便了。

  

  接着又到新生报到处的AI那儿领取了体检编号后,安迷修这才去了班级,人不多,一只手便能数得过来。安迷修扫视了一下教室,却发现自己可能是最后一个到的,因为全班已经只剩下了第一排靠门角落的位置。

  

  雷狮坐在最后面,和自己的位置是最远的对角线,对方正听那个脏辫头同学说话,虽然是笑着的,但安迷修还是感觉他眼睛里没什么笑意,不由多看了他几眼。像是感觉到他的视线似的,雷狮突然歪了歪头看向他,右手朝他比了个大拇指,接着又缓缓顺时针旋转了一百八十度,猛地向下一指。

  

  被挑衅了。安迷修摇了摇头,暗道一声幼稚,这才转过身去打算坐下。

  “啊!”然而一转头,安迷修就被一张突然放大的脸吓得后退了一步,视线对焦后,发现是位长得很标致的姑娘,温声道:“这位美丽的小姐,不用这么吓人吧...”

  “我是安莉洁。”对安迷修的话置若罔闻,安莉洁又把脑袋凑了上去,“你...就是安迷修吗?那个Omega?”

  闻言,安迷修左手收到背后,右手五指并拢放在心口,做了一个骑士鞠躬礼,道:“正是在下,如果可以的话,安莉洁小姐,你可以称呼在下为最...”

  “你心里的杂念,真是非常多呢...”安莉洁自顾自打断他,并站直了身子,双手合十,“跟我一起祈祷吧,神明将会给你指引。”

  安迷修:……

  事实上,安迷修虽然自诩骑士,但他并不懂得该怎么好好跟小姐们相处,更何况是像安莉洁这样喜欢说些神神秘秘让他听不太懂的话的小姐,更是让他手足无措。

  

  幸好,救场的人总是来得很及时。


<<
  

  
  现在已经超过了报到时间十多分钟,主教官丹尼尔才姗姗来迟。

  “听好了,各位。下午进行体检,除了常规的血清检测外,还会对你们的心理抗压能力进行测试,结合入学时体能成绩,对你们综合素质再进行一次测评。请认真对待,机甲工程部AI将以这份成绩为数据为你们制作武器和机甲。以及,一周后会有一场实战演习,前十能先他人一步得到自己的专属机甲,当然,我想看到这十个人都是我们指A的。加油吧。”

  丹尼尔离开前将同学的个人信息和寝室安排群发到了所有人的终端上,除了嘉德罗斯和雷德两位的第二性别一栏是空白外,其他清一色的全是Alpha,一个Beta都没有。今年的指A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强啊,安迷修感叹地咂咂舌,这厢对比下来,自己那栏的Omega着实有点违和了。关闭终端,安迷修从包里拿出一瓶深棕色的药剂,这是他师父知道自己的打算以后花了很长时间亲自研配的药,能在短时间内改变血清因子以备不时之需,比如在这次血清检测中瞒天过海。

  血清检测通过,看着自己的性别信息被打上“已确认”字样,安迷修悬在嗓子眼里的石头便落了地,揉了揉有些酸麻的手臂,去往下一个测试点。

  说是心理素质测验,实际上就是通过AI电流刺激感应,让自己看到内心最痛苦的画面。对安迷修来说,无非就是那件事,但他五岁时就已经能做到坦然面对,更别提现在了。哪怕他已经亲眼目睹母亲一刀捅死了父亲后割腕自杀的整个过程,他却始终认为,造成父母死亡的罪魁祸首是他自己,这些年所坚持的信仰,有很大一部分也不过是在赎罪罢了,安莉洁所说的杂念,大概就是指这些吧?安迷修轻笑一声,不由佩服起那位小姐非同寻常的直觉。

  下一秒,AI便主动断开了和安迷修的精神连接,示意安迷修已经通过测试。

  雷狮从AI那儿领了武器出来,挥了挥手示意在门口等他的帕洛斯和佩利两人跟上。
  

  “老大,你的武器好酷啊,我们打一场吧!”佩利看到雷狮扛在肩上的锤子,眼睛都亮了。

  “蠢狗,不要命了吗?”

  “啊...什么时候雷狮老大才肯跟我打一场啊。对了!七天后不是要实战演习吗!老大,打一场吧!打吧打吧!”

  “老大才没空陪你玩呢傻狗,收拾安迷修还来不及吧,是不是,雷狮老大?”帕洛斯摸了把蹲在一边的金毛大狗的脑袋,试探地问道。

“呵,那个Omega啊,我对他不感兴趣。反观综合素质第一的嘉德罗斯,我倒是很想去会他一会。”

TBC

03

雷·插旗大王·狮

前期铺设挺杂的 再混些乱七八糟的小日常 
感觉离进入主线还要好久orz

评论(13)
热度(331)

© 槐序梦里有没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