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6)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05




<<


  惊雷乍起,一道闪电直直劈向凝晶的剑身,那道闪电来得太突然,安迷修没来得及反应去控制凝晶避开,受了一击的光剑脱离了原定轨道,擦着佩利裸露的皮肤滑过去,只在对方身上留下了一道很浅的血口,便插进了泥土里。

  “我的手下你也敢欺负?安迷修,胆子还真不小嘛。”

  “佩利,过来。”帕洛斯跟在雷狮后头,朝佩利招了招手,佩利看得出有点不甘心,但鼻腔哼嗤了一声后还是过去了。

  雷狮一组人到齐,估计免不了一场恶战。安迷修暗自叹了口气,将凝晶召回到手里,双手握紧剑柄,很自觉地摆好了防御姿态。

  “雷狮!干掉他!帮我们那个被淘汰的兄弟报仇啊!”

  那七个人见雷狮果然来了,喜悦溢于言表,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其他人跟着起哄起来,个个都开始声讨安迷修的作为。

  雷狮闻言,嘴角戏谑的笑容敛去,将视线从安迷修身上挪开,皱着眉斜了角落里那七人一眼,沉默半晌,开口道:“你谁?”

  许是没听懂雷狮的弦外之音,竟然真的有人开始做起自我介绍:“咳,我是指挥D班的...”

  “我可没兴趣知道。”雷狮摆了摆手,打断他,“我刚刚说的是,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哪来的资本要求我给你们做事?”没等那七人做出回应,雷神之锤已经被重重砸在了地面上,紫蓝色的电光从锤头出来,又飞快分散到四面八方,却齐齐朝着七人流去,伴随着“嗞嗞”的电流声,地上的荒草被点着,在蔓延开来的火焰中,那七人已经化成光点被传送出了比赛场地。

  “你也不用这样吧。”安迷修有点看不下去,语气带了点指责和愤懑,“让他们走就是了,干嘛一次性全部淘汰?说不定他们之中有人有通过这一轮的实力呢。”

  雷狮翻了个白眼,锤子在手心里转了几圈后扣到地面,把半身重量压在了锤杆上,曲起一条腿耸了耸肩膀,好笑地看向对面那个人:“快收收你的圣母心吧安迷修,事实证明那里面一个强者也没有,全是杂碎。这可是比赛,与其留着那些废物碍我的好事,倒不如麻利点,一脚碾碎他们得了。”

  “雷狮,你简直不可理喻——”


<<


  两人从认识到现在,只有短短一个多星期,却像是已经结仇了几辈子的敌人似的,见了面就吵,吵不出结果就打。但安迷修脾气比较好,个性也挺温和,所以几乎次次都是雷狮先动的手,这一次倒是反过来了。

  雷狮举起锤子挡住双剑,待安迷修后退几步借力跃起的空当,他抽空朝身后的帕洛斯和佩利命令了一句别插手,这才向安迷修迎上去。

  雷神之锤周身通着电流,像缠绕了无数条毒蛇,正齐齐朝安迷修吐着信子,发出肉麻的嘶嘶声,只待主人一声令下,便会扑上去将猎物吞吃入腹。

  安迷修感觉雷狮身上那股海盐味越来越肆意,意识到对方是来真的,虽然先动手的一方是他,但还是不可抑制地有些不满——不满自己一时的冲动。事实上安迷修并不打算现在就和雷狮对上,因为按照丹尼尔的说法来看,演习必定还会有下一轮,前二十的角逐,那才是强者之间的较量,留点力气总没错的,所以眼下他最好想个法子脱身。

  “你能不能收收你的荷尔蒙?”安迷修将双剑合在一起,卷起风暴来裹挟闪电避开雷狮的攻势,不动声色地拉开了俩人的距离。

  “哈,真不好意思,忘了你是个Omega,但放心,我不可能看上你的。”雷狮轻笑一声,信息素味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浓郁,“况且,有时候海盗为了自身利益,是不耻于用一些卑鄙手段的,你待如何?”

  如果说之前雷狮直接引电点火的行为让安迷修不那么赞成,那现在雷狮的说辞更是彻底触及了安迷修的逆鳞。

  “之前我以为你至少皇室出身,本性不至于很坏,”安迷修在风暴的掩护下绕到雷狮身后,他竖起剑,将流焱直直指向雷狮,剑锋划开了头巾一道缺口,离对方的后脖颈不过两寸,只要再进一步,就能彻底戳穿对方的喉咙,“但现在我发现自己错得离谱。恶党。”

  “哈哈哈哈哈,皇室又怎样?戴着面具虚与委蛇倒不如当个纯粹张扬的坏人自在,活着嘛,不就是为了自己开心,哪管的着那么多?”雷狮收敛了信息素的气味,转过身,微微偏头,用指尖轻轻挑开流焱,正对上安迷修像是下一秒就要迸射出火花来的翡翠玉色泽的瞳孔,“哟,急眼了啊。那不逗你玩了,来放开打一场。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两人你来我往,打得难舍难分,佩利在一旁看了一会就待不住了:“凭什么雷狮老大不让我们插手啊帕洛斯,三打一明明更快嘛!真是看得本大爷手痒心也痒!”

