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安迷修许愿世界和平,雷狮说不行

是新年贺文!

2018新年快乐!

人类安×恶魔雷  OOC预警





<<


  安迷修哼着歌从裤袋里艰难地掏出钥匙,打开门后鞋也来不及脱,哼哧哧地将手里两大袋子速食产品放在了客厅的桌上。

  今年元旦安迷修难得没有回老家过年,而是选择一个人窝在家里看看跨年晚会顺便再赶赶稿子,他一大早还去超市抢购了也许能吃两个月的速冻饺子。

  丢了二十个饺子进锅,安迷修随手拿起椅背上的毛绒毯披在了自己的肩上,然后窝进沙发里百无聊赖地看广告等饺子煮熟,头顶的呆毛都表现出了大写的无聊二字。事实上,安迷修早早订好了回老家的高铁票,但在登车前夕,安迷修接到了他可亲可敬的师父的短讯:元旦别回来,你林姨来了。

  好吧好吧,师父一大把年纪追求人生第二春也不容易,他这个做徒弟的,自然是很贴心地依言退了高铁票,结果造成了如今这番孤苦伶仃的局面,活像爹不疼娘不爱的倒霉孩子。

  安迷修叹了口气,关掉了广告,端着一碗水饺进了卧室,打算努努力在新年前将稿子全部赶完,其实离截稿日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但安迷修不大乐意把今年的事都堆到明......

  桥豆麻袋,他床上这一大坨是什么东西?而且怎么感觉凉飕飕的?

 安迷修随手将碗搁在了台架上,去掀他团成一团鼓鼓囊囊的被子。“现在的小偷躲藏技术也太没含量了吧,躲在被子里当我是瞎的吗?”安迷修腹诽,手上拉扯被角的力度更大,“嗬,还挺有骨气?”


  “再拉电死你。”

  ……啥玩意儿?电死我?你是皮卡丘还是索尔啊?或者电人?

“这位先生,实不相瞒,其实我是钢铁侠。”安迷修扯不开,彻底没脾气了,索性打开手机滑出拨号界面打算拨个110,不管你是哪个,总之你去电警察叔叔吧。

  “钢铁侠,那是啥?”没成想,被子里的人被勾起了好奇心,从被子里探出了脑袋来。

  当安迷修对上那双绛紫色眸子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手上不自觉地关掉了拨号界面。

  “一个超级英雄。从实招来,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怎么进来的?”

  “我也不知道,掉下来的时候刚好命中了你的床,感谢我吧,难得好心降了速度,不然你的床估计要塌。”床上那人指了指天花板,安迷修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好家伙,一个大窟窿,就说怎么感觉总有一股凉风扫在他的脑袋顶上。

  安迷修转回视线,不忍心再看自己变成了露天的原本很温暖的卧室,脸色黑得可怕,祖母绿的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焰,直直灼烧着床上那个毫无自知之明的不速之客:“那你又是谁?”

  “我?天神啊。”那人掀开了被子从床上起来,非常自来熟地端起了安迷修搁在台架上的碗,“这个是什么?”

  “你把你的翅膀还有角和尾巴收起来再说一遍。”安迷修此时此刻非常想翻个白眼,但他的师父不允许他这么做,只能努力让自己心平气和,还自觉把手里的筷子递了出去,“用这个吃。”

  那人闻言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背后,好看的眉头皱了皱又舒展开,冷哼一声后又把头转了回来,自顾自将筷子捅进了饺子皮,捅穿了肉馅,然后一股脑塞进了嘴里。

  “小心烫......”

  那人,或者说那不明生物,可能是热敏感应器并不那么灵敏,也有可能是水饺已经被天花板那个洞里吹来的风给浇凉了,他并没有一点不适,饺子把他半张脸塞得鼓鼓的,还随着咀嚼一上一下地动,让安迷修有点手痒想捏一捏。

  “你们人类的食物,真难吃。”说着,他又塞了一个进嘴。

  怎么这人看着挺讨喜,怎么行为那么欠揍啊。

  安迷修耐着性子等对方吃完了他的中餐,看着那人餍足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还打了个饱嗝,挂着翅膀又把自己丢到了他的床上,安迷修倒是被气笑了:“你到底是谁?”

