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分手吧我不伺候了爱咋咋地

看了前任3突然来的一个脑洞

纯对话体

特别沙雕特别ooc

翻遍tag找不出更沙雕的了 慎入

四人曾经是舍友的大学背景设定




<<


“格瑞,你给评评理,雷狮有时候真的太过分了。他把我当什么了?嗯?谈恋爱难,跟雷狮谈恋爱,更难!说说前不久,他新买了个游戏盘回来,就那个凹凸世界,我积分本来比他高,他可倒好,趁我去做饭用我的积分给他自己买了一大堆东西,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船啦套装啦头巾啦武器啦,全用的我积分!最主要的是里面配了个紧身衣外面搭了件童装!有这么搭配的吗,啊?用不完的还全都转到自己号上去了,你说气不气?你说气不气???我刷怪容易吗我?”

  “既然在一起那么久了,你的就是他的。”

  “你听我继续说,问题就在这里,因为他的还是他的。本来我是没怎么在意,用了就用了,我再刷回来就是了,但有次我刷怪之后武器损坏要修,但发现积分不够,想着问雷狮要点吧,然后你猜他说什么?”

“不给?”

  “他说,我抢人头拿来的分为什么要给你。可把我气的,恨不得手里真有把流焱,捅死他算了,然后我再切腹自尽。”

  “流焱?”

  “哦,就游戏里我其中一把武器的名字,还有把叫凝晶,帅不?”

  “...帅吧。”
 

  “你看你也觉得帅,哪像雷狮。哎说到这个我更来气了,我当时刚做出双剑,熬夜翻遍字典想出那么两个好听又帅气的名字,兴致勃勃跟雷狮提了下,哈,他说我脑子是月球表面。他给他锤子取雷神之锤,用自己真名给公会取名,我都那么捧场还夸好听,怎么他就那么欠?皮这一下有意思吗?”

  “那是沟回,越深越长智商越高,雷狮在隐晦地夸你。”

  “谢谢你的安慰,我的好兄弟。但雷狮的性格我还是了解的,夸我?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可能性都比这个大。说凝晶流焱名字难听也就罢了,刷光我积分我也不计较了,但他到底有没有把我当他对象?每次让我帮他做个什么事,跟对待帕洛斯和佩利的口气完全一模一样,跟卡米尔那是真没得比的。”

  “你吃他弟弟的醋?”

  “我不是吃醋,就事论事而已,有时候他发火我都找不着他的点,我感觉他根本没把我当回事儿。”


<<


  “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嘉德罗斯,你说怎么会有安迷修这么渣的人?”

  “你又对那个渣渣干了什么?”

  “什么叫又?我什么时候对他干什么了,大家多大的人了,从高二到现在大三,在一起也够久了吧?什么事不能相互忍一忍?哎哟喂,情人不说暗话,我有什么要求什么意见,我都是直接说出来的,安迷修倒好,居然因为这个跟我置气?难道要我什么都忍着吗,我他妈的又不是忍者。”

  “渣渣,你刚刚还说要忍一忍。”

  “你先别吵让我说完。就最近我俩不是玩了个游戏吗,安迷修给游戏里他的两把武器取了名字,一个叫凝晶一个叫流焱,你说难听不难听?这得是多没脑子的一个人才想得出这么随便的名字啊,别人看了都要笑了。我为了他不被笑话而丢我的脸,而且也给他留足了面子说他脑子像月球表面。多委婉是不是?聪明那么一点也该意识到那名字有多土了。他呢,居然还是改了!还当着我的面点的确定,这不是挑衅我吗!”

  “雷神之锤也不怎么样。”

  “呵呵,你以为大罗神通棍很好听吗。算了,今天不想跟你吵,我心里堵得慌。安迷修那智障玩意儿肯定是腻了,都敢挑衅我了,我估计过几天他就得跟我提分手。”

  “那你就先下手为强。”

  “有道理,哦还有件事。游戏不是积分制度吗?我就用了安迷修一点积分买了点东西,他就生气了,他以前都会让给我的,现在居然敢跟我置气了,你知道吗,他一晚上都没理我,这还不止,有好几次,他晚归也就罢了,妈的睡前我衣服脱了他看都不带看一眼也算了,居然还推开我说困了不想做?什么困了,呵呵都是借口,根本就是烦了吧。”

  “对啊他不喜欢你了,快分吧。”


<<


  “分手这事还是再仔细考虑考虑吧,五年下来也不容易。”

  “不是我要分,我看是雷狮想跟我分,我现在每天早上睁眼就怕听到他说安迷修我们到此为止吧,日子过得心惊胆战的,这比当初高考还紧张。”

  “为什么这么觉得?”

