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17)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16





<<


  生活真是充满了巧合,一行六人去军部的那一天,临时教官正是格兰特,见到真人的一刹那,安迷修压抑了十多年的怨懑差点无法控制,眼前这个人,可以说是间接害死了自己的母亲。

  师父对安迷修向来是没什么隐瞒的,在等他稍微长大一点后,便将他父母之间所有的真相和纠葛一并告知于他。从那以后,格兰特这个名字便成了他的禁忌,可以说是他心里所有阴暗面的根源。确实,安迷修迫切想要加入军部的原因有很多,但最开始仅仅是怀抱着对格兰特的杀意而产生的想法,后来在师父的开导下才渐渐步回正轨,好好的一棵幼苗才没有长歪。

  “你怎么了?”一直走在安迷修后面的银爵敏锐地发现了前方人一瞬间的僵硬,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他不就是你想见的格兰特吗?”

  安迷修嗯了一声,点点头没有多言。他是个明事理的人,当个人与大局相冲突时,他一定会选择牺牲自己,眼下最关键的是查清楚雷王星和军部暗地里勾结在计划些什么,相比较之下,格兰特和他的私人恩怨确实不值一提。花了几秒钟时间调整好心态,摆出惯有的微笑站在格兰特面前。

  “安迷修。”格兰特抬眸扫了安迷修几眼,又将视线挪回手中的个人简历,“是我看错了吗,Omega?”

  “是Omega,格兰特将军。”

  “不简单嘛,Omega报考军事学院指挥系已经很有勇气了,居然还进了A班,厉害。”格兰特在安迷修肩上重重拍了两下,却始终没有好好打量过他一眼,目光只死死定格在终端上的籍贯栏。

  格兰特不说话,六人也只得干站着。雷德耐不住性子,不停地往蒙特祖玛身边凑,又被对方给推了回去,站在两人前面的嘉德罗斯耐心快要耗尽,他本就是跟着格瑞才过来参加什么体验,对于毕业后加入军部这回事,完全没有打算,正欲转身离开时,格兰特才再度开口:“真巧啊,我有个故人也来自AL54星系,她的儿子也姓安,如果现在还活着,怕是和你一般大了。可惜......”格兰特苦笑一声,“哈,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你们回去收拾一下,速度要快,二十分钟后这里集合。”


<<


  “某些人的枝叶一旦触碰到天空,就马上忘了自己的根还扎在哪块地里了。把自己和故乡以及他口里的故人撇得那么清,还真不愧是干得出那种事情的人。”安迷修撇撇嘴,跟上领路的AI,腹诽道,“通过那样卑鄙的手段从泥沼中爬出来,以为身上已经一尘不染了吗?”

  安迷修对格兰特的态度十分复杂,自从从师父口中知道这个人为了得到更高几级的军衔,得到更高的地位,做出了六亲不认的混账事。他现在坐着的这个将军的位置,是踩着自己的胞妹,也就是安迷修母亲的头颅和鲜血爬上去的。逼迫妹妹和爱人分手后让她嫁给一个青睐她的军二代,以此来得到那军二代的帮助,军衔直接从上尉升到了将军。但从雷狮给他的和他自己以前搜集得到的信息来看,格兰特又是一个正直清廉,体恤下士的好将军,白纸黑字几乎颠覆了安迷修十几年来对他的印象,甚至有些动摇了曾下的决心。

  好在旁观者清,几天前他将自己父母、格兰特和师父之间的恩怨告诉了雷狮,对方听后轻飘飘一句话又让安迷修坚定起来。

  他说:“能对自己亲人下手的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掩饰他的罪恶。”

  安迷修想要进入军部的目的确实不是“我想做一名军人报效帝国”那般纯洁正直,除了为自己母亲,为那些仍旧挣扎在法律阴影里的部分Omega伸张正义以外,最大的目的就是拉格兰特下马,那本不是属于他的位置,他也就没资格在上面逍遥一辈子。