  “雷狮。如你所见,是个恶魔。”

  “你什么时候修好我的天花板,我才放你走。”安迷修收拾好碗筷,开门出去前警告了一下雷狮。

  “哈,我要走你拦得住么?况且,我可没打算走。”雷狮的声音并没有被关上的房门隔开,安迷修听得一个踉跄。

  随手把碗筷放在了碗池里,安迷修噔噔跑回房间,不敢置信地又问了一遍:“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雷狮坐直身子,字正腔圆道,“我、没、打、算、走。这里有得吃有得睡,比有那愚蠢太子的魔域好多了,我为什么要走?唯一不好的就是有你和头顶那个洞,不过没关系,我大人有大量,恕你无罪。”

  ……神经病啊。

  “这是我家!”安迷修怒火中烧,是可忍孰不可忍,随手抓了一把自制的小木剑丢了过去。

  然而被雷狮轻而易举地接住又甩回去:“哎,你就当好心做个善事,你看我翅膀都断了,想走也走不了不是?”

  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安迷修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师父对他为数不多的训言之一,平静下来后,中饭也不打算吃了,拉开了卡在桌子里的电脑椅坐下赶稿,打算对雷狮采取眼不见为净措施,算是默认了让他留下。

  “人类,你叫什么?”

  “安迷修。”

  “哦,安泥鳅,好奇怪的名字。”

  “是安、迷、修。”

  “还是很奇怪,算了。安迷修,虽然你请我吃了那么难吃的食物,但看在你的床还挺舒服,翅膀挌着也不大疼,我答应实现你一个愿望,怎么样,划算吧?你们人界今天是不是要过年,正好,说出你的新年愿望让我听听。”

  难吃你还一个都没和我留,安迷修腹诽。

  “我是有多蠢才会对一个恶魔许愿?”安迷修头也不回地说。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一般人都向天神或天使许愿,人那么多他们哪管得过来,理你才有鬼了。但跟我许就不一样了,我听得见而且有能力给你实现,你为什么要有种族歧视呢。”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安迷修狐疑地扫了那大喇喇张着左右不对称看来是真断了的蝠翼大字型躺在他床上的恶魔一眼,随口许了个愿:“那我希望新的一年世界和平。”

 

<<


  “不行。”

  ……他说什么来着,就说跟恶魔许愿没什么用。安迷修好想坐时光机回到一分钟前给自己一剑,蠢炸了。

  “你傻吗安迷修,我可是恶魔,怎么会帮你干这种事?你许愿世界毁灭我兴许会同意,试试?”

  “我就那么一个愿望,不实现拉倒。反正你给我把我的天花板修好,我就不计较其他事了。”

  “为什么要修?我又不怕冷。”

  “恶党,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出去?”安迷修教养再好也受不了了,摔下笔,电脑椅旋转了一百八十度,看着雷狮没好气道。

  结果还是雷狮服软,上下忙活折腾了一下午才堪堪把墙补好,虽然那水泥看起来有点摇摇欲坠,和墙壁原本的颜色有些格格不入外,总体来说还是凑合的。

  “要不是我现在元力散失还没恢复,你以为我会听你的?”雷狮愤愤抹了一把脸上的墙灰,反而被糊得更开显得更脏兮兮了。安迷修见状噗嗤笑出了声,去盥洗室拿了条新毛巾出来,沾了点水帮雷狮把脸上的灰擦干净。

  “好好好,辛苦了。晚上想吃什么?”

  闻言雷狮眼睛一亮,像是要发出紫色的光来,连三角尖的尾巴都摇了摇:“我听说过你们人界的一些美食,什么满汉全席佛跳墙...”

  “好,晚上我们吃饺子。”

  雷狮:……淦,等我元力恢复第一个就电死你。

  其实安迷修的水饺烧得味道还不错,或者说这个牌子的饺子本身味道就不错,安迷修为了味道更鲜一点加了点点酱油和葱。但雷狮非说难吃吵着要吃好的,活了几百岁了在某些方面倒像个孩子似的。

  安迷修揉了揉眉心,明明才二十出头,连女朋友都没有,就仿佛已经看到未来带孩子的自己了,头疼道:“行吧,你把翅膀尾巴之类人类没有的东西收进去,我带你出去吃火锅。”

  等雷狮好不容易把这些部位变没已经又过了二十分钟,这也不能怪他,没有元力而且折翼,能收进去已经实属不易。临出门之际,安迷修总感觉还是有哪里不对,又扫了雷狮全身一眼,一拍脑袋:“差点忘了!你再等等!”说着便飞快地跑进了卧室。

  雷狮翻了个白眼,怎么会有大男人这么磨叽的。

  安迷修抱着几件衣服和裤子出来,脖子上还挂了条和被套被单同款黄蓝色的围巾,雷狮见状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把这些换上。”

  猝不及防被衣服砸了一脸,雷狮脸色阴沉地把它扒拉下来:“好丑,不要,我不怕冷的。”

  “穿件紧身衣和单裤大冬天在外面晃悠我保证你回头率百分之两百,雷狮。但我想低调,如果你还想出门的话就换上,乖。”

  “嘁。”雷狮哼了一声,磨磨蹭蹭把黑色羊绒毛衣套上了,外面又披了件白色短款羽绒衣,“老妈子安迷修。”

  “把头巾摘了,围巾围上。”安迷修得寸进尺,上前一步作势要把围巾圈到雷狮脖子上去。

  “安迷修你别太过分了,等到时候我元力恢复你信不信我让你哭着叫爸爸?”

