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9)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08




<<


  由于机甲工程部要根据学生个性能力和综合素质来设计制作机甲,拿到专属机甲已经是演习结束后一个月的事情了。

  安迷修的机甲和他的双剑一样,配色都是蓝黄二色,冷热色调结合在一起,并没有那么突兀,反而看上去干净而清爽,也很符合他本人的秉性。

  机甲的原形态一般是一种动物,而机甲的各项数值都会按照这个动物的性格特征来设定。安迷修将机甲从人形态转换到原形态,呈现的是一只金雕形象,终端上显示出来的攻击和敏捷数值都很高,若是再加上后期的开发提升,综合实力还会更强。总的来说,真的是非常合安迷修心意的一副机甲。

  “这什么鸟?”

  安迷修正想去机甲里面看看,听到后面有人发问,转头一看,是雷狮。

  “金雕,是不是非常帅气?”

  “看着还挺温顺,不会是拿来卖萌的吧?”雷狮单手托着下巴,思考良久,才答非所问道。事实上也不怪雷狮这么觉得,反观其他几人的基本都是大型猛兽,一看就非常凶猛,雷狮自己的就是一头非洲狮,安迷修的鸟类相比较而言,确实显得无害了。

  “但事实上是猛禽之首,攻击性很高的。”安迷修也不恼,笑着拍了拍机甲的翅膀,翅膀随之张开,两人所在的一大片区域瞬间被阴影覆盖,而隐藏在机械羽翼下面的是一道半闭合的门,“要一起上来看看吗?”

  每个机甲都会配有一个AI,这些AI性格的设计也不尽相同,但显然,安迷修的机甲AI似乎太过冷淡刻板了一些。

  “你们好。”当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机甲,驾驶舱内的系统尽数开启,一道冰冷的男声响起,说着问好的话,但语气着实听不出有欢迎的意思,“你想要的称呼是?”

  “你好你好,我是安...”

  “叫他弱鸡就好!”雷狮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这是他的名字。”

  “好的,弱鸡。请为此机甲命名,录入系统将不得修改。”男声从善如流。

  “噗嗤。”雷狮没忍住笑出了声。

  “...别听他的,叫我安迷修就可以了。”安迷修挥开雷狮的手,偏头瞪了一眼旁边笑成傻子的人,“至于你的名字嘛,你看‘骑士’怎么样?”

  ……

  试着飞了一圈后从机甲上下来,安迷修一边收起机甲,一边对着雷狮感叹:“高空的感觉太棒了吧,盘旋一圈双翼卷起的风破坏力一看就很大。”

  “嗯。但给一只鸟取名‘骑士’,我看你多半有点傻。”

  “那你的呢?”

  “羚角。”

  “哈?给只狮子取‘羚角’的你也没好到哪里去吧!”


<<


  在军校的日子无疑是乏味的,除了基本的机甲训练以外,还有高强度的身体素质强化,甚至偶尔还会和同学有点小摩擦打上一架转眼又称兄道弟一起受罚。可是一旦习惯了这种生活,一切也就如乌飞兔走。

  安迷修收拾好行李准备回家。因为他故乡所在的星系太过偏远,假期开始后的第三天才有一趟列车,所以按理来说他应该是全校最后离开的。但是当安迷修滑着行李箱慢腾腾下楼时,在寝室楼旁看见了拿着一大袋速食产品的雷狮。

  雷狮也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讶异,转眼又勾起唇角朝安迷修抬了抬下巴权当打招呼。

  “你怎么还在这里,不回家吗?”安迷修拖着箱子走到雷狮跟前,扫了一眼那袋食物,皱了皱眉,“这些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正离家出走呢,不回。”

  “呃...可是没几天就要过年了啊,不跟家人一起过怎么行?一家人没有隔夜仇的,他们肯定气消了,快回家吧。”安迷修有点无奈,早就知道雷狮任性,但没想到会任性成这样,这还不止,他脾气也很犟,以后要是哪个Omega成了他的伴侣,那一定是Omega中的Alpha。

  “安迷修,”雷狮古怪地看了安迷修一眼,略微沉默了一下,才道,“实话跟你说吧,还记得之前迷宫里那个怪物吗,就是雷王星太子——我那个血缘上的大哥投放进去的,目的是为了把我往死里整,你说有这种隔夜仇吗?哦还有你,你居然不奇怪为什么你会和我分到一组,我一猜就猜到了,无非是我跟你之前有嫌隙,而且你还是Omega,归根结底他就是想让我不好过呗。”

  雷狮轻飘飘地用仿佛在说今天天气不错的口吻说了一件能在安迷修心里掀起惊涛骇浪的爆炸性新闻。那次演习结束后他调查了很久,几乎把所有军校干部和教官的底都摸清了,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无疾而终,就是因为他从来没考虑过这种情况——试想,有哪个哥哥会把自己弟弟往死里逼的?