  “这也是有原因的。你知道,我有个特别喜欢的歌手,艾比小姐,你应该知道我有多喜欢她,她的每张专辑我都会买,每场演唱会我都会去听,门票开售的时候我都会电脑手机双开抢内场票。这不是很正常的吗?谁年轻的时候没追过星?雷狮自己不也追那个Pirate摇滚乐团的主唱吗?宿舍里都贴满了那个主唱的照片和海报!我有说什么吗?但他真的很双标,他不准我喜欢艾比小姐!这怎么可以!”

  “那确实不大好。”

  “果然你也觉得吧!你是明事理的人,格瑞。还有过分的是,雷狮把我精心收藏都舍不得贴的艾比小姐海报全给扔了,给我的理由还是‘我以为是废纸就丢掉了’,真是气死我了,但我说什么了吗?我还不是忍了,我顾及到他的感受,把有关于艾比小姐的东西全都锁到一个箱子里了,但他还是有事没事就提这茬,说我整天就知道艾比,我也委屈啊,但我说什么了吗?没有。再转念一想,爱人嘛,偶尔吃点醋也无伤大雅甚至有点可爱,我就都忍了。然而过分的是,每次电视上、大街上有看到艾比小姐的节目或者放她的歌,雷狮就会说也不怎么样嘛,一般般,比布伦达差太多了这些话,我听得真的很难过啊,明明长得那么美丽可爱,唱歌还有如天籁,他怎么能那么说艾比小姐呢!哦布伦达是那个主唱。所以我感觉,雷狮根本就不尊重我,更不会考虑我的心情如何。”

  “但雷狮还是在乎你的,我和嘉德罗斯好歹也跟你们做了两年舍友,都有目共睹。”

  “真的,别安慰我了,我这儿都要失恋了,是兄弟就别给我希望了。他哪会在乎我啊,谁不知道雷狮是自我利益为先?我平时做实验写报告有多忙,导师催我催得有多紧你也知道,有几个晚上我回去晚了,就是因为在实验室待的晚,又是矫错又是重做的,站了一天而且做实验要求精神高度集中,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真的都筋疲力尽,晚上雷狮想做那啥你懂的,我是真没力气了只想睡觉,他偏不信,问我是不是烦他了。他到底什么时候能体谅体谅我?”

  “......”


<<


  “嘉德罗斯,你追星吗?”

  “不追,不过雷德倒是追过。”

  “好吧,但我还是要说。安迷修喜欢那个唱歌的,叫啥来着,埃米?好像不是,哎算了,想不起来了,反正是个唱歌的。说句实在话,长得还凑合,但唱功那是真的一般。每次我跟他说那唱歌的哪里哪里没唱好,哪里哪里该这么唱,他都会生闷气,我也是服了他了,妥妥一脑残粉啊。安迷修个傻冒,我也搞不懂怎么会喜欢这么个...呃...偶像派的歌手,跟我一起喜欢布伦达多好。声音好听唱得直击灵魂颜值还很高,最重要的是跟我长得像啊!他有什么理由不喜欢?所以根本就是不喜欢我了吧!还什么对所爱至死不渝,全是骗人的,上了床了就腻了,真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

  “这我真觉得你误会渣渣了。”

  “你是不知道,高一时候我追他追得有多难。我暗示吧,他情商低听不出来,明示吧,他又让我别开这种玩笑,tmd我没在开玩笑!而且他直男式撩妹都能撩得风生水起,学校那群女生也有够无聊,居然还自发组了个什么安迷修粉丝后援会,吃得那么空怎么不知道认真学习?我的情敌真的多到能从走廊这头排到那头。这怎么行,所以我就把那些人想跟安迷修表白的念头都扼杀在摇篮里,花了几天时间让她们都喜欢我了,然后有一天晚修下课,安迷修让我去教学楼后面等他,我还以为他开窍了,兴致勃勃地赴约,路上还在盘算该怎么欲拒还迎一下,结果你猜怎么着?居然是质问我为什么那么做?呵,她们不喜欢他喜欢我了关我什么事?”

