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序梦里有没有🍊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18)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17





<<


  “雷廷最近去帝国星系频率很高嘛。”雷狮将卡米尔整理出来的统计表一目十行地划拉到底,“但是却一次都没去见过国王,你怎么看,卡米尔?”

  “大哥,我个人认为依照雷廷多疑的性子,不会那么轻易暴露行踪,我查他的时候实在太顺利了,顺利得让我不得不怀疑他是在引蛇入洞,不过也不排除逆向思维的可能。”

  “确实,但知道是陷阱就放过一个机会的话,那也太可惜了。”雷狮点点头笑了一声,将具象化的锤子搁在手肘下,蓝紫色的电光不断从锤头飞快地蹿向锤柄,最后在空气里化成一缕烟,“嗞嗞”的肉麻声像欲捕食的蛇在吞吐信子,危险却又有十足的吸引力,“况且等安迷修那家伙查清楚银爵什么来头,估计天都要黑了,还不如我自己来。”

  雷狮一向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后果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至今为止还没有什么事能让他束手无策。

  凹凸军事学院的学生大多都是星际未来的矛与盾,绝不能疏于管理,学校自然也是全星际制度最严格的,甚至被人们调侃地称为“自由的监狱”。所以翻墙翘课一类事发生的概率低到极点,不仅仅是因为教官的连夜巡逻检查,更因为围墙上各种隐形的感应器,感应器和个人终端相连,曾经有些学生试图将终端手环留在学校而人出去,但显而易见,学校不会留这样致命的漏洞给学生,开发了将终端与元力相共通的技术,也就是说,你要暴力拆卸手环,可以,但这也意味着元力的失去。总而言之,除非有本事将终端的信号彻底屏蔽,不然没有得到教官的允许根本无法踏出军校大门一步。

  而雷狮恰恰有这样的本事,或者说,拥有有这种本事的人才。

  再先进的技术也是人设计开发的,而人脑是有局限的,那么人外有人,反技术的技术被研制出来也是迟早的事。卡米尔在科技方面的造诣超过绝大多数人,制造感应器的屏蔽仪对他来说算得上是小菜一碟。

  紫黑色的羚角在行星际物质间穿梭自如,避开一个个迎面而来的小行星给雷狮带来了巨大的满足感,成天缩在一寸之地里,像是被厚重的龟壳限制了行动力,甘于被外力压制也太不像他雷狮了,既然自己的定位是星际海盗,那就该有点海盗的样子,以追求刺激为目标,崇尚享乐为根本,那才是他想要的随心所欲的生活。

  “哟,这机甲性能还挺好的,蛮灵活的嘛。等解决雷廷离开军校,咱们拆了改造一下,和安迷修商量商量把他机甲里特殊的飞行装置拿过来,简直完美。你说是吧,毕竟星际海盗怎么能没有船呢?”雷狮十指飞快地在操控盘上跳跃,将速度开到了最快,飞跃过一个又一个行星,穿梭过一个又一个狭窄的夹缝,生生将普通星际列车一小时的路程压缩到了一刻钟。

  “为什么要商量?”卡米尔压低帽沿,半张脸闷在红色围巾后面,轻声嘟囔了一句。

  “嗯?哦,说错了,”雷狮在精神的高度集中下抽空瞥了卡米尔一眼,又瞬间转了回去,“不商量,直接抢。”


<<

 

  这次行动雷狮没有带上帕洛斯和佩利,他暂且还没打算这么早就砸雷廷的场子,这要是被佩利知道了,非得嚷嚷着打架不可,雷狮可没功夫逗他玩。

  羚角的定位盘已经对雷廷的基地进行了锁定,雷狮操控机甲浮在高空,对周边环境进行系统分析。

  雷廷在帝国的基地很隐蔽,选址在半山腰上,陡峭的山壁中间筑起砖瓦,建筑风格倒是一如既往的金碧辉煌,怎么豪华怎么来,丝毫不管和周边的青山绿水是否契合,雷狮对雷廷的品味向来嗤之以鼻,通过显示屏看清这般不伦不类的设计,不由哼笑一声截屏发给了安迷修:“看,最丑的建筑。”

  安迷修消息回得很快:“你在哪里?”

  “帝国。”

  雷狮已经找到了合适的降落位置,随手回了安迷修一句就关掉了聊天窗口。

  “卡米尔,开启监控信号屏蔽准备降落。”

  待雷狮将羚角收回,基地的守卫都没有发现领域已经被人入侵,开头顺利得超乎寻常,这让两人感到奇怪。雷廷从来不是疏于防范的人,他对亲生弟弟甚至父亲都不敢有一丝懈怠,生怕他们抢了他看上的东西,例如权力和金钱。如果老鹰的据点那么容易被突破的话,原因也只可能有两种,一种是这里已经被放弃,二来就是引蛇入洞,瓮中捉鳖。但按照雷廷最近几日来到这里的频率,缘由极有可能是后者。越捉摸不透的把戏,越能让雷狮感到兴奋,他喜欢挑战未知,喜欢生死时速,更喜欢将捕食者反扑入网,刺激的生活才有意思,才更丰富,否则和井底安于享乐一无所知的青蛙有什么区别?

