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独享男友

情人节贺文
怎么能少得了沙雕狗血傻白甜的安雷酱呢!
是一见钟情的老梗
*ooc预警




<<


  “老大,最近凹凸商厦那边有情人节活动,扫码付一块钱租一小时共享男友。”帕洛斯拿了张广告纸过来凑到雷狮面前,“刚好可以解决你的燃眉之急,看看?”

  雷狮,二十六岁,性别男,性向不明,至今单身。雷狮对此倒是无所谓,找不到合适的人,大不了就一个人过一辈子呗,这还正合了他的意呢。奈何家里那瞎操心的爹妈和两个哥哥,在听说他这样的观念后比热锅上的蚂蚁还急,精心张罗了一场相亲。女方据说是他爹生意上合作伙伴的女儿,实打实的门当户对,雷狮看过照片,长得确实娇俏可人,但雷狮对她的相貌怎么都不来电,直觉这不是他喜欢的类型,百般推脱,最终拜倒在一艘豪华游艇的引擎底下。

  跟人见个面吃个饭换一艘豪华游艇,血赚不亏,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都会同意的,雷狮也不例外。但后来他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忽视了自己颜值可能给女方造成的视觉冲击,那天的饭局散桌后,女方一回家就对双方父母说对雷狮非常满意,这可把两家人乐坏了,得,俩老爷子丝毫不管雷狮做何表态,一槌定音,双方家长再找个时间正式会个面这事儿就这么着了。雷狮听到消息差点没把那天的晚饭给吐出来,他陷入沉思,究竟是哪里做的太好了,为什么还有女人对摆着冷脸态度恶劣语气像吃了火箭筒那么冲的相亲对象感到满意?更何况最后他都故意早退不买单!这难道不是相亲时男方的大忌吗?百度诚我欺。

  雷狮哪怕再强势,一挑七也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找上了自家的三个兄弟。把事情原委都倒腾出来后,佩利建议在月黑风高夜把那女的套上麻袋打一顿让她出席不了家长会晤。雷狮思考了片刻,觉得这不是个长久之计,万一她伤好了呢,再打一顿吗?摆摆手否决了。相对的,卡米尔的建议就温和多了,君子动口不动手,而且自古以来谈判都在饭桌上解决,卡米尔主张雷狮可以边吃饭边友好而委婉地提出他对这桩婚事并无意向,既给女方留了面子,又让两家人一拳打在棉花上,方可全身而退。雷狮又想了想,觉得这不能从根本上杜绝这类事情的发生,有这一个,就还会有二三四五六七八个,难道他每次都要这么拒绝吗?麻烦的真不是一点点。

  既要不使双方撕破脸皮让老爹丢了生意伙伴,又要从根本上解决类似事件,雷狮着实抛了个难题出来。帕洛斯,四人里除智囊卡米尔外的狗头军师,他单手撑着头沉默地听完了三人的发言,试探性地开口道:“我倒是有个主意能满足这两个条件,就看老大愿不愿意了......”

  “说。”

  “出柜。”

  ......哈?

  “老大,你带个男朋友去饭局,然后跟老爷子说你其实喜欢男的,跟女孩结婚会毁了她一辈子,不管你家里人同不同意,反正对方是不会同意了。”帕洛斯话音一顿,“然后呢,下了饭桌,女方家里再一传,不得了,雷家三公子是个gay的消息就传遍大江南北,从此往后,再也不会有女方来跟你相亲了,这下彻底没了后患之忧,何乐而不为呢,是吧老大?”

  “嗯......”雷狮托腮想了想,觉得可行,但卡米尔是自己堂弟,带他就穿帮,于是他看向另外两人,“那你们俩,谁跟我去?”

  ......我只是个出主意的,佩利吧。帕洛斯被对方绛紫色的眼睛一扫,吓出一身冷汗,求生欲望强烈地悄悄指了指还没反应过来的佩利,疯狂暗示雷狮。


<<


  最后雷狮把佩利整个人都否决掉了,理由是他太蠢可能无法随机应变。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啥玩意儿,共享单车衍生物?”雷狮接过广告纸看了几眼,“比佩利靠谱吗?”

  “我特地打听了一下,据说可以选择男友类型,什么温柔男二型、霸道总裁型、阳光开朗型、多才多艺型、妩媚妖孽型、gay里gay气型等等,都有。”帕洛斯蹙着眉回想听来的词汇,“我看那些女人都打了五分好评,老大,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吧。”

  雷狮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发现自己身边还真的没有合适的能陪他演戏的人,于是决定去凹凸商厦看看。

  这个活动看起来很火,雷狮一到商厦门口,就看到了竖在门口的巨大广告牌。“情人节共享男友一块钱一小时,先扫码后领人。”雷狮盯着广告牌上这行大字,越来越觉得帕洛斯其人不靠谱,居然要先扫码,万一领到一个丑不拉几无法与自己颜值相配的人咋办!

