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序梦里有没有🍊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13)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12




<<


  安迷修回头看去,除了那四个沉默的特招生外,并没有什么诡异的地方,但他直觉刚刚那股冰凉凉的沉重压力来自于用围巾挡着脸的男生。

  任谁莫名其妙被第一次见面的人讨厌都不会高兴的,安迷修亦是如此,更何况他并没觉得自己有哪里做得不顾及大局。于是他朝姐弟俩摆了摆手,示意两人继续,自己则起身走到那低着头的男生旁边。

  “卡米尔,”对方占了骑士里除驾驶舱外唯一一个独座,安迷修只得在他身边屈膝蹲了下来,微微抬头,这才看清对方隐匿在帽檐下海蓝色的眼睛,“是第一次被派外出任务所以感到紧张吗?没关系的,大家都是第一次出来,放松一点。”

  卡米尔右手扯住围巾的一角,又往上挪了一寸,看了他一眼后又把头撇开了。安迷修怀疑他在试图把眼睛都遮住,感觉有些无奈。事实上他也不太擅长与人交流,小时候刚被师父领回家时,因为父母以那种方式离开自己,安迷修十分郁郁寡欢,看上去很阴沉,除了那位好心的自称是自己母亲多年好友的男人,他从不主动与人交流。要知道,那个年纪的小朋友们总是对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人和事物抱有恐惧,在多次被安迷修冷眼拒绝后,渐渐地也没有人敢上前邀请他一起玩。师父从邻里口中得知了安迷修的情况,先不由分说把他揍了一顿才开始讲道理,事实证明,这个年纪的小朋友对于热暴力更加恐惧,安迷修这才开始试着与同龄人交流,虽然结果也不尽如人意罢了。

  安迷修感觉在卡米尔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忍不住想拉他一把,但孤独的人在心里筑起的高墙是最容易又最难突破的防御,安迷修有些无措,他并不了解卡米尔,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找准连接着炸弹的那根线,总不可能像师父那样先打他一顿吧?

  “你......”

  “安迷修,沙特星已到达,骑士申请降落。”机甲冰冷的电子音打断了安迷修,安迷修投给卡米尔一个抱歉的眼神,起身去控制骑士在沙特星上找一个周边能源相对充足的位置降落。

  “嗯?怎么会有军队驻扎在这里?”骑士在安迷修的控制下环绕沙特星飞了半圈,安迷修透过屏幕看到好几个部队方阵,将整颗沙特星围了起来。

  “安哥,那好像是雷王星的军队,”埃米凑到了屏幕前,指着军旗上的图案想了想道,“闪电和皇冠组成的星徽,错不了。”

  “又是雷王星,好烦啊他们。”红发少女坐在座椅上踢了一脚面前的桌子,鼓着脸愤愤道,“简直就是强盗!已经很多星系划分到他们的管辖范围内了,照这个势头下去,那些羊狠狼贪的家伙们迟早踩到凹凸星和圣空星的头上去!”


<<
 

  先不管雷王星有一天会不会打破三足鼎立的局势成为星际霸主,眼下收集到一定份量的沙特星能源完成任务才是关键。

  安迷修找了个合适的位置降落。沙特星只是个能源星球,不具备生命居住的条件,骑士的双翼给贫瘠的土地笼上了一层阴影,作为除雷王星军队以外的外来者,他们被周边的方阵迅速包围了起来,军人们纷纷拿出武器指向金雕机甲的出口。

  安迷修合拢双翼,一行人从机甲上下来,就受到了这样隆重的欢迎。

  “你们什么人,敢闯我们雷王星的领地?”为首的男人走到安迷修面前,“不想死的话,现在赶紧滚。”

  安迷修从口袋里拿出学生证,摊开给面前的长官看:“我们是凹凸军事学院的学生,接受学校派给的任务来沙特星回收部分能源,还望将军配合。”

  “安迷修......名字挺耳熟,”长官快速扫过学生证上的个人信息,食指摩挲着下巴,突然瞪大眼睛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哦,三殿下的Omega。抱歉,太子殿下吩咐过,遇见跟三殿下关系亲密的人不用留活口,你们如果现在离开,我可以网开一面当没见过你们,否则就休怪我无情了。”

  安迷修:......道理我都懂,可我真不是你们三殿下的Omega啊!

  闻言,除卡米尔外的同伴们面面相觑,艾比在身后轻轻扯了扯安迷修的衬衫下摆,小声道:“怎么办啊安迷修,任务完成不了要被加训的......”

