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怪盗作案都那么随便的吗

是双怪盗互相偷心

ooc慎

赶上末班车!耶!




<<


  “在下将于今晚八时三十分,登临凹凸博览馆,把Asteria戴在一生挚爱的无名指上。Anmicius敬上。”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但对刑警队来说,今天的早晨却是噩梦的延续。已经连续一个星期,Anmicius和Ray这两个让刑警队无比头疼的怪盗交错着时间不断给警局递上预告函,这还不算什么,更恶劣的是,两个人像是商量好似的,在窃取目标宝石成功后又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它还回来,当然,Ray可没Anmicius那么好心,他偷的宝石,第二天也许得在警局对面的移动垃圾车内才找得到。这般行为无疑让刑警们认为自己像只猴子,还是被两个盗贼耍得团团转的猴子,既滑稽又可笑。更严重一些,甚至还会降低警局在公众心中的信誉,光凭这一点,警局已经输不起了。

但警局归警局,刑警们却早已对抓捕怪盗的任务感到疲乏,毕竟任谁都不可能一周内连续六天加班到深夜依旧精力旺盛。

  “让他拿了得了,反正明天Asteria又会完好无损地待在陈列柜里。”一个小刑警把手中的硬卡片甩给对面的同事,打了个哈欠趴在桌上闷闷道,“真想好好睡一觉啊......”

  “打起精神来!不要放过每一个抓住怪盗走上人生巅峰的机会啊同志们!”

  “做梦吧你。”角落里不知是谁应了一声, “哎对了,你们说,Anmicius和Ray究竟是不是一伙儿的?”

  “应该是一伙的吧?时间卡得多完美啊,你一天我一天。”

  “那干嘛不一起上?两个人合作成功几率不是更大吗?”

  “拜托,一个人的成功率也是百分之百了好不好!”

  “我说你们现在能不能别长他们志气灭自己威风啊?”

  刑警们对这两个怪盗究竟是不是一伙的这类无关话题讨论得热火朝天,硬纸预告函被搁置在一边,竟是没人在意了,摆明了破罐破摔,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Ray今天也寄预告函过来了!”正当刑警们有意开个赌局来猜测两个烦人的怪盗会不会合作时,办公室的门被新上任的刑警队长一把推开,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张黑色的硬纸卡片,“今晚八点半,Hemera是我的了。Ray。”

  闻言,办公室内安静了数秒,再次爆发出一阵哀嚎:“刚刚谁说他俩会合作的?太毒奶了吧,站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Hemera和Asteria都是一枚宝石戒指,前者是祖母绿,后者是紫翠玉,由于两者都是纯天然宝石,价值连城,名字又与希腊神话中白昼之神和星夜之神相同,博览馆将两者放在了相邻的展示柜中,双双被怪盗盯上作为目标也是情理之中。

  Ray的预告函一如既往简单明了,从来没有Anmicius那样追求辞藻的华丽和神秘,但今天似乎太过不一样了。Ray不仅连续两天发了预告函,而且Anmicius居然不同以往设计烧脑的推理题,反而直白地点明了时间地点,但这不是最重要的,真正让刑警们感兴趣的,还是那个“一生挚爱”究竟是谁,甚至有人在想,是否可以通过那个挚爱查到怪盗Anmicius的真正身份。


<<


  伴随着直升机在天空中的隆隆作响,被拦在博览馆大门外的粉丝手中举着写有Anmicus的横幅和五彩斑斓的LED灯,疯狂的尖叫与旋翼的声音不相上下。

  刑警队长埃米站在博览馆的门口,通过对讲机对下属进行编制,等到一切都安排妥当,埃米才抽出空来对身边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道:“抱歉啊安哥,又把你叫来实在太不好意思了,但我认识的人里只有你精通魔术,这对看清怪盗Anmicius的把戏并逮捕他有很大作用呢。”

  “没关系,愿意效劳。”

  就是因为有我在,你们才逮捕不了Anmicius的啊......安迷修干笑了两声心想,有些心虚地避开埃米的视线,环视了周围一圈,将埃米对警员的编制一一记在心里,再结合前一天踩点时得到的信息,快速定下了好几套逃跑方案。