  看着安迷修愣住的样子,雷狮也不急,就这么站着等他自己缓过神。

  “那你,一个人在学校待着啊?”安迷修回过味来,他有很多的不解,但顾及雷狮的心情,努力憋了回去,琢磨着以后再慢慢问。

  “不sh..然呢?”雷狮本想否认说自己弟弟过几天会过来,但突然又想看看知道自己一个人过年后安迷修会做什么反应,临时改了口。

  “那你赶紧收拾一下跟我回去好了,我家也就两个人,不多你一个。”安迷修一槌定音,不由分说拉着雷狮手臂往雷狮那栋宿舍楼走进去。

  果然,雷狮扯了扯嘴角,他就知道安迷修不可能是和别人一样留一句“哦那我先走了拜拜”就潇洒离开的人。

  当雷狮坐在列车座位上时还有点纳闷,怎么自个儿就这么听话地跟过来了,按常理来说,自己应该马上拒绝才对。但既来之则安之,雷狮也算是接受能力很强的人,他也不是不想承认,去安迷修的家乡,自己心里还是有隐隐的期待的,他也想看看,能把安迷修培养成这个个性的星球,和他的师父,究竟是什么模样。


  <<


  雷狮一下车就被凛风吹得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惹得安迷修又老大爷似的叹了好几口气。他把围巾从自己身上摘下来挂到雷狮脖子上,围了好几圈,眉头紧皱,看起来有点苦大仇深,让雷狮一度以为他想掐死自己。

  “刚刚谁说自己不怕冷的,嗯?让你多带点厚衣服你不听,你到底是想不开来寻死还是过年啊?”

  “我哪知道会这么冷,凹凸星和雷王星都不下雪的,全年最低气温0℃以上,这点衣服完全够了。”雷狮把脸缩进了围巾里,声音有点闷闷的,听上去好像有点委屈的意味在里面,再联想到平时雷狮目中无人的样子,安迷修轻笑出声,但在接收到雷狮的眼刀之后,又识趣地闭了嘴。

  “师父,我回来啦。”安迷修带着雷狮七拐八拐,进了一条小巷,“还带了个人回来。”

  “哎哟小安回来啦,你很可以啊,才半年就把对象领回家啦。”师父还没应声,住在隔壁的大爷倒是先把脑袋从窗户口探了出来,把雷狮上下打量了一番,笑眯眯道,“长得也很俊嘛,你师父当年要是有你一半的行动力,至于发生后面那一连串祸事吗?”

  闻言,安迷修有些尴尬地摆了摆手,把雷狮挡在了身后:“您误会了,他是我同学,不是对象。”

  “瞧瞧,还害羞了不是?叔是过来人,都懂的,懂的。”

  “当着孩子的面瞎说什么呢?小安,跟你朋友快进来。”一道男声从开了的门里传出来。

  安迷修从善如流,微微躬了下腰,双手朝门里一摆,向雷狮做了个“请进”的手势。等俩人前后进了屋,雷狮感觉暖和起来了便把围巾解下来丢还给安迷修:“你们这儿人还挺好的,耿直。”

  安迷修听不出他是夸赞还是讽刺,只得笑了笑让他别在意,向从里屋出来的中年男人介绍道:“师父,这是雷狮。”

  见到师父本尊,雷狮还感到挺意外的,在学校里安迷修不止一次提到过自己师父,按照安迷修的描述,这位师父给他的印象一直是道行很深的大白长胡子老人,这下听到安迷修朝着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喊师父,雷狮怎么看怎么觉得违和。

  雷狮猛地被给了一肘子,回过神,莫名其妙地看向罪魁祸首。

  “想什么呢?师父在跟你打招呼。”

  “啊?哦,师父好。”

  “你乱喊什么师父啊雷狮!”

TBC

10

日常不会写啊好难过 大概再过一两章就要进主线了orz
金雕有个特点是一个伴侣一辈子 感觉特别符合安哥我就拿来用了ww

评论(35)
热度(216)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