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19)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18




<<


  进去基地后是一条黑而幽深的通道,雷狮手心闪烁着几丝蓝紫色的电光,一时被用来照明,然而在微弱的亮光下没见到任何守卫的影子,狭长的通道两壁反射着两人的脚步声,气氛更显得压抑恐怖。两人走了几分钟都没踩到哪怕一个机关,如果这里真的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那这样的看管也太过松懈了。

  “没有守卫,也没有其他通道,是心理战吗?”卡米尔右手一路抚过墙壁,眨眨眼睛透过光线扫视了一圈周围,道,“阴暗的长廊,且终点未知,大多数人对此都会感到气闷、压抑甚至恐惧,毕竟黑色和幽闭是很常见的消极心理暗示。”

  “嗤,没有守卫是因为他太自负,只知道权力的榆木脑袋怎么会想到心理攻击?”雷狮满不在乎地耸耸肩,手中的电光似乎更亮了些,悉数被他绛紫色的眼睛映了进去,“终点未知不是很好吗,如果清楚所有,那也太没有意思了。”

  雷廷一改原有的奢侈华丽风,将基地内部改造成这副模样,雷狮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相信这里头会没有猫腻。卡米尔说得没错,这种环境确实会给人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尤其是本就做贼心虚的人,更是一抓一个准。然而雷狮向来做任何事都坦坦荡荡,不论是对是错,他觉得爽了那就是好事,是典型的心血来潮至上主义者,因此这样的环境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作用,反而更激起了他的兴趣。

  通道越往深处越狭窄,阴冷的空气包裹住两人裸露在外的皮肤,雷狮手中的电光越来越亮,发出轻微的噼里啪啦声。“等等,不对劲。”雷狮好看的眉头皱起,“从外面的建筑大小看,室内不该有这样长的通道,我们十有八九在兜圈子。”

  “您的意思是,这是回旋式通道?”

  “差不多吧。”雷神之锤在空气中显现,雷狮将其扛在肩上,微微侧头半眯着绛紫色眼睛向后望去,“一路上一点阻拦都没有,太过匪夷所思,那么这里本身就是一个陷阱。”

  锤头的电流在空气中嗞嗞作响,数道惊雷伴随着电光乍起,沿着地面直直蹿上两边墙壁,通道内壁在一瞬间轰然倒塌成了一片废墟,果然,通道外壁还有其他的出路。卡米尔习惯性扯了扯围巾,道:“大哥,这样我们会暴露的。”

  “我知道。”雷狮点点头,将制服朝一边用力撕扯,纽扣线随之崩裂,纹着雷王星徽的烫金色扣子一颗一颗相继落在地上,坠地的啪嗒声在空旷的室内被墙壁反弹回来,瞬间放大了无数倍。雷狮不甚在意地将整件衣服都脱了下来甩在地上,一脸嫌恶地从上面踩了过去,“这味道实在太恶心了。”

  “呵,本来还不打算砸场子的,既然这样,不妨和他玩玩吧。”


<<


  安迷修看着雷王星太子接了通话就急匆匆地离开,甚至都来不及和格兰特道上一声别,再与雷狮发来那张奇怪建筑的照片联系起来,安迷修没来由得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雷狮可能独自去了雷廷在帝国的据点。

  打开终端,对方头像框里那颗黄色的星星依旧暗着,安迷修发过去的消息全都石沉大海,没有回音。或许是脸上的表情担忧意味太过明显,格瑞在他旁边轻声道:“你要不去看看?”

  “不用。”安迷修收起终端,朝格瑞笑了笑,“他有分寸。”

  格瑞看着安迷修的脸,张了张嘴欲言又止,顿了几秒倒也没有再说话,点点头转身跟上了先行离开训练场的几人。

  安迷修看着格瑞的背影,一个想法闪电般霹上自己的大脑,托着下巴思考起来。他和格瑞相处时间并不长,关系顶多是在路上碰见互相点点头的程度,况且格瑞平常话不多,和安迷修一样在学校里大多时候都是独来独往,唯二接触比较多的似乎只有嘉德罗斯和特招班的那个金发男生。虽然格瑞平常话不多,待人也冷冰冰的,但安迷修直觉他心里的想法可能还挺丰富,之前和雷狮达成共识想要拉拢嘉德罗斯,然而经过几场合作的演练来看,安迷修发现格瑞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指挥班排行第二的实力,自然足够强劲,也未必逊于第一,而且绝对比第一要好说话得多,最主要的就是看对方愿不愿意掺和到这滩污水里来了。

  安迷修再次收到雷狮的消息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对方对他的一大堆疑问都置之不理,发来的依旧只有照片,画面上是一个实验室,旁边的大型容器里是一个全身被密密麻麻的仪器数据线插满的男孩。照片很明显就是站在这个容器旁边拍的,对方还很善解人意地发来了实验室的全景拍摄视频——实验室里没有人,只有终端大屏幕上的数据还在不断更新。安迷修有些无语,不知道该说雷狮是大胆还是胡闹了。

  安迷修发了三个问号过去,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你去了雷王星太子的研究所?如果是的话赶紧离开那里。”

  这一次对方的消息倒是回得很快:“真遗憾,似乎来不及了。”

 
<<


  “我亲爱的弟弟,真是好久不见。”雷廷站在精英武装部队的最前面,笑呵呵地朝雷狮打招呼,“你可真是一点都没变。”

  如果忽略掉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暗流涌动以及衣着华丽的哥哥背后那几十个人架起的直指弟弟的枪械,这幅画面还勉强算得上是兄弟久别重逢后的寒暄了。

  “别来无恙。”雷狮将雷神之锤的锤头砸在地上,手肘搁在锤柄上,摆出悠闲的姿态,不经意地朝一旁的人体容器瞟了一眼,揶揄道,“你也一点都没变,一如既往的没品位。”

  雷廷本就是个易怒的人,更何况他对雷狮厌恶至极,对方的一言一行在他眼里都能成引爆炸药桶的导火索,轻飘飘的一句话就令雷廷和颜悦色的表情消失在空气里:“敬酒不吃吃罚酒,擅闯我的地盘,可以,但出不出得去可就由不得你了。”

  “行啊,那就来比比,是你们的子弹快,还是我的雷电快。”雷神之锤瞬间被电流缠身,隐隐的雷霆在空气中浮现,伴随着肉麻的嘶嘶声蹿入地里,雷狮看着部队中所有人全身都是最好的绝缘料子,明显是有备而来,不由嗤笑一声,“哟,绝缘措施做得挺到位嘛,但我还是好心提醒一下,真正的雷电瞬间电流可是二十万安起步。”

  “大哥!”卡米尔压低帽檐,在一旁低声提醒。

  “知道。”雷狮一边调侃着雷廷,一边暗地里握紧锤杆,环视了一圈周围,嘴唇抿成一条线。这间实验室位于基地地下,唯一的出口此时也被半路杀出来的雷廷给堵住了,要想出去只能硬闯,要么冲过那片人墙,要么开辟新的出路,从眼下看来,还是从这群人身上碾过去比较快捷。

  心中打定主意,雷狮趁对方还没下令开枪时引来数道雷霆,裹挟着电流以雷狮为中心向四周扩散,不出一秒就布满在实验室的天花板上,室内瞬间亮了几个档次。雷狮站在光源的最中央,嗤笑着对雷廷道:“在我改变主意前,如果你不想你的实验品和手下都被电成烧烤的话,就赶紧滚开。”

  “你大可以试一试。”


TBC

20

啊瓶颈期
渴望动力qaq

评论(12)
热度(123)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