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7)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06




<<


  “我说安迷修,你不是Omega吧?”雷狮此话一出,听得安迷修往前走的脚步顿了一顿,这点不自然一般人不关注并不会注意到,但雷狮一直在后面盯着安迷修,安迷修的异样被尽收眼底。这下雷狮更加笃定了自己的猜测——他绝对是个Beta。

  “你为什么这么觉得?”安迷修并不擅长撒谎,甚至都不敢直接否认,生怕说错话让雷狮抓到了致命把柄,“哪有人闲的没事干伪装成Omega玩?”

  “万一是被迫或者有其他什么苦衷之类的呢?啧,这可是要问你了,问我我哪会知道。”雷狮轻笑一声,两三步跨上去跟安迷修并排走,“刚刚我故意释放信息素,你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可不信有哪个Omega能强势到彻底没有生理反应,除非他是Beta,既能闻到别人的信息素味,又能完全不受影响的,除了Beta还能是什么呢?你说对吧安迷修。”

  雷狮话音还没落,迷宫里突然传出强烈的碰撞声,连带着地面都有被波及,微微震了几秒,但安迷修此时此刻心里乱成一团,垂下头思考该怎么使自己全身而退,完全没有心思关注周边环境的变化,也没发现雷狮突然紧皱眉头,手掌心的电光更亮了点,正眯起绛紫色的眼晴环视四周。

   “你难道...”

  “哎哎,可先别急着否认,听我说完。”雷狮扫了一圈周围,又将视线投注在安迷修身上,伸出食指贴在唇边,冲安迷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再抬起手臂箍住对方的脖颈,将脑袋凑过去,哥俩好似的道,“你得承认,安迷修,开学以来你接触最多的人就是我,我却从来没有闻到过你信息素的味道。一来不受我信息素的影响,二来你自己本身又没有气味,你根本,就是Beta吧?”

  “雷狮,你脑洞太大了。”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抓住雷狮的前臂一把甩开,“我的血检报告上白纸黑字写着Omega,不然你怎么解释我通过了军校的血清检测?至于信息素,连我都没有闻到过它什么味道,更何况你呢?再者,你难道不知道有抑制剂这种东西吗?”

  手臂被大力扯下又甩开,雷狮也不恼,难得耐心地好脾气道:“这样吗?好吧,我也就是随便猜猜,你说不是就不是吧,反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现在,你先想想怎么把这鬼迷宫过了再说吧。”

  “……”安迷修闻言没忍住,毫不掩饰地冲雷狮翻了个白眼,将哽在喉头花了一分钟打的腹稿尽数吞咽了回去。
 

<<


  雷狮自得其乐耍他耍得很开心,安迷修倒是一直没忘记他俩还在迷宫里,还在比赛,一路上又是思考怎么反驳雷狮又是在墙上做标记,一心两用,但很快发现了不对劲。

  “鬼打墙?”摩挲着墙上的圆圈,安迷修喃喃了一句,转头对雷狮说,“我们又回到原点了。”

  “什么鬼打墙,你不会是个傻子吧,没发现迷宫会移动的吗?刚刚那么大声音。”雷狮挑了挑眉,嘲讽地勾起唇角。

  原来刚刚那响声是迷宫在改变阵型啊,还不都是因为你,瞎猜什么?安迷修撇嘴,在心里将雷狮千刀万剐了一遍:“那之前花的十多分钟都白费了,现在怎么打算,再重新选条路碰运气还是我上去看看布局?”

  “好了我确定你真的是个傻的,既然迷宫会移动,你知道布局有什么用?我看不如直接来几锤硬闯出……”

  “小心!”

  雷狮话还没说完,便是一番天旋地转,安迷修朝他扑过来,两人抱着滚了好几圈才撞上另一面墙停下来。

  “从我身上下去。”雷狮压着怒气抬腿一脚把还坐在他小腹上发愣的安迷修踹下去,“干嘛啊你,什么毛病?”

