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11)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10




<<


  “我受够了!你去死吧!”安迷修在一旁瞪大眼睛看着女人随手抄起一把锋利的剪刀往对面那人胸前戳去,然而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五大三粗的男子,那男人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女人的手腕,狠狠往旁边一掰,安迷修清楚地听见了剪刀落地时发出的闷响和腕骨断裂时清脆的咔嘣声。

  然而彻底豁出命的女性永远是最疯狂的,她不顾手腕的疼痛,再度朝男人扑过去,喉咙里发出刺耳的尖叫声,惹得安迷修赶忙捂住了耳朵。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像是戏剧院里定时定点的演出,这些戏码几乎每天都能上演,而他是唯一的观众。刚开始安迷修会以嚎哭来转移他们俩的注意力,直到后来发现这样也没什么用的时候,他彻底死心了。

  今天却跟往常不太一样,女人实在太过疯狂了些,她的右手已经完全扭曲,但她还是挥舞着那把剪刀,不管那男人怎么对她拳打脚踢,她都执着地试图砍向他。

  最后她成功了。

  安迷修亲眼看着女人将那柄剪刀插进了男人的心脏。剪刀不比真正的刀具那般锋利,她却能把手柄以下的尖刀部分彻底捅进胸膛里,安迷修无法得知那个女人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心里对那男人或是对这个世道又有多大的恨意。

  女人喘着大气横躺在男人的尸体旁,安迷修被扑面而来血腥味和弥漫在空气中的绝望气息压抑得动弹不得,他发不出任何声音,更看不清那对男女脸上的神情,只得在原地坐着。静默了一会儿,女人倏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拔出了直挺挺插在男人身上的剪刀,朝安迷修的方向走了过去。虽然她染了血的额头和散乱的头发挡住了半边脸,但安迷修依旧感受到了她似是有形的杀意。

  被掐着脖子拎起来的时候,安迷修在窒息之际闻到了一股略微咸涩但又莫名十分清新而熟悉的气味,这股气味把面前举着带血剪刀的女人给冲成了幻影,连带地上男人的尸体也一并消失不见。紧接着安迷修便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晃得他头晕,胸也开始发闷起来。

  安迷修猛地睁开眼,看到是熟悉的贴着蓝黄拼色壁纸的天花板而不是被血喷溅显得触目惊心的墙壁时,深深呼出一大口气,抬起手臂遮住眼睛,心有余悸。

  每次心烦意乱时总会梦到这件事,在梦里一次又一次体验相同的绝望,年龄尚幼时还会害怕,会满脸泪痕地醒过来扑进师父怀里,但随着个子的拔高,心智逐渐成熟,他对这件事也越来越麻木,越来越无法容忍自己的弱小,安迷修不想再体验一次这样无能为力的痛楚,他试着让自己更强大,有能力去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


  缓过神来后,安迷修小心翼翼地挪开横在自己胸口处的手臂,轻手轻脚起了床,生怕吵醒了尚在熟睡中的雷狮。

  和他不同的是,雷狮好像做了一个美梦,嘴角勾起的笑意还未收敛,眉眼亦隐去了白日里的锋芒,变得柔和起来。安迷修托着下巴端详了一会儿,借着日出时洒进来的暖光,雷狮脸上细小的绒毛被映得很清晰,无端营造出一个岁月静好的氛围。雷狮这样安静的样子很少见,至少在他的印象里是从来没有的。安迷修轻叹一口气,腹诽道:如果醒着的雷狮有睡着的时候看上去那么乖,那世界和平的目标怕是能达成一半了。把雷狮伸出来的手臂给塞回了他的被子里,顺便帮他把被角掖了掖后,安迷修才离开房间,轻轻合上了门。

  “师父早。”安迷修从窗户探出头去,向在小院子里练剑的师父打了招呼,得到点头的回应后径直去了厨房准备早餐。

  雷狮身体力行地证明了起得早不如起得巧这一铁打的事实,当他打着哈欠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安迷修正好将早餐从锅里盛出来。

  “紫薯燕麦粥,尝尝。”

  自古以来餐桌礼仪最能体现出一个人的内在教养,雷狮不愧为皇室出身的人,就餐时的一举一动几乎可以用赏心悦目来形容,出自安迷修之手再普通不过的紫薯燕麦粥,硬是被雷狮吃出了皇家御膳的感觉。安迷修眼底泛起轻微的波澜,顿时有了几番感慨。

  眼前这个人到底是经历过什么事,才能把顽劣和高贵这两种极端品性完美融合在一起的?

  “太甜了,我不喜欢甜食。”雷狮放下勺子,简单地丢了个评价出来,把安迷修的思绪从星际的另一端给拉了回来。

  那你还吃完了......安迷修看了眼对方面前干干净净的碗,无奈地抽了抽嘴角,倒也没去戳穿他。

  “我说,安迷修,你是有多喜欢我?”雷狮突然开口,语不惊人死不休。

  “噗!咳咳咳......”安迷修重重拍了几下自己的胸口,艰难地把卡在喉口的粥给吞了下去,顺过气来后满脸复杂地望向对桌单手撑着下巴看好戏的雷狮,“你刚说什么,我喜欢你?”