  等俩人终于拾掇完出门已经快八点了。今天是跨年夜,街上比往常热闹许多,人头攒动车水马龙,雷狮倒是对此新奇得很,安迷修生怕一转眼人没了,紧紧拽住了雷狮的手带着他走。也多亏人多,不然放平时看到两个颜值不低穿得也挺好看的大男人手牵手走路,怎么也得被围观一波。

  等到了人少一点的地方,安迷修放开雷狮,抓住了他的手臂:“人太多别乱跑,找不到你了就麻烦了。”

  “你当我三岁小孩吗?走散了我也找得着你,就你那直逼云霄的呆毛,瞎子才看不见。”雷狮不屑地轻哼了一声,一把甩开安迷修的手,慢吞吞地跟在后面。

  听说过年吃火锅能够整年红火兴旺,按理说一家人来吃会比较多,但为什么周围座位全是小情侣?因为去得晚,靠窗的座位已经没有了,只有最中间的一桌还空着,安迷修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被情侣包围的恐惧。

  “两位好,请问点餐吗?今天我们店搞活动,情侣锅只要168还送一个毛绒玩偶,套餐详情请看这边。”服务员指了指菜单的首页。

  “那是什么?”雷狮把脑袋凑了过来,毛毛糙糙的细小发丝整得安迷修有点痒,遂又把他推了回去。

  “不用,这份128套餐,鸳鸯锅底就好。”

  “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先生?情侣锅很划算的,今天来的顾客点的都是这份套餐。”

  来的都是情侣能不点吗!安迷修腹诽。

  “就它。”还没等安迷修回答,雷狮倒是自顾自一槌定音了。

  “好的先生,请稍等。”服务员将单子夹在了桌上,意味深长地看了安迷修一眼离开了。

  等等?发生了什么??

  “雷狮,你能不能不要擅作主张?168我们吃不完的。”安迷修抚了抚额,感觉无比心累。

  “我肯定吃得完。情侣锅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

  从火锅店出来,安迷修更加心累了。所谓情侣锅,就是改了个名的鸳鸯锅,再送一个成本价不超过十块的小玩偶,实在有欺诈消费者之嫌,安迷修暗落落把这家店拉进了黑名单。倒是雷狮吃得挺开心,几乎大半的菜都进了他的肚子,食量那么大身上看着却没什么肉,安迷修脑补了一出雷狮在魔域吃不饱穿不暖,下定决心经过重重阻碍以一半翅膀和散失那什么劳什子元力为代价逃到了人间的大戏。先入为主的安迷修看向雷狮的眼神都变得怜悯起来。

  揪着火锅店送的小马玩偶鬃毛的雷狮突然感到了一阵恶寒。

  回去的路上安迷修从小贩手里买了几支仙女棒。一到家,雷狮就忙不迭脱了衣服把翅膀给变了回来:“我靠难过死了,怎么感觉折得更厉害了?”

  安迷修凑上去一看还真是,左半边的蝠翼已经完全垂下去了。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安迷修从厨房拿出了一卷绷带:“过来,我给你绑一下。”

  十分钟后,雷狮看着镜子里自己黑色蝠翼上横七竖八的白色绷带,很是扎眼,脸色也黑了一个度。安迷修尴尬地哈哈了一声,转移话题:“水平只能这样了,过段时间伤好了就不用绑了。放烟花吗?”

  雷狮学着安迷修的样子把仙女棒点着,金色的小火花在空气中燃烧,轻轻挥一挥还有一条尾巴被拖出,下一秒又化成了火花星子消失在空气里。仙女棒发出的光把两个人的脸照得亮亮的,雷狮眼睛本来就透澈,这下更是把金色的火花给映了出来,像是揉碎了一片星辰,碎碎的星点全数进了他的瞳仁里,璀璨生辉。

  为什么他会是个恶魔呢。安迷修把手搁在栏杆上,托着下巴心想。

  “喂安迷修,想好愿望了没有?”雷狮瞥了安迷修一眼,出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不是说了吗,世界和平。”

  “世界毁灭是吗,好的。”