  雷狮打开终端,调出刚刚羚角分析的建筑外围布局图,基地的设计除了太过金灿灿十分惹眼以外还是很符合一个据点该有的样子的,总体上是椭圆形柱式建筑,入口只有一处,这倒是给雷狮进去提供了方便——他只需要解决一处入口的守卫而不惊动其他士兵。但里面结构相对来说会复杂很多,要想出来,除非对建筑十分熟悉,否则花的时间会更长,难度也会提升。然而雷狮并不会考虑出不出得来的问题,出不来,就从内部毁了它,多简单的问题。

  看着躺在地上昏迷过去了的守卫,雷狮拍拍手,捏着鼻子扒下守卫的制服和头盔:“咳,这人的信息素太呛鼻了。要不是为了衣服不被烤焦,直接引个雷电死就好了。”

  “应该是因为Alpha之间本能的排斥吧?”卡米尔是Beta,虽然能闻到信息素的气味,但并没有觉得有多少刺鼻。

  一点小插曲没有给雷狮带来多少困扰,将两个守卫拖到树林里,套上他们的制服后就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基地。


<<


  这厢安迷修对雷狮来了帝国感到莫名其妙,又不禁有些担心,雷狮对雷王星和帝国一直很排斥,这点从他之前的只言片语中就体会得出来,但这次雷狮不仅来了帝国,而且是直奔一个目的地去,这只能说明他发现了什么,而且没有告诉他就擅自行动了。安迷修发了数条疑问,可是左等右等都没等来雷狮的答复,导致战斗演习开始后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安迷修,后面!”格瑞单向接通安迷修机甲的通讯,出声打断了安迷修的走神,“你认真点。”

  “啊,抱歉。”安迷修抓了抓头发,有些懊恼自己居然在战场上分了心,对手是嘉德罗斯和他的两个手下,如果不是格瑞的提醒,让安迷修及时做出了躲避和防御,恐怕就要被淘汰了。

  金雕腾空而起,展开双翼在天空中盘旋,暂且脱离了地面上的争斗,安迷修定下心,停在高处试图看清现在场上的局势:银爵的机甲被雷德和蒙特祖玛拖住,格瑞和嘉德罗斯占了将近三分之二的场地,打得难舍难分。格瑞那边倒是暂且不用管,眼下找个机会把雷德和蒙特祖玛出局一个是最紧要的。

  双翼的快速扇动带动了气流,霎时间狂风肆虐,演习场内模拟出来的战场顿时黄沙四起,迷蒙间银爵眼疾手快地操纵机甲用锁链锁住了一旁的雷德,安迷修找准机会,卷着风暴俯冲直下,翅膀上尖锐的刀片与空气摩擦甚至产生了火花,成功切割下雷德机甲的一条手臂。

  “漂亮。”银爵拍了拍手,夸道。

  “谢谢。”安迷修停止振翅,转换机甲的视角,掠过观战区时显示屏中出现了除格兰特以外的另一个人,一个穿着紫黑色服装,戴着遮眼面罩的奇怪男人。安迷修不禁多给了这个男人一丝关注,是有什么秘密不能以真面示人?还是其他什么......

  “安迷修,不在状态就先结束吧?”格瑞再次接通通讯,语气平平,但安迷修还是看出他有些许不耐。

  “抱歉,我没关系,继续。”安迷修收回对观战区的视线,操纵机甲飞向战场中心。

  等到演习全部结束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了,格兰特解除了屏障,待六人传送到观战区后,指着身边的那个男人说:“这是雷王星的太子殿下。”然后又转向太子,指着六人道,“这几位是军校新一届指A的部分学生,都是非常优秀的,如果......”

  “有人找我,等下。”太子摆摆手示意格兰特稍等,点开终端接通了视频传讯。

  “太子殿下!入口士兵被人打昏了,有人潜进了研究所!”

  “什么?!你们怎么回事?全面封锁研究所,掘地三尺也给我把人抓住。”太子闻言,转身就走,“还有,那地方给我看好了,出差错你们就都等着死吧!”

TBC

19

这篇实在隔太久了,如果有人还在等的话真的万分感谢_(:з」∠)_

 

评论(14)
热度(138)

© 槐序梦里有没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