  “好狗别急,再等等。”帕洛斯原本抱着胳膊的手垂下,抓了把蹲在他身边的佩利毛毛的头发,“雷狮他可是亲口说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所以总有我们出手的时候,现在我们要做的,只是等待一个机会而已。”

  “一个能一举灭掉鹬蚌的机会。”


<<


  两人因为地面震动而停下时,安迷修喘着气甩了甩被剑柄挤压得有些发麻的双手,对方几锤下来力道实在太大,左手虎口被震得痛感强烈,凝晶险些都拿不稳了。雷狮自然也没好到哪里去,脸上、手臂上和衣服上都有被安迷修划伤的口子,有些甚至还在不断冒出血珠,缺了口的头巾也已经彻底被切断了一节。

  雷狮用手背随意抹去脸上伤口里流出来的血,看向远方擎天一般竖起的棍子:“嘉德罗斯,不知道该说他是有勇还是无谋,区区演习就把底牌给亮出来了。”

  “许是对手值得他这么做也说不定。”安迷修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回道。

  “切,幼稚。”雷狮扫了他一眼,一把把头巾扯下缠在了手腕上,隐去雷神之锤,冲一直在旁观的两人招了招手,“走了。”

  “不是吧老大,这就走啦?要不要我...”佩利有些不敢相信,往安迷修那里瞪了好久才跟上雷狮和帕洛斯。

  “闭嘴,跟上。”

  看着雷狮走远,安迷修这才找了块石头坐下来,打开终端看到右上角的数字下降得飞快。说实在话,安迷修觉得这样的规则漏洞百出,毕竟在保证强者都晋级的情况下,也有不少实力不那么出彩但运气却脱颖而出的人混在里面,第二轮若是真正的竞技场厮杀,那些人绝对会吃亏的。

……

  等到数字降为20的时候,意味着第一轮的胜者已经产生,下一秒丹尼尔的声音便自上空传来:“恭喜还站在场中的各位同学,现在你们将直接进行下一轮。作为军人,在战场上不仅要有个人实力,团队协作的能力也是必不可少,所以这一轮由学校随机为你们安排搭档轮流进入迷宫,二十人共分为十组,一组两人,通过迷宫用时最少的前五组将率先获得你们的专属机甲。当然,肯定不会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简单,在第一轮以运气取胜的一些同学,可要当心了啊。”

  安迷修有些无语,他做准备的时候有猜到会是随机组队的方式,甚至还分别列出了和每个人搭档时最合适的作战方式,但万万没想到是走迷宫这么...富有童心的规则。这下计划估计是要推翻一大半了。

  事实证明推翻一大半还远远不够。当安迷修被传送进迷宫看到旁边站着雷狮时,默默把剩下的全给推了。

 
   “怎么又是你。”雷狮翻了个白眼,“冤家路窄,阴魂不散。”

  “这话该我说才对吧?”安迷修有点气闷,“算了,好歹我俩现在暂时是上了同一条船的队友,就别拆台了,想想怎么尽快走出去吧。”安迷修扫了眼四周,全是积木砖堆叠起来的,长得都一个样子,想走出去确实有点困难,连嘉德罗斯和格瑞那组都用了半个多小时。

  “谁跟你在同一条船上?你最多在船底。”雷狮翻开手,电流在手心集聚,试图让周围更亮一点,“放心好了,跟我一组算你运气好,你的机甲,稳了。”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安迷修走在前面,随口敷衍道。

  走了一段路,安迷修突然感觉后颈处的腺体有暖热的气息喷洒在上面,气得手肘直接向后一撞,雷狮没来得及躲开,闷哼一声,往后退了两步。

  “雷狮你别闹了行不行,给我认真点。”

  “靠,你打在我肋骨上了。我说安迷修,你不是Omega吧?”

TBC

07

帕洛斯:我们要等一个一举烧死他俩的机会。

我之前好像没写到这个是只有指挥班的人参加的 其他班的人没有 是我疏忽了。
还有 前二十是前十+提到过名字的前十以外的人+几条杂鱼orz

评论(12)
热度(226)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