  不远处钟楼上的时针已经指向八点整,粉丝们的尖叫分贝也随之高了一个档次,Anmicius在群众中的人气那么高,也是不无原因的。之所以称其为怪盗,“怪”就怪在他与其他的窃贼作风完全不同,在偷盗行业中根本是个异类,试问,身着一袭白色西装,面戴吊坠单片眼镜以魔术手段现身现场的盗贼除了他还有谁?况且有了黑夜的映衬便更为显眼夺目,在这种对自己不利的情势下还能凭借一架滑翔翼突出重围,这般无畏和聪慧自然博得男女老少的喜爱和仰慕。相较之下,怪盗Ray才有作为一名盗贼基本的职业素养,想方设法将自己隐入黑暗,神不知鬼不觉地取走宝石,以至于真正见过他的刑警和群众,至今还一个都没有。他会被列入怪盗名单,仅仅是因为他和Anmicius一样,在第二天会将宝石归还罢了。

  八点二十分,刑警进入全方面警戒,两枚戒指的陈列柜周围全是端着枪的精英刑警,由于是两位怪盗同时驾临,就连戒备都比以往严密了不止一倍。

  年轻的刑警队长在告别安迷修上了顶层的展示厅亲自加入逮捕怪盗行列后,安迷修借着人群的掩护披着黑色斗篷跑进了博览馆旁边另一幢楼的安全通道,到了天台后躲过直升机的照射,凭一条绳索翻越了两幢楼间十米的距离。

  但一切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般顺利,安迷修一将绳索收起,后脑勺就被什么东西给抵住了,由于自己是后背示人,看不到来人是谁,迫于无奈只得举起了双手,额前的刘海都被冷汗浸湿了一半。

  “想不到怪盗Anmicius也是以这种小把戏来到作案地点的啊?”安迷修心里咯噔一下,空气似乎静止下来,偶有夜晚透着凉意的风划过两人脸庞,发出呼呼的嘶鸣。须臾,来人出声打破沉默,语气里噙着笑,“我还以为有多高雅呢。”

  不是刑警,安迷修松了口气,彻底放下心来,笑着调侃回去:“我也是人嘛,总不可能真的凭空出现在天上。”

  “难得撞上同一天,怎么样,要不要比比谁先拿到宝石?”来人将抵在安迷修后脑上的食指抬起,做了个开枪的手势,甚至还煞有介事地给配了个“砰”的声效,“输的人得答应对方一个要求,自首除外。”

  安迷修转过头来,恰好撞进对方绛紫色的眼睛里,无法反驳的是,那双眼睛明明像片宇宙,其中星星点点光明璀璨,但安迷修却觉得那是一片深渊,仅仅对上一眼,就能把人彻底拉进去,比陷入沼泽和泥潭还要惊心动魄。他不是第一次见到Ray,但确实是俗套的一见钟情,在Ray第一次送出预告函的那天,安迷修身为同行,观察完那幢大楼的结构后大致能猜测到Ray的逃跑路线,独自一人去了推测出来的拐角等着,想看看这个偷盗前同样会发预告函的怪胎是个什么样子。果不其然,在宝石失窃后,不出两分钟Ray就从墙上翻了下来,与他不同,Ray作案时没有那么张扬,像个真正的窃贼一样穿着黑色的紧身衣来无影去无踪,唯一在夜中亮丽一点的颜色不过是他长长的白色头巾。Ray似乎没有看见他,披上外套就从弄堂里走了出去,但藏在暗处的安迷修却是将他的脸一并收入眼底,也是在那个时候,安迷修觉得全天下所有的宝石都比不过那双绛紫色的眼睛。

  在遇见Ray以前,安迷修从来不相信自己会在瞬间喜欢上某个人,“瞬间”这个词汇来得太过缥缈,像是烟花一样,在空中“砰”地炸开,然后呢?下一次心花怒放会是什么时候?如果不再有了呢?他要一直反复回味吗?所以,一见钟情是只会发生在小说里的感情,在现实中发生的概率实在比星星砸在脑袋上还要小。但改变来得太过突然,这颗突然出现的星星使得安迷修的情感曲线图瞬间到了极值,像是积攒颇久后到了爆发的临界点,一发不可收拾。