  “呃。”

  “特么后来好不容易追到了,还是因为我用好几张鬼狐天冲电影首映礼门票收买了安迷修其他几个朋友助攻的。那可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求人。”

  “说的你整天让安迷修帮你干这干那不是求人似的,渣渣。”


<<


  “高一的时候,学校有个组织叫雷狮海盗团的宝藏,是雷狮的那些迷妹们建的。运动会啊文艺汇演啊,只要有雷狮,她们的尖叫我感觉都能把天给震塌下来。而且他好像也很喜欢跟那些小姐们相处,我总是能在各种地方看到他跟不同的女孩子搭话。格瑞,雷狮这么耀眼这么受欢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甘心一直待在我身边呢。所以我只能把对他的那点小心思压在心底里,任它在心里像藤蔓一样疯长,却不一句话也不敢说。他有时候会开很恶劣的玩笑,他说他喜欢我,有那么几次我都快信了,差点着了道说我也是。但一看到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就把话头止在了候口,肯定是骗我玩玩的,这事他没少干过,要是我真说了,那一切就全完了。”

  “所以怎么在一起的...”

  “这个说来也可笑,居然是因为一场游戏。不过游戏得来的爱情居然能维持五年,我也知足了。就高二上的期末考吧,考完试的当晚,雷狮说通宵玩牌庆祝暂时的解放,找了几个人参加,当然,也找我了。就很普通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你应该玩过吧,我就不说规则了。真的玩了挺久的,雷狮运气一向挺好,没怎么输,倒是很多次都抽到king,我就有点背了,一直输,给我的大冒险还都是罚酒,那一晚上我估计都把一辈子的酒给喝完了。因为喝醉了我感觉有点头晕,就说不舒服想睡了,然后雷狮说再最后一局。也就是那一局,使我和雷狮两条平行线开始改变了轨迹有了交点。那局我一个朋友,叫莱娜,她抽中了king,她说既然最后一局了就来个刺激点的,4号和5号来个三分钟热吻好了。我当时一看牌,5号,吓得酒都醒了一半,但看到雷狮满不在乎地甩出4号牌,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开心还是难过。”

  “难过?”

  “他看起来很不在乎啊,好像是谁都没关系的样子,我知道这只是一个惩罚,但心脏还是绞痛绞痛的,就那种,一抽一抽的疼。我犹豫了好久才把5号牌放到桌子上,想说要不自罚三杯拒绝惩罚算了,但雷狮倒是坦率,直接掰过我的下巴亲,或者说啃比较合适?我当场就愣住了,到现在也不知道嘴里的血腥味是谁的嘴唇被咬破了。但真的,我当时真的非常开心,雷狮对接吻也不怎么熟练,我不能保证他在跟我之前有没有跟人接吻过,但可以肯定次数肯定不多甚至没有,一瞬间就对那些女孩的事释怀了。我酒劲上来而且色令智昏,也没考虑太多搂上他的脖子圈住他的腰就压过去了。最后怎么收场的我也忘了,反正一醒来就看到他躺在我旁边,吓得我赶紧看了看衣服,还好没直接上垒,这太有违我的骑士道了。”

  “...恭喜?”

  “唉,恭喜什么啊,现在都要分了。”


<<


  “你说那么多,到底打不打算分手?我烦了。”

  “不打算。”

  “那你跟我说一堆这些有的没的是找死吗!渣渣!”


<<


  安迷修和格瑞从包厢里出来的时候,正巧碰上从隔壁包厢出来的雷狮和嘉德罗斯。

  双方默默无言地对视了一分钟,突然,安迷修和雷狮一起举起了手指着对方异口同声:“大晚上的你居然不在家/实验室,和他在一起?!”

  “我和格瑞/嘉德罗斯在一起怎么了?!”

  “那你和格瑞/嘉德罗斯在一起吧!分手!爱咋咋地!”

  格瑞、嘉德罗斯:......???

END

 

评论(14)
热度(388)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