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月老牵线都那么随便的吗

月老安设定

安哥生贺

ooc慎




<<


  五月十三日是意义非凡的一天,它不仅是安迷修的生日,而且还是他正式出师荣登宝座成为新一任月老的日子。

  没错,月老,传说中掌管人间婚姻大事,控制凡人春心萌动,手执一根红线进行各种拉郎的神仙。安迷修正是上一任月老的关门弟子,在跟随师父的修行途中,他见过上百桩心有他属、指腹为婚的错误婚姻,见过上千对碍于现实、被迫分离的苦命鸳鸯,见过上万场上错床嫁错郎的悲情戏码......罢了罢了,那话怎么说来着?人生已多风雨,别人的往事不要再提。

  什么,你问月老为什么不阻止这些悲剧的发生?拜托,那是月老,又不是老娘舅,只负责有缘人的相遇,不负责双方的自我选择好吗。

  但安迷修不一样,如果天界有好管闲事助人为乐奖,安迷修称第二,没人敢称自己第一。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今天,正式接了师父的班,并在就任仪式中对天发誓在他的任期内绝不会发生上述惨案,励志要让每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很伟大是不是?还真是令人感动......个屁嘞。安迷修万万没想到,他选择的第一个牵线对象,就开始让他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充满黑暗,可谓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月老难做想辞职。

  后话暂且不提,咱们专注现在。

  安迷修兴致勃勃地下了凡间后,直奔最繁华的城市最繁华的街道而去。不出三秒,他就站在了凹凸市凹凸街的最中央,与人群来了个亲密接触,像块饼干里那点可怜的夹心,被挤得肩膀都快与脑袋同宽。不过这也为安迷修的凭空降临做了很好的掩护,就像滴入大海的一滴水,谁都不会在意的。

  安迷修汗涔涔地从人群中钻出来,才意识到自己在一个多么错误的时间,选了一个多么错误的地点做了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五月十三日,今年恰巧是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天——母亲节。凹凸街的各个商场都在为母亲们做活动,放眼望去,人群的百分之七八十都是中年妇女,怎么看都不像是符合牵线条件的任务目标。

  但安迷修难得独自来一次人间,不好好逛一下就这么打道回府,也太可惜了。这么想着,他立马抛却了在上任第一天创下第一笔业绩的小目标,决定跟着人群四处走走看看。

  但奈何蓦然回首的俗套定律,安迷修一定会在不经意间遇见某个命定之人来帮他走回正轨,而事实也正是如此。正当安迷修伸长脖子试图看清喇叭在喊着清仓大甩卖的是什么东西时,微微一撇头,就看到一个青年——一个右手小指上的红线极其明艳的男青年!

  安迷修眼睛一亮。
 

<<


  雷狮微微抬着下巴,借着身高优势俯视着眼前自称是月老,但在他眼里是个神经病的棕发男人,还顺带在心里感叹了一下长那么好看可惜是个傻子,嗤笑了一声道:“你让不让开?”

  “请让在下帮助您!”安迷修见对方似乎并不相信自己的样子,想也没想便抓住了青年的右手腕抬起来,“您看您小指上这根红线,它会指引我帮您找到您命中注定的伴侣。”

  但初出茅庐的月老似乎忘了,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甚至神都是看不见自己的姻缘线的。雷狮扫了一眼自己的小指,上面理所当然什么都没有,视线慢慢往下移,最后定格在了握住自己手腕的骨节分明的手指上。

  雷狮绛紫色的眼睛蒙上一层愠怒,堂堂雷氏集团三少爷,脾气是出了名的阴晴不定,在这个神经病出现以前,从来没人敢拦下他说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废话,更别说这样失礼地抓他的手腕了。雷狮把手往回抽了抽,安迷修非常识趣地松了力道,如果对方执意不愿意让自己帮助他,那安迷修也不会强迫,毕竟人生伴侣还是不能仅凭一根线就一槌定音,只有自己去找到的才是最重要最合适的嘛。

  “行啊。”

  安迷修闻言惊讶地呆毛都直起来了,看青年的反应和表情,他还以为对方铁定不会相信自己这么荒唐的身份答应自己这么愚蠢的请求,他甚至都开始考虑要不要别明面上为下一个任务目标牵线,这样还省去了清除记忆的麻烦。然而不光是安迷修感到诧异,连雷狮自己都匪夷所思,原本拒绝的话已经哽在了喉头呼之欲出,但在看到眼前这个人翡翠绿的眼睛里隐隐有的几丝期待时,话锋不受大脑控制地一转,竟应允了下来。

  色令智昏、色令智昏。雷狮翻了个白眼,转念一想,既然答应了,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要做,在这个人身上找点乐子似乎也不错。

  “既然您答应了,那在下正式做个自我介绍吧。”安迷修反应过来,一本正经地整了整衣襟,清咳了一声,“我是安迷修,今天新上任的月老,本职工作是搭桥牵线,让所有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在下的毕生目标!”