  安迷修回过神,从地上站起,往刚刚两人站着的地方看了好几眼,但什么都没有,捋了一下发鬓觉得有些奇怪,他对自己的观察力向来自信,确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雷狮,你刚刚有看见什么东西闪过吗?很大的一个,速度很快,在你身后。”

  “你都说在我身后了我哪会...哦,蜘蛛。”雷狮朝安迷修身后抬了抬下巴,下一秒便紧紧握住了具象出来的雷神之锤率先向那个方向冲了出去。

  安迷修转身就看到一只巨型蜘蛛头朝下攀附在墙上,八条细又长的毛腿像是直接插进了墙里,正不断吐着墨绿色的粘液。

  雷神之锤一把砸在墙上,墙砖轰然倒塌,顷刻间便成了一堆废墟,漫在空气里的电流裹住了那只蜘蛛,怪物身上随之迸射出了几颗火星子。

  “回来!”正当雷狮想一锤砸上怪物的身子补一刀了事时,忽然听到安迷修在边上喊他,也没多想,放弃和蜘蛛多做纠缠,借力跃起退回到了安迷修旁边。

  “呼,还好还好。”安迷修快要跳出喉咙的心脏平复下来,就差那么一秒,蜘蛛腿上闪着寒光的刀片就要捅在雷狮身上了,“那是机械怪物,电似乎对它没用,这不像是演习会出现的东西,我们先甩掉它再说。”

  雷狮没有答话,看向那只不断喷吐令人作呕的粘稠液体的蜘蛛,正对上怪物的八只眼睛,皱了皱眉,跟上了安迷修。

 

<<


  “你是不是得罪了上面什么人?这迷宫不是虚拟伤害,按理说只是演习,学校不会让学生玩命的。”安迷修召出凝晶,拉着雷狮飞上了迷宫最高的一面墙的顶端,看着下方蜘蛛飞快地爬过,安迷修叹了口气,正色道,“况且我们是最后一组,其他人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提到有什么蜘蛛,只是说有些小机关而已。”

  “怎么可能,五好青年如我,不把人直接得罪到死,就不轻易得罪人,大概咱俩运气感人遇到隐藏boss了吧。”

  “雷狮,我现在没在跟你开玩笑,好好回答我行吗?”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确实会做出这种事来置我于死地,你也别这么看着我,我不会说的,你我也不过临时搭档,我没必要把关于自己的事情都告诉你吧?”雷狮收起调侃的态度,不耐烦地斜睨了安迷修一眼。

  “行吧,那就先想办法出去。”安迷修收回视线关掉终端,“信号被人为屏蔽,丹尼尔联系不上了,只能靠自己,我记得目前的第五名是八十八分钟,我们还有六十五分钟的时间,走吧。”

  安迷修话音刚落,脚下的墙面忽然缩短,两道墙之间出现裂缝,且越拉越大,雷狮重新聚集电光,但没有用,根本望不见那个深渊的底部。两人摸遍全身的口袋都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东西扔下去,雷狮砸碎了一小块墙面,挑了最大的一块碎石丢下去,许久都不见有落地声传上来:“是不是声音太轻了?安迷修,你把剑丢下去看看,武器总该有回应的。”

  “你在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以?剑是骑士的灵魂,绝对不能离...喂!雷狮!你太过分了吧!”雷狮才不管安迷修的反对,一把抢过他浮在身后的凝晶就丢了下去。

  “试个水而已,你也看到了,石头根本听不见没用,要么是太深要么是太轻,不好定夺。而且你的剑又不会丢,怕什么?”然而上一秒凝晶彻底融入黑暗,下一秒雷狮站着的那一块墙面就直接塌了下去。

  “抓紧!”安迷修眼疾手快,半个身子探了出去,右手握住流焱,把它插进地里做固定,趴在地面上左手紧紧抓住雷狮的手腕往上拉,雷狮也没闲着,双腿曲在墙面上,借着拉力和摩擦力往上移。

  在快要成功爬上去的时候,蜘蛛出现在安迷修的身后,雷狮再次对上那瘆人的八只眼睛,仿佛能看到那人满脸的嘲弄和阴狠,在蜘蛛抬起其中一条装有刀片的腿朝安迷修背部刺下去的时候,雷狮心一横,左腿用力一蹬,硬生生将安迷修也拉了下来。

  安迷修突然被扯下去,在下落过程中还有些不知所措,当看到伸下来的毛骨悚然的蜘蛛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拉着雷狮的手更紧了一点:“有人在控制迷宫和这个怪物!”

  “废话!你的剑呢!!”

  “不是被你扔下去了吗!”

  “你他妈不是双剑吗!!!”

TBC

08

雷狮:我不听反正你肯定是个Beta憋解释了。
掉马这种事要一点一点来。

那只蜘蛛借鉴一下移动迷宫里的那个
长得真的,特别,丑。
但我文笔拙劣写不出那种刺激感(。
 

评论(11)
热度(217)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