  “先生,我们不支持先看人再扫码的。”工作人员微笑着拒绝了雷狮的要求,“先扫码不是更刺激吗?而且我们保证,我们的共享男友绝对都是优质的。”

  “你共享单车是先扫码再看到车的吗?”雷狮翻了个华丽的白眼,“而且我租人是来救急的不是约会的,玩不起心跳。”

  “可是按照您的理由来看,就算让您先看人,恐怕也没有与您颜值相当的呐。”

  她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无法反驳。见雷狮哽住了,工作人员乘胜追击:“我们这儿有各种类型的男友哦,只要是客户提的人设要求,我们都会尽量满足您。”

  “就这款吧,gay里gay气那种,好说话点儿,胆子大点儿,见过大世面不怕以后被追杀的那种,事情解决我可以加钱。”雷狮扫了几眼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类型册,这个活动主要是满足单身女孩的,其他类型恐怕都是针对女生设计,他要人假扮成基佬,总得选个gaygay的才行,雷狮一边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点了四百一十个赞,一边扫了码付款,“哦对了,我现在不领人,周六下午六点让他在旁边那家星巴克等我,租大概三个小时吧。”

  “好的,您对穿着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干净点的衬衫就行,别花里胡哨的,好认。”大冬天穿衬衫,再好认不过了,雷狮觉得自己又机智了不少。

  周六下午六点,雷狮准时跨进了星巴克的大门。左右环顾了一圈,发现有两个穿着衬衫而且独自一人占二人桌的男人,左边的是粉红色衬衫,右边的是白色,雷狮思考了半秒,果断向右边走去。

  “嗨。”雷狮在那男人对面落了座。

  “你好?”男人抬起头,雷狮和对方视线交汇,跌跌撞撞陷进了碧波荡漾的一汪潭水里,仿佛有光着腚挥动翅膀的小男孩拉起弯弓射了他一箭,稳稳地扎穿了心脏,导致心跳都漏了一拍。说好的没有和他颜值相配的人呢?眼前不就是吗!这年头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不求上进,有这么ok的脸为什么要打这种工赚小费!雷狮腹诽,但还是默默给那个工作人员点了赞,选人真对他胃口,一看就秒杀等会儿要见面的姑娘,等饭局结束,自己一定回去给那活动打个十星好评。

  “我叫雷狮,废话我就不多说了,等会儿跟我去个饭局见几个人,我说什么你顺着说就行,懂?”雷狮单手撑着半张脸,右手食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击,“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别说三块钱,三万都可以给你。”

  “......啊?”


  <<


  安迷修感觉很迷茫,甚至有点不知所措。他不过是出来找灵感路过凹凸商厦的时候看到星巴克,突然想感受一下在北风里喝抹茶星冰乐是什么感觉,往往这种不走寻常路的体验总能使他文思泉涌。

  道理他都懂,但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自己会坐在五星级酒店的最顶级包间里,面对七双眼睛露骨的凝视,承受如此尴尬而不失礼仪的氛围?北风呢?星冰乐呢?最重要的是,那谁,雷狮,你的手能不能从我腰上挪开?

  “介绍一下,我男朋友,叫......”叫啥?雷狮猛然发觉自己好像从头至尾都没问过这个共享男友的名字,这时候问已经来不及了,正当雷狮脑内飞速旋转打算想个加分的好名字时,安迷修接了话茬:“安迷修。”

  雷狮紫色眼睛亮了几分,偷偷在桌下给安迷修比了个大拇指,投过去一个孺子可教的小眼神,然而安迷修正低头心疼着饭桌上一口没吃却已经快凉掉的菜,啥都没看见。

  哦,可恶的资本家,真浪费。

  安迷修现在弄明白雷狮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了,无非是拒绝家里安排的结婚对象,找个倒霉蛋演演戏罢了。好歹他也是出版过十几本书,有几本作品甚至搬上了大荧幕的小有名气的作家,资本家的儿子找到的对象不入资本家的眼时那个经典桥段,他倒背如流。

  “安迷修?男的?”看起来是雷狮他爹的男人开了金口打破尴尬的氛围,安迷修点了点头,心道:“来了来了,下一句肯定是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

  “多大?哪里毕业?做什么工作?家里是干什么的?跟我儿子怎么认识的?交往多久了?”

  “我绝对不会离......啊?”已经准备铿锵有力回绝对方的金钱诱惑,结果发现对方居然不按套路出牌,安迷修撇了撇嘴,把整理好的台词咽回了肚子里,微笑地顺着答道“二十七岁,S大硕士毕业,是个写小说的,父母过世,和爷爷一起生活,跟您儿子在星巴克认识,交往时间不长。”

  “不长是多久?”

