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序梦里有没有🍊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15)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14




<<

 

  安迷修感觉自己正溺于深海,浓重的海腥味和水的凉意紧紧包裹着他,随之产生强烈的窒息感令他喘不过气,视线所及之处均是黑暗,安迷修有些慌了,强作镇定努力够长手臂朝四周挥动,却什么都没碰到。小心翼翼地迈开一个步子,脚底平滑的地面又让他感到疑惑——海底不该是这般模样的。

  安迷修迈的步子越来越大,甚至开始小跑起来,一头扎进了前方那片黑暗,也就在全身融入黑暗的一瞬间,安迷修周围亮堂了起来,一束光不知从哪儿洒下来,折射在水中的气泡上,光线的直射让安迷修条件反射地用手背挡住了眼睛。忽地,那道光照到的地方,走马灯似的显现出安迷修十几年来经历的一切。一路下来,出现了正脸的居然只有父母和师父,安迷修这才发现,在他目前的生命中留下痕迹的人居然那么那么少。

  当出现军校大门时,安迷修心如明镜,暗道:“雷狮。”果不其然,下一秒便是他与雷狮的对峙,看到当时两人的幼稚行为,安迷修原本紧紧抿着的嘴唇有了一丝松动。令他惊讶的是,接下来的所有画面,雷狮居然都有出镜,迷宫里两人短暂的生死逃亡、厨房里幼稚的打闹、雪地里雷狮一次又一次地摔倒再站起,甚至还有对方向他炫耀什么事时得意而神采飞扬的姿态。不知不觉地,这个人居然已经开始在掠夺他的目光了,该说不愧是海盗吗?安迷修丝毫没有察觉,看到这些的自己嘴角勾起的弧度已经越来越大。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雷狮没心没肺叼着面包,盘腿坐在他宿舍的沙发上,脸上亦是没什么表情,但绛紫色的眼睛直勾勾地锁住安迷修,安迷修感觉动弹不得,周边的海盐味似乎更浓了些,那股窒息的憋闷感又一次在胸口涌起。

  “喂安迷修,你是不是喜欢我?”画面中的雷狮像是大口进食的猫科猛兽,囫囵吞下那片面包,开口将安迷修从窒息中拉了回来。

  印象里雷狮是问过他类似的问题的,但当时自己是怎么答的,安迷修快挠破了头皮都想不起来。自己喜欢他吗?对方性格那么差劲、理念与他相悖,连生活都有着天差地别,从理智上来说应该是不喜欢的。但转而他又发现他根本做不到坦坦荡荡地否认。垂下眼睑沉默良久,安迷修才轻声答道:“不是。”

  “你敢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吗?”闻言,安迷修抬头望去, 倏地睁大了眼睛——那不是雷狮,雷狮的眼睛是罕见的极具穿透力的绛紫色,那对瞳孔甚至比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还干净耀眼,绝对不是这样空洞而无神的墨黑色。

  安迷修瞬间来了底气,眼前的是个冒牌货,他心虚什么?迎上对方的视线,铿锵道:“不是。”然而只听画面中的雷狮冷笑一声,轻飘飘一句话便仿佛把他打下了深渊。

  “你在撒谎。”


<<

 
  被那四个字惊醒,安迷修发现自己背上已经沁出了一层冷汗,但他还是窝在被子里一动也不想动。昨天那番话,说不上是谎言,那确实是他的目的,然而只是其中之一,但雷狮居然轻而易举地发现自己在避重就轻。太厉害了。安迷修在心里不住地感叹。

    再想到梦里那个雷狮,安迷修又把被子往上挪了一寸,遮掩住脸上的绯红。分明说的是同样的话,但怎么心情的落差那么大呢?而且那股海盐味太过熟悉了,分明就是……

  “醒了就起来,还赖着干嘛?”

  分明就是雷狮的信息素味道啊!安迷修反应过来,腾得一下从床上坐起,抓了把乱糟糟的头发,一眼就看到半倚在沙发上的雷狮,对方正偏过头看着他。

  “马上。”对视了几秒,安迷修败下阵来,伸手捞过搁在椅子靠背上的衣裤,正要套上时反应过来不对,惊道,“你怎么进来的?”