  “哦,媒婆是吧。”雷狮不甚在意地耸耸肩,“我是雷狮,你要牵线就快点吧,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倒霉蛋。”

  “月老跟媒婆的性质完全不一样,你这是哪来的观念啊......”安迷修低声嘟囔,视线再次落在雷狮的右手小指上,与之前不一样的是,那根红线似乎比之前又长了几公分,悠悠地浮在空中。

  红线最神奇的地方就是离目标的伴侣距离越来越近时,它会像藤条一样生长,变得越来越长,直到双方正式交往后,两根红线会彻底连在一起,在月老的庇佑下,双方分开的概率基本为零,将与对的人纠缠一辈子,想想就很美好不是吗?而这个距离,既可以是精神上的距离,也可以是物理上的距离。安迷修盯着那根红线,蓦地转头看了看周围,然而大妈依旧是那些大妈,安迷修没有看到任何适龄的小姐,悻悻地将脑袋转了回来。

  “雷狮,附近有你认识的人吗?”

  “没看到。”雷狮怀疑地扫了一眼安迷修,绛紫色眼睛的视线冷冰冰地落在安迷修的脸上,“安迷修,是这个名字吧?你不是月老吗,还要问我附近有没有认识的人?”

  “红线告诉我,你离你的灵魂伴侣已经越来越近了,但周围全是妇女,我就想着如果不是物理距离,那很有可能是心理上的距离,所以我打算从你熟悉的人开始尝试。”

  “现在,带我去见你最亲近的人吧。”


<<


  卡米尔默默地站在雷狮面前,大哥不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习惯性地往上扯了扯围巾盖住半张脸,拉低帽檐,海蓝色的眼珠转了一圈,悄悄看向在一旁皱着眉似乎在思考的安迷修,这个人以前从来没有在大哥面前出现过,应该是刚认识的,而且看起来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卡米尔不免对他有些好奇。

  安迷修和卡米尔互相不认识对方,自然也不清楚这位一直沉默的少年常有的小动作,在他眼里,只当这是卡米尔害羞了。但卡米尔小指上的红线还是半透明状态,这说明他还没有遇到自己的命定之人,所以雷狮不会成为他的伴侣,心中暗自抱歉,心仪之人不是被月老承认的伴侣,一定很痛苦。

  “他是我弟弟。”安迷修兀自替卡米尔伤感了一会儿,便听到雷狮迟来的介绍。

  “哦......啊?”弟弟?!安迷修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看向雷狮,“我说的最亲近的人不是这个意思啊!”

  “我当然知道,就是想看看你这个所谓的月老牵线有多随便。”雷狮挑了挑眉,揶揄道,“庆幸自己保持了沉默吧。”

  两人告别卡米尔后,安迷修心有余悸地看着前面脚步略显轻快的幼稚鬼。收敛点吧雷狮,耍了人后的愉悦都快实体化了!安迷修落后了雷狮半步,撇了撇嘴腹诽道。

  “雷狮,月老是看不出来你和别人的血缘关系的,我还因为他小指上那根红线依旧半透明而替他难过了一会儿呢。”安迷修再次看向雷狮小指上的红线,“好奇怪,你的红线又长了一些,你心里到底在想谁?别担心表白会失败啊,红线长长是双向的,你说出来,在下就能庇佑你们俩啦。”

  雷狮闻言,步伐顿了顿,看向安迷修的眼神有些复杂,安迷修的头皮被他盯得发麻。半晌,雷狮才道:“你们月老看不见自己的红线?”

  “嗯?我自己的吗?一般月老是不会给自己找伴侣的,所以约定成俗,应该是看不见的吧,至少我手上还没有。”安迷修把右手举到自己面前,小指上空空荡荡,无奈地朝雷狮摊了摊手,“我也想和某位可爱的小姐来一场美丽的邂逅,但身份并不允许我这样做,好遗憾。”

  雷狮翻了个白眼,没搭理安迷修继续往前走。

  “你去哪?”安迷修立刻跟上。

  “不是说要见我亲近的人吗,走呗。不过先说好,我没什么亲近的人,而且我也不是那种方面的喜欢他们,你可别抱多少期待。”

  月老实际上是不能看到红线另一头的人究竟是谁的,否则跟司命决定人的生死一样,一切都已经有了定数,没有未知,那就失去了爱情和婚姻的意义。这也就是月老在工作时偶尔会以真身出现在牵线对象面前,一步步根据他们的心理和感情,牵到合适的那根红线的原因。


<<


  安迷修深刻怀疑雷狮在耍他玩,几个小时过去,雷狮带他在学校里逛来逛去,见的人都是男性,其中不乏小指上缠有红线的,但安迷修以作为一个月老的尊严肯定,那些确确实实都不是与雷狮连在一起的红线。

  “我说,你就没有有好感的女孩子吗?或者比较熟悉的女孩子?”安迷修狐疑地看向雷狮,“长那么好看,不可能没人追吧?”