<<


  “好啊。”安迷修回过神来,应下了Ray的约战。

  距离八点半只有两分钟,Ray点点头没多做停留就闪身进了大楼,摆动着的白色头巾消失在安迷修的视线里。

  “各部门准备!倒计时一分钟!”埃米下了命令,刑警将两座展览柜的包围圈围得更紧。

  倒计时的最后一秒时,白色烟雾在Asteria的展示柜上炸开,一些刑警们手忙脚乱地将枪口指着展示柜,另一些正试图极力看清周围,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在第三十一分时烟雾尽数散去,Asteria的展示柜中已经空空如也。

  “队长!Hemera还在!”一名刑警兴奋地差点跳起来,指着另一个展示柜中完好无损的戒指喊道。

  “Ray没成功?!”

  “这算是保住了一枚吧!总算不是徒劳,太好了......”

  埃米拿出Hemera前前后后看了好几遍,确认这不是被掉包了的赝品后,在激动之余却有几丝疑惑。如果他的直觉没错,那么Ray应该没有来过这里,他不是失手,而是失约,但是,为什么呢?

  安迷修回到天台,看到倚靠在栏杆上明显正在等他的Ray,问道:“你怎么没去?”

  “突然不想要了呗。”

  “这也太随便了吧?”安迷修走到Ray面前笑着说,“那么,算是我赢了吗?”

  “不算。不过我可以姑且听一下你想要我干嘛。”

  安迷修没有说话,自然地牵过Ray的右手,单膝下跪将Asteria戴在了Ray的无名指上,并在被月光照映着反射出光点的红紫色宝石上落下轻轻一吻:“也许你会觉得这很荒唐,但我喜欢你,一见钟情的那种喜欢,而且我很难说出为什么喜欢你,因为我恒久地欣赏你飞扬跋扈的一面,你不需要做任何举动来击中我,我从你身上永远能得到新鲜感,并且可以持续为你心动。”

  安迷修起初不理解Ray既然打算像个真正的盗贼行窃,那为什么还要发个预告函,甚至还要像他一样在第二天把宝石还回去,他是为了找到杀害师父的组织才三番五次以怪盗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引起那些人的注意时顺便再吸引一下Ray的注意,但Ray呢?后来他才明白,Ray不是为行窃而行窃,他是为追求刺激为冒险而行窃。安迷修与Ray太不一样,一个背负太多,一个自由随性,然而就是这样两个人,却殊途同归。也许就是Ray身上安迷修所没有的特质,才能把安迷修困在笼子里动弹不得吧。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Ray。Asteria和你的眼睛很像,刚巧它又是星辰之神的名字,所以我就想把星星送给你。”安迷修站起身,“一片星辰大海,能换到你心脏一隅吗?”

  Ray还没有回答,安迷修就听见门外杂乱的脚步声,一把横抱起Ray,轻声道:“埃米他们快上来了,我们先走。”他小跑了几步从天台的栏杆上一跃而过,白色的长披风在空中变成了一架滑翔翼,在气流中颠簸了几下,稳稳朝前方飞去。

  Ray顺手搭过安迷修的后颈,柔软的唇瓣紧贴在安迷修的嘴角,含混道:“可以啊。而且我已经拿到属于我的Hemera了。”


<<


  第二天,Asteria被包在信封中放在它原先的展示柜中,其中还有一张卡片,黑纸白字让众刑警们无语凝噎了片刻——

  戒指太大了,不要了还给你们吧。Ray。

  这踏马不是Anmicius偷的吗怎么是你来还的?你们怪盗作案都那么随便的吗?!



END

全文都没出现雷总的大名真对不起他(bu
安哥原型是谁应该都知道的吧x
以及雷狮本来就没打算偷Hemera,他就是看到安哥的预告函吃醋了才去现场的,而安哥是在赌他会不会去x
Hemera是希腊神话里的白昼之神,意思是雷狮觉得安哥是他的光(突然中二.jpg

评论(23)
热度(597)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