  “哦,我昨天出去的时候门好像没关上。”雷狮偏过脑袋,想了想笑嘻嘻地说,“还好没关,看你睡得跟佩利一样死,敲门估计还听不见,我就得考虑抡锤子砸门了,感谢我吧。”

  槽点太多,安迷修不知道该从何吐起。所幸两人都默契地没有提起昨天,安迷修也放下心来。昨天雷狮直言不讳地指出他在撒谎,着实让安迷修感到尴尬,虽说是半真半假,但安迷修还是很心虚,他在这方面脸皮很薄,话语里有一点点谎言参杂,心跳就会加快,神色也会变得紧张,本身就不是擅长说谎的人,像帕洛斯那样睁眼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的程度实在望尘莫及,恐怕就是表情的细微改变,让雷狮抓到了把柄吧。出乎意料的是,雷狮倒是很给台阶下,见安迷修沉默下来,便主动离开了。

  安迷修穿好衣服从床上起来,没搭理雷狮径直去了盥洗室洗漱。刷完牙出来,安迷修再次有了梦里的那种窒息感,那股腥甜刺鼻的海盐味弥漫开来,充斥着宿舍的每片空气,安迷修气结:“把你的信息素收回去,不然你就出去!”
 

  “易感期,控制不了。”雷狮一边在终端上敲敲打打,上半身还跟着屏幕里的小人摇来摇去,一边敷衍安迷修。

  “你抑制剂呢?”安迷修几步上前,趁人不注意一把夺过雷狮手中具象出来的终端,“别玩了,我没在跟你开玩笑。”

  “没带。”

  “知道自己易感期你还不带?那我......”安迷修话音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把终端往雷狮怀里一丢,“我去给你买。”

  安迷修出了门还心有余悸,背靠着宿舍门深呼吸好几次才平静下来,刚刚差点说漏嘴,还好及时反应过来,把“那我的给你”几个字吞回了肚子调转话头。之前雷狮就怀疑过他性别的真伪,好不容易蒙混过关,这要是再露馅,他实在是找不到理由瞒天过海了。


<<
 

    “不吃!”雷狮皱着眉一把推开安迷修递过来的一板抑制剂,“谁让你买口服的了,我只用喷装的!”

  “喷装太贵了。你快点吃。”安迷修见雷狮不配合,索性替他拆了一片出来,凑到雷狮唇边,“易感期不带抑制剂来Omega的寝室,传出去你还做不做人啦?”

  雷狮撇过头躲开安迷修的手,不耐道:“你之前不是说我的信息素味很难闻吗?横竖你也不会有事,怕什么?”

  安迷修彻底被雷狮无所谓的态度激怒,软的不服从那只能来硬的,空着的那只手作势要去掐雷狮的下巴。但指间刚碰到雷狮的脸时,又想到昨晚做的梦,梦里雷狮难得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态度严肃地问他是不是喜欢他,安迷修瞬间跟触电了一样缩回了手,甚至有些结巴道:“你......你不愿意吃就算了,我再去买一次。”说着也不等雷狮反应,就把手里的药片搁在桌子上,拿了外套转身出门了。

  雷狮狐疑地看了一眼被关上的门,他总觉得安迷修今天哪里不太对劲,但又说不出个具体来。收起终端,一页一页翻着带过来的资料,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安迷修拿了喷装的抑制剂往宿舍赶,心里依旧有些乱糟糟的。他不否认自己喜欢雷狮,但碍于各方面原因,光是从性别上,他就被判了死刑。但喜欢这种感情真的是很缥缈的东西,在安迷修一直以来的观念里,它该是循序渐进,由浅及深,从相爱到相伴,最终一起白头至死不渝。但他从未料想过自己的喜欢来得那样避之不及,十几年来从未有人像雷狮一样,横冲直撞进入他的领地,甚至还在里面为所欲为地撒野。这样的人一出现,就让安迷修乱了阵脚失了分寸。

  师父告诉过他,骑士将对所爱至死不渝。至死不渝,这样的词汇听起来太过美好,但真的能将这份理想的感情投注到雷狮身上去吗?他究竟该把雷狮放在什么位置上?

  安迷修心情复杂地推开宿舍门,一眼就看到雷狮窝在沙发里低头翻看着一叠纸张,窗户没有关上,阳光肆意地擦着窗帘而过,映在雷狮低垂的眼睑和柔软的黑色发丝上,虽然距离有些远,但安迷修也能想象到对方翘长的睫毛随着绛紫色瞳仁的移动而微微颤抖上下的模样,朦胧而恬静。连空气中弥漫的海盐味都不再那么刺鼻,安迷修感叹,爱情真的是太神奇的东西了——它甚至能够克服本能。

  当雷狮听到门口的动静抬头看向他时,安迷修对上对方的紫色眼睛,一路上的心里建设瞬间成了泡影。

  谁说至死不渝一定得是两个人在一起呢?他愿意一直默默守护他看在眼底放在心尖上的星星。


TBC

16

让安哥自己瞎bb了一章 算是感情上的一大飞跃(?
就等给雷总一个契机让他开窍了 我看得好急啊这俩人什么时候开始谈恋爱!!
两人对对方和其他人态度不一样 感情上真的是有在慢慢培养的 不知道我有没有写明白 毕竟我对其他人的着墨真的太少了QAQ

评论(13)
热度(195)

© 槐序梦里有没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