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序梦里有没有🍊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16)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15




<<


  “军部那边隐瞒了什么我倒是不太关心,没让卡米尔去细查。”雷狮把手里的那沓纸丢到安迷修怀里,被对方稳稳接住,“这里边都是雷王星近期的动作,总结一下就一句话。”

  “野心比饕餮还大。”安迷修随手翻了几张,看着白纸黑字,皱起眉头接下雷狮的话茬。

  雷狮打了个响指:“Bingo。”

  “不过我觉得很奇怪,雷王星在架空帝国,却没有对圣空星下手?”待雷狮朝着后脖颈的腺体喷完抑制剂,安迷修在他旁边坐下,“圣空不才是他最大的阻碍吗?而且王位继承人现在还只有九岁,正是最薄弱的时候,一旦得手,圣空势必一片混乱。”

  闻言,雷狮“啧”了一声,开口道:“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年龄确实不是关键,实力才是。嘉德罗斯足够强悍,这就是对雷王星那群欺软怕硬的小人最大的威胁。”

  安迷修点点头,他明白雷狮的言下之意。要想彻底清除帝国和军部的这些毒瘤,找到强力的援手才是一切的基本,而嘉德罗斯和他背后的圣空星,恐怕是目前最合适的了。但对于雷王星暗地里的小动作,圣空星不可能毫无所觉,然而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什么表示,摆明了中立态度,可谓是“不威胁到自身利益我管你是上天还是入地”的典型。在星球这样的态度下,要拉拢到嘉德罗斯,绝非易事。

  两厢沉默许久,雷狮忽地从沙发上战起,抬了抬腿缓解盘腿坐时的酸麻感:“行了,这些你回头再仔细研究吧,我下午还有事,先走了。”

  “这就走了?”许是刚刚想通眼前这个人在自己心里占了怎样一席地位,安迷修的失落溢于言表,当即收到了雷狮投过来的古怪的眼神。

  “咳。”安迷修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尴尬地轻咳一声,挠了挠毛茸茸的棕色头发,“慢走。”
 

  雷狮冲着安迷修有些涨红的耳朵尖,调侃似的吹了声口哨,随意“拜拜”一句,往前走了几步,似是又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补充道:“银爵那家伙好像和军部的紫堂走的挺近的,你可以留意下。”说完也不等安迷修回应,径自离开了,头巾随着主人的走动而上下摇摆,一下一下像小猫爪子在安迷修心上挠似的,酥酥麻麻的。

  安迷修坐在雷狮坐过的位置上,隔着裤子依旧能感觉到沙发上的余温,心里像是理不清的毛线球一样乱成一团,对着那叠信息愣神,什么也没看进去。

  等空气中属于雷狮的海盐信息素味散尽后,安迷修才回过神来,静下心看向纸上军部的将领个人资料。

  当翻到某个人时,安迷修呼吸一滞,原本轻捻纸张的手颤抖着握成拳,丝毫不管纸张变得皱皱巴巴,几乎要撕裂开来。

  格兰特。

  安迷修唇齿间挤出了这个名字。


<<


  “嘿安迷修。”安莉洁伸出食指戳了戳前座的背,待对方转过头来,神秘兮兮地凑到人面前,“我知道了,论坛上说的都是真的呀。”

  哎?安迷修愣了一下,半晌才反应过来女孩在说什么,笑道:“没有在一起,”话音一顿,“更没有睡过!”

  安莉洁没有接话,只睁着她翡翠色的眸子死死盯着安迷修。安迷修感觉自己无处遁形,虽说安莉洁在别人眼里一直是这样一个古怪的个性,自己又是她的前座,理应习惯了才对,但他还是被安莉洁看得心里毛毛的,欲转过身避开她的视线时,安莉洁“唔”了一声:“好吧。刚刚丹尼尔在你没来的时候说,毕业后有留在军部打算的人最近有一次去军部体验的机会哦,你不是有这样的意向吗?”

  “你怎么知道?”安迷修有些奇怪,在他的印象里,自己似乎没有跟对方提过这件事。

  “我只要看着你,就知道你在想什么啦!”

  ......不要用这么轻快的语气说这么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好吗安莉洁小姐!

