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10)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09




<<


  雷狮抱着双臂站在一旁看安迷修独自忙活,自己倒也乐得清闲,丝毫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安迷修也不是第一次干套被套的活了,但业务依旧不熟练,找被芯的四个角仿佛大海捞针,每次都得钻进被套里把它们一一对准,到最后不把自己给套里面都不算完事儿。

  看到雷狮一派轻松地看他笑话,嘴里甚至还不知道哼着从哪听来的小曲儿,安迷修原本憋着的一肚子火瞬间窜上了脑门,从被套里钻出来,火气像是要实体化似的从祖母绿的眸子里喷到雷狮脸上:“你刚刚怎么不找个理由推辞师父?”

  “喂安迷修,师命难违这道理难道你不比我更清楚吗?”雷狮啧了一声,耸了耸肩摊开手。

  “所以我使眼色让你拒绝啊,别告诉我你不知道AO授受不亲。”

  看着安迷修一本正经地站在自己面前说教,雷狮不知怎的想到了丹尼尔,内里不住嗤笑,心道:“装,你接着装。”但表面上还是做出一脸无奈样,摇摇头:“我也没办法啊,毕竟你师父那么热情。他说什么来着?”雷狮单手托腮,望着天花板佯装思考,“小雷也是喊过我师父的人了,算我半个徒弟,大家都是一家人,别那么见外,你俩挤挤一起睡得了。”说着,雷狮还学着师父的样子伸手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

  安迷修看着对方一脸无赖样没了脾气,轻叹口气,觉得自己捡了个大麻烦回来,得亏自己不是真的Omega,不然真得十几年来第一次反抗师父了。安迷修深呼吸几下冷静之后又转过去重新和被套作斗争,结果还没等他钻进去,就猝不及防被那大麻烦给一把推开:“真是看不下去了,我来。”

  雷狮将两端被角对准,捏住并提了起来:“看着,先这样,然后只要这么一抖——就好了。”

  接受到雷狮挑衅和鄙夷的视线,安迷修尴尬地单手虚握成拳放在唇边掩饰性的轻咳了一声:“没想到你对这个挺在行哈。”他将床上两条被子一左一右叠好摊平,摆得整整齐齐,食指还象征性地在中间划出一道压痕,“先说好,AO有别,谁越线谁承包家务啊。”

  “嗤,你还怕我对你动手动脚不成?”雷狮上下扫了安迷修一眼,撇开头摆摆手,毫不掩饰自己眼里满满的嫌弃,“不存在的。”


<<


  安迷修家沿袭了过年吃饺子的传统,虽说现在时代已经颠覆,各种类型AI的日常应用已经成为了人们生活的主要方式,但师父和安迷修本人都是比较守旧的,再加上星系偏远,很多科技都跟不上中心星系,各方面都差得很远,许多旧时代的文化得以在这里保留下来。

  趁雷狮被师父空闲时做的木制飞船给吸引了注意力,安迷修关上了厨房的门,一边揉面一边说:“师父,您...应该不会忘了我现在在军校的性别是Omega吧? ”

  “当然不会。”

  “那您为什么...”

  “安迷修。”师父的称呼让安迷修愣了下,他不自觉地站得更直了,在他的印象里,师父喊他全名无外乎两种态度,一种是愤怒,一种是说正事,“你报考军事学院的时候跟我说你想以Omega的身份入学,我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事实上我是不赞成的。但我没有拦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安迷修摇摇头。

  “你的性子我难道会不了解吗?看着挺好说话,可一旦决定了什么事那绝对是比牛还倔,就算我是师父,恐怕也改变不了你的想法。”师父将肉放进碗里,撒了一把葱花在上面,跟日常聊天的样子别无二致,但信息素无形中的释放却让安迷修感受到了压迫,“这就是我从来没有反对过你做什么的原因,这次也一样。但是安迷修,这件事真的不会有那么简单,你以为你以后进入军部在里面升个军衔就万事大吉了吗?军部水很深,我作为师父,更作为你名义上的父亲,真的不希望你去淌,至少你一个人,是不行的。”