  “怎么?难道不是吗?”雷狮挑眉,“那你是早起涂了个烟熏妆吗。”

安迷修闻言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说自己的黑眼圈,莫名有些心虚,不自觉地摸了摸鼻子才道:“我怎么可能喜欢恶党,你的脑洞真是比嘉德罗斯那根棍子砸出来的坑还大,我只是太久没回来有些失眠而已。”

  “啧,但愿如此。毕竟我也不想被比佩利还傻的人喜欢。”


<<


  AL54星系远离发光发热的中心恒星,人造的星际光热球也难以将热量尽数传到这里,所以属于此星系的星球没有春秋,更没有盛夏,有的只是寒冬腊月,冰雪更是星球上的一大盛景。

  安迷修从杂物堆里翻出两块加工过的细长木板来,炫耀似的在雷狮面前晃了晃:“来我家当然得滑雪啦,我教你啊。”

  “嘁,我需要你教吗?肯定一踩上去就会。”雷狮翻了个白眼,“而且怎么是这种板,太简陋了吧。”

  “这是师父自己做的,绝对比那些AI流水线生产的要好用。”安迷修将其中一块递给雷狮,“我都是滑单板的,所以只有两个,你如果单板不会的话那我两个都给你。”

  “我怎么可能不会?!”

  事实证明雷狮还真的不会。他从小在雷王星长大,那个星球位于星际中心,无论是自然恒星还是光热球都能对其进行热量供给,连几年下一次的雪都是人造的,可谓和安迷修所在的星系有着天壤之别。

  “身体别再往前倾了!雷狮!曲......”还没等安迷修讲完动作要领,雷狮已经先一步滑了出去,安迷修只来得及看清那两根飘逸的头巾在眼前飞过,雷狮就已经七扭八歪地冲下了坡,连忙跟在后面揪心地看着门外汉一头热笔直地向下滑,果然不出他所料,没过几秒雷狮就一头栽进了松软的雪地里。

  安迷修把雷狮从雪里拉起来,看雷狮整张脸都拉了下来,憋着笑帮他把身上的雪拍下:“让你不好好听,摔了吧。”

  “我就不信我还搞不定了,再来!”雷狮甩开安迷修在他背上公报私仇似的拍来拍去的手,弯腰捞起滑雪板,一步一步艰难地往上走。安迷修看着雷狮怒气冲冲踏着雪走路的背影,竟然觉得他这样子有点可爱,这个念头一出,安迷修自己反而吓了一跳。他摇了摇头试图把这个想法从脑袋里甩出去,心想:肯定是今年天气比往年更冷,脑子都冻僵了。

  “我带你滑一段,你先找找感觉,”眼看着雷狮愈摔愈勇,从刚开始陷在雪里爬起来都费时,到现在能几秒站起拍拍雪继续来,技巧却是不见长进,安迷修有点无奈,向雷狮伸出手,“然后我松手,你再自己滑好吗?这方面就别逞强了吧,听我的没错的,没技巧真的很难独自学会的。”

  雷狮没怎么犹豫就握住了安迷修的手,想着到时候又摔了还能拉他垫垫背。然而预想似乎有些脱离了轨迹。被安迷修拉着以S型轨道冲下雪坡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安迷修是能踩着那把冰蓝色的剑在天上飞来又飞去的人,这种在地里的滑行,对安迷修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吧!

  “放手。”

  “啊?你可以了?”闻言,安迷修狐疑地转头。

  “当然,这种小儿...”猝不及防地,安迷修已经松了手,雷狮却还没调整好,话音一顿,直直朝前扑过去。彻底摔倒前还不忘践行原本的目的,一把抓住安迷修的外套下摆,安迷修重心不稳,身体后倾也紧随其后栽到了雪地里。

  两人一个面朝下趴着一个脸朝上躺着,砸出来两个人形坑。安迷修无语望天:“你不是说可以了吗?”

  “我哪知道你松手松的那么快,怪我?”

  “是是是,怪我,怪我。”

  沉默了一会儿,两人又不约而同笑出声,雷狮抖了抖身上的雪坐了起来:“不玩了。”

  “那回去之前我们来许个愿吧,我们当地有个传说,把新年愿望写在雪地里,会有人在这一年里帮你实现的。”安迷修背对着雷狮起身,也不等雷狮回应率先在雪地里涂涂写写起来。

  雷狮嗤了一声,不屑于这种没什么考据的小传说,但看安迷修一笔一画写得认真,也随意地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你写了什么?”等安迷修站起身,雷狮好奇道。

  “愿望当然不能告诉别人,这样就不灵了!”

  “好吧,你不肯说......”雷狮点了点头,慢悠悠地跟着站起来,又猛地朝安迷修身后扑了过去,“难道我不会自己看吗!”

  “不能看!”安迷修动作也很快,早料到雷狮没那么容易说话,忙伸手拦住了对方,但惯性太大,安迷修再一次因为重心后倾而栽在了地里。天道好轮回,这一次是安迷修不忘搂一把雷狮把他也拉下了水,两人摔倒的时候雷狮的嘴唇轻轻擦过了安迷修的脸颊,一瞬间的触感被安迷修敏锐地捕捉到,他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雷狮倒是没什么感觉地顺势直接坐在安迷修小腹上,学些小孩子的把戏随手捏了个雪球塞进安迷修的大衣领口里:“说不说?你说不说?”

  “不说!”安迷修也抓起一团雪朝雷狮脑门丢过去,被对方灵活地闪开,两人难得像个半大的孩子,在雪地里叽叽喳喳打成一团。

  其实他身上的海盐味也没那么难闻吧。安迷修挡住朝自己面门飞过来的雪球,心里不自觉地想到。

  空气中雪清淡的气息和海盐苏打的味道融合在一起,被风带着拂过那两行字眼——

  “想要什么不管怎样我都要抢过来。”

  “他和我的所有愿望都能在将来实现。”


TBC


12

抱歉这篇又隔了那么久
前面埋的伏笔我要重新开始理理了orz
被19集虐到了所以我给自己发个糖。

 

评论(17)
热度(226)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