  “不是!”还真是个恶党!安迷修难得地翻了个不易察觉的白眼。


<<


 过了一个月,一人一恶魔一起生活总体来说倒也相安无事。雷狮的翅膀已经不用绑绷带了,虽然看起来还是有点不对称,但已经能够勉强挥动了。

  安迷修也不知道是该为雷狮感到开心还是为自己感到悲哀,自从雷狮元力恢复了大半,就开始了各种恶作剧。有时候是阻断了家里的电路,有时候是吸走遥控板电池里的电离子,更过分的还有给一些小型电器加大输电功率导致毁坏甚至爆炸。把安迷修气得不轻。

  “我已经手下留情了好不好?知足吧你。要是我元力全部恢复能够召出雷神之锤,不说这些小电器了,整栋房子都得塌。”

  合着你还打算炸房子啊小祖宗?

  “敢问你弟弟叫洛基吗?”

  “什么鸡?弱鸡?”雷狮没听清。

  “洛、基!”

  “不是啊,叫卡米尔。”

  居然还真有弟弟。安迷修摇了摇头,也没和雷狮过多计较吹风机的事,显然已经习以为常。

  俗话说得好,一定要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拥有的时候嫌烦,失去了又发疯似的想,你说这是不是作?

  安迷修现在正处于如此崩溃的境地。一大早做好早餐去喊雷狮起床,却扑了个空。床上除了乱糟糟裹成一团的被子和几件衣服,其他什么都没有。安迷修不信邪,又把房间所有角落寻了一遍,没有,哪里都没有。

  雷狮走了,连张纸条都没留。安迷修坐在餐桌椅子上,盯着眼前的蛋包饭发呆。亏他还早起难得做了一次早餐,雷狮个死没良心的,还欠着他一个愿望呢这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安迷修心里说不出的难过,两三个月下来他已经习惯了家里有这么个人,现在好了,那人撩完就跑可刺激了。他有些生气,但气什么呢,他也知道雷狮不可能在他这里待一辈子的,迟早都要走的。这么想着,端着蛋包饭碟子的手从垃圾桶上方收了回来,用保鲜膜包好放进了冰箱。

  也许他只是去找索尔要回他的锤子,安迷修安慰自己。

  不管雷狮在不在,日子还是要过的。安迷修在赶稿的空余时间里以雷狮为原型,画了一个流落人间的恶魔。画中的恶魔折了半边翅膀,走在风雪交加的小巷里,左手扶着墙壁右手臂举起,拳头虚握像是想抓住什么东西,最让人惊艳的是这个恶魔的眼睛,画家似是尽毕生所能来描绘这双眼睛的魅力,哪怕他恶魔的身份再怎么令人恐惧,处境又再怎么落魄,竟也挡不住他骨子里的高贵和神秘。这副画投稿到一家文学周刊后机缘巧合被美术展览馆馆长看中,阴差阳错地,安迷修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插画师变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插画师。

  又是三个月过去,满打满算认识雷狮已经半年有余,安迷修稿酬比以往多了,生活倒是更宽裕了些,但雷狮还是不见影子。听说养成一个习惯要21天,都是骗人的,三个月了安迷修还是没习惯电器不被破坏的日子。


<<


  安迷修醒了。

  被硬生生砸醒的。

  一睁眼,安迷修就看见天花板上又有了一个大窟窿,就是原先雷狮花了一下午才补好的那个洞,然后雷狮的脸就把那个洞给挡住了。

  安迷修神志还有些不清醒,只当自己看见了幻觉,伸手把雷狮的脸往一边推开,嘟囔了一句:“走开,别又来烦我。”

  雷狮:……

  “我靠,我回来你就是这样欢迎我的吗安迷修?”雷狮提着安迷修的领子,直接把人从床上给拉了起来,十足的恶人做派,恶狠狠道,“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别再...雷狮?!”

  “没错就是本大......”雷狮还没说完,就被圈进了一个怀抱。

  “你去哪里了啊,为什么都不说一声?”安迷修低语时气息全扑在雷狮耳朵边上,弄得雷狮那块皮肤麻麻的。

  雷狮手臂环上安迷修的背脊,心里感叹了一声安迷修好像瘦了,才回答:“回魔域解决了一些人和事,我以为很快就没说,忘了魔域和人界时间不一样了。”

  “算了,我不计较了。之前那个愿望,还作数吗?”

  “作数。但世界和平是不行的,不是我不帮是我真办不到,你知道,恶魔是不...”

  “让世界和平靠边站吧,我想要整个世界。”

  “啊?”

  “我想要你。”

END

安迷修:去把那个又被你砸出来的洞补好。

评论(10)
热度(270)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