  “我看人不会错,雷狮这孩子挺好的,你试着把你的想法告诉他吧。”

  闻言,安迷修揉面的手一顿:“师父你不知道,雷狮他...哎,我背后也不好说什么,总之他跟我,不论是性格还是人生观念,乃至生活环境,就像南极和北极,差得太远了。”

  “我以前物理怎么教你的?南北极是会相互吸引的,全还给我了是吧。话说回来,就算你不信任雷狮,那就选择其他你信任的人,多几个人总比你自己一个人要好。小安,有些时候也选择依赖一下别人吧,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也别让我担心。”

  安迷修没有继续说话,厨房里除了碗筷的轻微碰撞没了任何声音,雷狮不动声色地挪开了贴在门上的耳朵,窝进沙发里摩挲着木制飞船,眼睛盯着飞船,思绪却是涣散的。

  师父打开了厨房的门,移动时的摩擦声使雷狮回了神,师父竖起大拇指朝身后指了指,对雷狮道:“饺子快好啦,再等等马上就可以吃了。”

   雷狮轻手轻脚进了厨房,随手捞起刀架上的一把菜刀,左手猛地按在安迷修肩膀上,还没等人反应,右手握着菜刀伸到了安迷修的喉咙前:“交出饺子饶你不死。”

  “好汉饶命,这一大锅都是你的,”安迷修十分配合,佯装惊慌,“但还得等等。”

  “不行,只给你五秒钟。”

  “好吧,你是绑匪你最大。熟没熟我不敢保证啊,小心烫。”由于雷狮脑袋搁在安迷修右边,安迷修直接左手拿筷从汤里夹了个饺子出来递到雷狮面前。

  有人伺候着送到嘴边的饺子哪有不吃的道理,雷狮倒也痛快,就着筷子直接一口咬进了嘴里,嚼吧嚼吧了几下,把菜刀放回了刀架咂咂嘴道:“还行,这次就放过你了。”


<<


  入夜,安迷修躺在床上,听着旁边雷狮均匀低沉的呼吸声,直觉他也没睡着,犹豫了一下开口低声问道:“雷狮,睡了没?”

过来一会儿雷狮都没回应,正当安迷修以为对方已经睡死过去了的时候,雷狮的声音透过被子穿了出来,有些闷闷的,比白天少了几丝锋芒: “睡了。”

  “那是鬼在回答我吗?”安迷修轻笑了一声,顺着他道。

  “是啊,还是个饱死鬼,你有事说事磨磨唧唧的干嘛?”雷狮把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转了个身正面朝着安迷修。

  对上雷狮只在晦暗的月光映照下依旧很亮的绛紫色眼睛,安迷修没来由的对他产生了一丝羡慕,他也想像雷狮一样棱角锋芒洒脱自我,但他给自己累加的重担却让他喘不过气,听了师父说的话后,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决定是否正确。

  “没什么,我就问问。”犹豫了一会儿,安迷修还是决定把话咽了回去。

  安迷修不说话,雷狮也不开口,两厢的沉默导致气氛开始尴尬,安迷修有些如躺针毡。

  “安迷修,你有事瞒着我,”雷狮又把身子翻了回去,仰面朝着天花板,双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枕在脑后,“但我没立场也没兴趣去刨根问底,反正你想做什么只管去做好了,管他杀人还是放火,还是其他什么事,你认为对的你就去做,不用管别人。好了我睡了,你别吵了。”

  雷狮单方面结束了对话,不多会儿呼吸就变得绵长。但他轻飘飘的一个建议却在安迷修心里激起了波澜,让他感觉自己在雷狮面前已经跟个透明人似的无处遁形,那双眼睛除了本身透彻,就连它看到的东西都是透彻的,着实让安迷修心如乱麻,今晚是彻底睡不着了。


TBC


11

抱歉隔了那么久 因为我卡了 日常苦手QAQ
下周学校因为要期末考连读十一天 更新可能会慢orz(说得你快过似的

评论(10)
热度(230)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