  “两三年吧。”雷狮见安迷修那么老实地揭了自家家底,生怕他说个两三分钟出来,赶紧抢在他前面开口。

  “我不同意!雷家三少爷是个同性恋,说出去不被人笑话死!”坐在雷爸旁边年轻点的男人一掌拍在桌子上,力道之大,使得安迷修面前的碗筷都随之震了震。

  终于要来了吗,经典桥段!安迷修又在心里顺了一遍措辞,跃跃欲试,表演欲望十分强烈。他每次看到自己的作品被那些演员演出来,里面喜欢的台词被声优念出来,总感觉不大符合自己创造这个角色时的初衷,想着自己演自己念或许更能表达出角色内心的酸甜苦辣愁滋味。那话怎么说来着,不想当演员的声优不是好作家。

  “你第一天认识我?我什么时候在意过别人的眼光了。”雷狮摔下筷子,“我的决定哪怕天王老子来劝我都没用。”

  雷狮说完,也许是为了使自己的决心看起来更有说服力,一把扯过旁边有些心不在焉的安迷修打理得十分整洁的领带,掰过他的脸,对着对方的嘴唇就吻了上去。但是缠绵?不存在的。唇瓣相互碰撞,安迷修下一秒只感觉到对方有些尖尖的犬牙猛地磕在自己的下唇,再下一秒嘴里就有了淡淡的铁锈味。

  还好雷狮也只是碰到后停了几秒就把身子缩了回去,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直视对面眼里快冒火的大哥,向他抬了抬下巴:“就这样,人我就是带来让你们见见,不是来征求你们意见的。”

  “你!——”

  “雷大哥,我觉得这事儿吧......”安迷修顶着剑拔弩张火花四溅的气氛开口道。

  “闭嘴!这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作为外人我确实没有,但如果是作为您弟弟的男朋友,我觉得我是有资格的。”安迷修腰板挺得更直了些,非常自然地搂过雷狮的肩膀,“雷狮现在跟我在交往,如果您因为我是男人就要求我俩分开,让您弟弟跟其他小姐结婚,我觉得您不仅伤害了您弟弟,更伤害了那位无辜的小姐,这是在下的骑士道所不能容许的,我一定要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所以我不会跟雷狮分开的。”

  所有人:……


<<


  这场饭局在尴尬中收尾,安迷修慷慨陈词了那一段后,除了雷爸叹了口气示意大家吃饭,就再没人讲话了。倒是雷狮和安迷修,时不时暗搓搓地交头接耳。

  “我说安迷修,你刚那段话,哪看来的?把我大哥都给唬住了,不容易。”从酒店出来,雷狮被迎面而来的寒风刺得一哆嗦,偏头看了看外面只穿了衬衫的安迷修,感叹此人真是神奇,“你不冷吗?”

 
  闻言,安迷修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雷狮自己贴了两片暖宝宝,在包间里热得快出汗,现在被冷风一吹还觉得挺舒服。“还好吧,这样比较能刺激灵感。咳,你问刚刚那段话吗?我自己想的啊,没想到效果拔群,你哥都没意见了。”

  不,他只是震惊到说不出话了,你们写小说的讲话都这么尬的吗。雷狮抽了抽嘴角,又想到了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之前说好的,顺利的话别说三块,三万都可以给你。”

  “等等,我早就想问了,什么三块?”

  “我租了你三个小时啊,不是一块钱一小时吗?”

  “啊?”

  “凹凸商厦那个共享男友,怎么,难道你不是?”

  “我不是啊?”

  雷狮有点惊讶,突然想到进星巴克后看到坐在左边的那个粉红衬衫男人,意识到自己不仅白送了三块钱出去而且还放了别人的鸽子。

  “你不是你还什么都不问就跟着我过来了?心真大。”

  “我看你好像很急的样子,而且爷爷曾经教导我,要帮助任......”安迷修一本正经地将右手五指并拢放在了心口处。

  “停停停。”雷狮打断他,摆了摆手道,“行,是我认错人了,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等等!”雷狮抬脚要走,下一秒就被安迷修叫住了。转头看到对方在周边霓虹灯照映下,显得更为纯粹的翠绿眸子,丘比特这次大概是用火箭筒瞄准了他的心脏,那种心跳骤停的感觉又袭击了他的中枢神经,雷狮瞬间被冲昏了头脑,竟有种“还好放了那个倒霉蛋鸽子”的想法冒了出来。

  “共享男友没有,独享男友有一个,长期免费租赁,附赠见家长业务。”安迷修举起手机,“支持微信扫一扫,方便又快捷,要吗?”


END

我们这儿是真的有这个活动
三观受到了冲击orz
太沙雕了 溜了溜了。

评论(42)
热度(637)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