  “不会的,有我在呢。”安迷修在艾比肩上拍了拍以示安慰,“在下并不知道雷王星的太子殿下跟自己的弟弟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既然我们双方都是奉命行事,就各退一步,不要牵扯无关人员进入这种小交易了吧?”

  “恕难从命。如果你们不赶紧离开,那我只能使用暴力手段让你们永远留在这里了。”长官抬起右手,后面的军人再度把武器举了起来,似乎只等长官一声令下,就会有无数颗子弹把安迷修捅成筛子。

  安迷修看着对方神似招财猫的动作愣了一下,他并不想因为这种小事动武,并不是他没自信,而是觉得没必要。他思忖了片刻,弯着眉眼笑着说:“这么不近人情啊长官。在下冒昧问一句,您是服务于雷王星,还是服务于雷王星太子?”

  “雷王星。”

  “既然如此,雷王星三殿下的命令,您应该也必须奉行的吧?”安迷修打开终端,毫不犹豫地向雷狮申请了视频通话。

  长官:等等???

  雷狮那边接通的很快,没半分钟,雷狮的脸就出现在了屏幕上:“哟,安迷修,出任务还有空找我?不会是遇到棘手的事情奈何自己太弱鸡解决不了了?”

  有句话说得好:认识来源于实践。跟雷狮斗智斗勇这么长时间,安迷修已经琢磨出应对雷狮恶意调侃的有效措施——顺着他来就好了:“是啊。”

  “......”视频那头的雷狮很明显被安迷修的耿直堵了话茬,以拳掩唇轻咳一声,“什么事?”

  安迷修把镜头反转,雷狮一眼就看到了表情有些僵硬的长官。

  “哈,这不是雷廷的走狗希伯来将军吗。”


<<


  “安迷修,我们这算不算是仗势欺人啊?”在返回凹凸星的途中,艾比问道,刚刚看到那个凶神恶煞的长官吃瘪的模样,她就觉得非常痛快。虽说希伯来将军并不很乐意,但中了安迷修的语言陷阱后,还是保持了作为一个将军该有的气度,卖了三皇子一个面子,咬牙切齿地让身后待命的军人收了武器,让安迷修一行人采集了足够的能源。

  “没办法啊,对方暴力不合作嘛,这叫资源的充分利用。”安迷修耸了耸肩,“一切都还算顺利,如果他是太子名下的将军,恐怕真得打起来,为了这么一个小任务伤了和气,多不好呀。”

  “而且,雷王星最近扩充势力的行为真的太露骨了,让我不得不在意啊......”安迷修顿了一下,单手撑着下巴,含混不清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他们在架空帝国。”

  “不要去细查。”

  “啊?”陌生的声音插进两人的对话,安迷修望向声源,是从初次见面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但对他抱有敌意的卡米尔,“怎么说?”

  “帝国、军部还有军校上层,都有雷王星的势力,查得越深越容易引起雷王星的警惕,防范也会加强。而且你......嗯,作为他们三皇子的Omega,早就被拉入黑名单了。”卡米尔垂下头,帽檐和围巾彻底挡住了他的脸,声音透过布料传出来,显得有些闷闷的,“想保命的话,别查。”

  还好,他好像也没有很讨厌我啊。安迷修脑袋里第一个蹦出来的想法居然是这个,自己也感觉有些惊奇。面前的少年是个Beta,但给他的感觉十分熟悉,是那种带有Alpha气质的强硬,这种压力感让他想到了初次见面时的雷狮,明明两个人性格完全不一样,但安迷修的直觉告诉他,他和雷狮在一些方面有说不出来的相像。沉默了片刻,消化完卡米尔的话,安迷修笑道:“如果我想查清的真相因为会威胁到生命就放弃的话,我还怎么有脸面对师父,怎么有资格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呢?总之谢谢你的关心,卡米尔。”

  “而且安哥根本不用查吧!”埃米自来熟地把右手搁在了卡米尔的肩膀上,“他可以直接问雷狮的!”

  “所以你们到底为什么会相信这些谣言啊......”安迷修靠在椅背上无奈地抬起手臂遮住眼睛,“我跟雷狮只是同学而已啊......”


TBC

14

卡米尔: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我就是看你不顺眼而已。

抱歉这章的bb有点长,请务必点我一下。

评论(20)
热度(200)

© 槐序梦里有没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