  安迷修的额头沁出了一滴冷汗。向安莉洁道谢后抬眼看向了雷狮的方向。对方没有像往常一样举着终端玩幼稚的小游戏,也没有跟帕洛斯混在一起胡天侃地,反而安安静静趴在桌子上,似乎是在补眠。安迷修犹豫了一下,起身走到雷狮桌旁,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感受到动静的雷狮偏了偏脑袋,只露出了一只眼睛,另一只依旧埋在衣服布料里。无奈之下,安迷修只得蹲下身来与雷狮视线平视,说:“刚刚安莉洁小姐告诉我可以提前去军部体验,也许能趁这个机会知道些什么,你去吗?”

  “你要去?”雷狮不答反问,声音隔在袖口里,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嗯,除此之外,我还有个一直想见的人,这能让我提前见到他。”

  虽说雷狮一直很反感安迷修不论悲喜都挂在脸上的假笑,但他的笑一直挺温和的,看着也没那么难受。可是现在看到对方勉强扯出来的笑容,雷狮无名火起,气不打一处来。不想笑为什么要笑,哪来那么多条条框框?而且安迷修有太多事情不愿意跟他说,总是在用蹩脚的谎言敷衍他,雷狮心里十分不平衡,决定消极抵抗。冷哼一声将整张脸埋进了衣服里,摆明了态度不想理安迷修。

  安迷修被雷狮突如其来的火气搞得莫名其妙,蹲在原地继续说也不是,走也不是,有些无措地看向旁边桌的格瑞,试图从他那里知道雷狮是不是早上出了什么事。

  但格瑞怎么会知道呢?他看了安迷修一眼,又看了雷狮一眼,最终摇了摇头:“不知道。”

  “你想知道军部什么?”坐在格瑞前面的银爵开口打破了沉默。银爵本人一向独来独往,在班里也不怎么主动与人交流,安迷修眨了眨眼,有些惊讶,这似乎是认识以来对方第一次主动与他攀谈。


<<


  “没什么。”安迷修敛去诧异的神色,打着哈哈,避重就轻道,“只是对军部的生活有些好奇罢了,但我毕竟是Omega,以后能不能进去还是个问题呢。”

  “那你想见谁?我跟紫堂将军有些交情,也许可以帮你引见一下。”

  闻言,安迷修触电般看向雷狮,昨天雷狮刚提醒他留意一下银爵,结果今天留意对象就主动摊牌了自己这层人际关系,未免太过巧合,导致看上去有些过于刻意了。雷狮应该和安迷修想到了一块儿,也将埋在手臂中的脑袋抬了起来,正对上安迷修惊诧的视线。

  “格兰特,”安迷修看了一眼雷狮又飞快地转过头去,“我想见格兰特将军。”

  “格兰特将军?”安迷修的回答似乎让银爵感到了一丝意外,他挑了挑眉,“抱歉,他和紫堂将军交情不深,怕是无能为力了。”说着便将身子转了回去。

  “你......”安迷修还想说些什么,只觉手腕被猛地握紧,雷狮拉着他朝门外走去。

  “听着,安迷修。”雷狮将人拉到楼梯拐角处,掐着他的肩膀压低声音道,“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想见格兰特还是特兰格,总之银爵一定有问题。这次为时七天的体验他会去,除了你俩外还有格瑞,我猜嘉德罗斯也会跟着格瑞过去。”

  雷狮顿了顿,继续说:“你摸清楚紫堂和银爵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以及他们和雷廷私下有什么勾当就好了。”

  “等一下,”安迷修比了个暂停的手势,“你怎么不去?”

  “你傻啊!”雷狮翻了个华丽的白眼,一巴掌拍在安迷修的脑袋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雷廷知道我志不在此,还去参加什么体验不是不打自招别有用心吗!”

  安迷修揉了揉脑袋,有些憋屈:“我哪知道你们有什么新仇旧恨啊?你又不肯说。”

  “你还责备我不肯说?你瞒了多少?你有哪件跟我说了?”

  闻言,安迷修仿佛醍醐灌顶,脑内瞬间清明起来: “原来你刚刚是在气这个吗?”

  “没有!”


TBC

17

抱歉学校时间太紧了,挤时间写得很匆忙orz
等高考后大概会修改
最后九十多天
希望自己能考到上海qvq

评论(19)
热度(154)

© 槐序梦里有没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