  现在想来,雷狮能够一针见血地抓住其中重点,怕是从自己亲身经历中总结出来的,想到雷王星太子能这样不遗余力地置亲生弟弟于死地,安迷修的心脏就仿若针扎,曾经看着雷狮吃饺子时的疑惑也有了解答,雷狮此人向往自由,活得潇洒而放纵,这样个性的人的确不适合生活在皇宫里,相较而言,他更属于星际,但他又足够优秀,光是他的存在,便威胁到了太子的王位继承,于是顺理成章地成了哥哥的眼中钉。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而黑暗,总有一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从至亲身上下手,着实可怜又可悲。

  安迷修心不在焉地依葫芦画瓢,回忆着雷狮之前教他的方法勉勉强强将被套套好,在整理完床铺后发现同寝室的嘉德罗斯和雷德已经不在房间里了,这才意识到二十分钟已经快要结束,赶忙召出凝晶以最快的速度飞去了集合地。

  由于今天是第一天,格兰特没有让他们参与军部的日常训练,而是带他们去观摩了帝国第一部队的演习。

  虽说现今的战场以机甲战争为主,但帝国也只有三个部队是所有士兵都拥有个人机甲的,这些军人是军部里精英中的精英,且大多毕业于军事学院指挥系A班。也就是说。若指A班的学生毕业后有入军部服役的意向,凭借其过人的身体综合素质,甚至部分人还拥有军事学院专业机甲制造师和AI为其量身打造的专属机甲,他们十有八九会被编入这三个部队的其中之一。军校指挥系A班的毕业证书,就是军部精英部队的直通令牌,所以安迷修以Omega的身份在被指A纳入后着实让全星际为之一震,毕竟在多数人眼里,Omega总归是柔弱而不堪一击的,和军人二字放在一起,实在太有冲击力了。


<<


  军校的演习设施已经足够先进,却也无法与军部的相提并论。虽说除实战演习外都是虚拟伤害,但军事学院中的使用者总归是学生,痛感足足减轻了百分之三十,而军部的使用者是随时都会奔赴战场的军人,打在身上的疼痛完全是实实在在的,而两者中最大的不同,则是模拟战场的真实度。

  安迷修看着场内两方机甲的混战,冷汗岑岑。哪怕是平时勾肩搭背喝酒撸串的好战友,一旦站在了对立面,成了敌人也是毫不念及旧恩,炮弹在空中横飞,野蛮地砸在机甲上,再坚固的硬甲,也挡不住接二连三的轰炸,时不时的有机甲从空中坠毁,在触及地面的一瞬间爆发出震破耳膜的轰鸣。安迷修知道只要这道结界关闭,一切都会恢复原状,但还是忍不住为场内的军人捏一把汗。

  忽地,一只手掌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安迷修转过头看去,来人正是格兰特。他面容严肃眉峰紧皱,身上的军装打理得一丝不苟,肩章在火光的照耀下反射着金光。他盯着血肉横飞的训练场,意有所指地问:“这就是真正的战场,残酷吗?”

  “残酷。”安迷修顺着格兰特的视线看向一位从机甲残骸中爬出来的军人身上,那名军人的双腿已经下落不明,他费力地向前挪动,最终被一颗流弹击中,晕厥了过去。

  “但这是军人的热血,是他们追求一生的浪漫。”格兰特收回视线,直直看向安迷修,墨绿色的瞳孔深沉却浑浊,“而这份浪漫不该属于Omega。”

  “啊,仅凭性别就否定别人的能力,这样是否太过武断,格兰特将军?”安迷修闻言,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我会向您证明,被全星际人小瞧的Omega,拥有不输给Alpha的实力,他们能够凭借自己去改变不公的命运。”

见格兰特没有说话,安迷修继续道: “而不是降低身段匍匐在Alpha的脚下任其踩踏都忍气吞声,只敢弓着腰哭泣地活着。”

  “总有一天,我会拿到您的肩章。”


TBC

18

关于长一辈人的故事 联系一下去安哥家的时候邻居说的话 应该能猜得出来是个什么狗血剧情了
所以正文里我就不详细写了 有人想看的话等完结我写番外(根本没人好吗!

评论(12)
热度(159)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