  雷狮的外形是放在明星堆里都特别亮眼的那款,尤其是那双眼睛,本就罕见的绛紫色随意勾勒出星空的轮廓,像是揉碎了的星屑铺撒在其中,在他注视你的时候,不经意就会被卷入那颗黑洞,无论如何都寻不到出路。这样的男生,在学校里应该是最闪耀的一颗星星才对,怎么可能会一个女性朋友都没有。

  “认识的有,不熟。喏,那儿就有一个。”

  安迷修朝雷狮手指指着的方向望去,不远处有一个三人组,其中确实有一个高挑漂亮的绿发小姐,但安迷修摇摇头:“不行啊,她和她身边那个红头发男生红线都快缠成毛线团了。”说着,还默默念了个诀,他的祝福簿上又添了一笔。这半天下来,最初遇见的雷狮的红线尽头没找着,其他人倒是牵了很多对,安迷修都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了。

  “我不是早就说了吗,别抱什么期望。”雷狮耸耸肩,“肯定是你那线不靠谱,因为我之前根本就没有喜欢的人。”

  安迷修不乐意了:“话不能这么说,你怀疑我可以,但绝对不能怀疑姻缘线。”

  “好啊,那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所有认识的人都不是我那劳什子伴侣,而你却说我的红线在不断长长?”雷狮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倚在墙上,鞋尖有节奏地敲击着地面,发出“哒哒”的声音。

  “一定是哪里遗漏了......你肯定漏了谁,雷狮,你再想......等等?!”安迷修原本右手肘搁在左臂上,单手握拳撑着下巴,将今天一天发生的事见过的人在脑海中迅速回忆了一遍,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雷狮,“你刚刚说,‘之前’没有喜欢的人?”

  之前没有,那现在呢?安迷修的大脑里突然跳出一个疯狂的想法,又被自己强烈的心跳声给压了回去,雷狮鞋尖敲击地面时发出的“哒哒”声都不足以盖过胸口猛烈跳动的回音。像是想要证明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安迷修情不自禁地低头看向了垂在腿侧的右手,然而事实重重地抽了他一耳光,不知什么时候,那根纤细缠绵的红线已经牢牢绑在了他的小指上。

  “你......我......”安迷修干笑了两声,呆呆地站在雷狮面前,“我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雷狮偏过头翻了个白眼,“在一起试试呗。事先说明,我可不是喜欢你,是看在这根线的面子上才答应试试,不合适还是江湖不见,懂?”

  “好。”安迷修作为月老,自然不会怀疑红线替他做出的选择,既然是命中注定的相遇和相伴,他自然会去遵循,毕竟没有谁的感情在一开始就天雷勾地火般轰轰烈烈,相较之下,安迷修更喜欢清汤挂面似的细水长流。若是因为没有感情基础而错过了对的人,那才是最大的悲剧,更何况,眼下怎么看似乎都是他赚了。安迷修伸出小指轻轻勾住雷狮的,两根原本浮在空中的红线迅速地缠在一起,慢慢融成了同一根。安迷修盯着红线轻笑出声,“没想到上天给我的生日礼物居然是一条完整的红线,实在太惊喜了。”

  “喂,安迷修。你居然可以这么随便地和凡人牵线的吗?”

  “为什么不可以?”安迷修不解,“现在崇尚自由恋爱。”


END

随便系列沙雕短篇:1怪盗

我最最最喜欢的安哥生日快乐!!

其实本来想了下面这一段话打算写另外一个故事的,但我卡了,写不出来。就把小段子也放在这里好了w等以后有灵感了再写。

  喜欢雷狮的人太多了,安迷修只是其中的一个。如果把这些喜欢比做苹果,那么雷狮就是只小刺猬,随便在地上打个滚儿,就能赚得盆盈钵满,安迷修不过是这些苹果中离他最远最不起眼的一个。殊不知,雷狮却愿意把星辰大海中最亮的一颗星星送给他。

最后,渴望评论...!!!感谢!!

评论(21)
热度(320)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