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20)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19




<<

 

  雷狮的海盐味信息素更容易让人联想到咸涩的海风,相比较其他Alpha纯烈的高浓度酒类气味,海盐似乎显得太过清新和平淡。但如果对象是雷狮,似乎再温和的信息素气味也能给人极大的压迫感,那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攻击性。

  闪电裹挟着火花,伴着海风的味道在那些士兵脚边砸出一个又一个浅坑,雷电本身就已经让那些士兵心惊肉跳,再加上Alpha之间的本能排斥以及信息素的干扰和攻击,再训练有素的军队都会有些瑟缩。在战场上,信息素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取胜手段,这也就是大多数普通士兵都是Beta,鲜有Alpha和Omega的原因。但Alpha天生的强健体魄和不俗的格斗天赋和元力,又令统治者觊觎,随后一支支由纯Alpha组成的精英部队组建了起来,成为各大星球最锋利的矛和最坚硬的盾。

  雷王星作为星际三大星球之一,军队力量自然不容小觑。所以当羚角毫无障碍地冲破爆炸产生的热流,将雷电融于火焰燃烧了整座基地时,雷狮才意识到自己被雷廷摆了一道。雷狮轻啧一声,调转羚角的视角,不出意外地看见雷廷正站在基地断壁残垣的最高处望着自己,他身后是那些依旧站得背杆挺直的走狗。雷狮撇撇嘴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在心里朝雷廷比了个中指。

  “竟然被雷廷耍了。”雷狮嗤笑,点开刚刚拍摄下来的实验室全景视频,将画面定格在容器里浑身插满传输线的男孩身上,“爆炸之前这玩意儿还在吗,卡米尔?”

  “抱歉,我没有注意。”卡米尔摇摇头,“但雷廷虽然手段狠厉,可是却性情暴躁,再加上他对您的敌视,如果他知道是您闯了他的基地,断然不会有心思布局而会选择单枪匹马来硬碰硬。所以我猜,有人在背后替他出谋划策。”

  “没错,至于是谁,我大概也猜到了点。”雷狮手上动作没停,十指飞快地在触屏上敲击,为羚角的目的地进行定位,“先把你送回去,然后我要去一趟军部。”

  将羚角设定成自动驾驶后,雷狮这才有空暇坐下来看安迷修发来的一大堆消息。看着一屏接一屏的“你在哪”“你要去干嘛”“别乱来”的废话,淡定如雷狮都情不自禁抽了抽嘴角,无语了。半晌,才道:“安迷修他师父也不是个多话的人,怎么教出来个这么婆妈的宝贝徒弟。”

  卡米尔闻言,微微偏过头,将定在机甲视窗外倒退的小星球上的视线落在雷狮身上,有些欲言又止,但看到对方脸上愈加明显的笑意,还是将想问的话咽进了肚子里,转回头目不斜视地继续看着飞驰而过的星际物质。

  “嗯?”雷狮忽地坐直了身子,对卡米尔说,“安迷修说雷廷上午在军部。”

  没等卡米尔回答,雷狮又低声对自己嘟囔:“怪不得他猜到了我在哪。”


<<


  安迷修整个下午的训练都有些魂不守舍,甚至连身体都感受到了燥热。明明气温还挺舒适的,但安迷修总觉得自己是在蒸桑拿,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沸腾。

  当安迷修再一次手脚无力差点控制不住机甲的行驶方向而撞上银爵的机甲时,对面嘉德罗斯三人也发现了不对劲,主动停下了攻击。雷德接上安迷修的通话,笑嘻嘻地调侃道:“喂安迷修,别不是相思成疾吧?”

  安迷修尴尬地摆了摆手。按常理来说,他应该回答不是,然后再顺便澄清自己和雷狮最多只是朋友关系。但雷德狡猾就狡猾在没有指名道姓,显而易见给他下了一个套等他钻进去,如果正面回答,这等于间接承认自己在想雷狮。更何况,安迷修竟要命地觉得,雷德的话换个角度一想,似乎也没什么错。所以安迷修聪明地选择了沉默。

  “是不是发情期啊?”一语惊醒梦中人,银爵话音刚落,众人的视线齐刷刷地落在了安迷修身上,突然成了焦点的安迷修硬着头皮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日期,无奈地发现自己的易感期也确实差不多在这几天了。Alpha的易感期与Omega的发情期频率不一样,将近半年才来一次,一次大概三四天左右。安迷修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以前的伪装实在太过拙劣,可以称得上是破绽百出,因为他丝毫没有考虑到Omega发情期的问题。所幸自己一直有意无意与身边的同学保持着距离,再加上本身信息素的气味就淡得根本闻不出来,才没有立马露馅,安迷修想到这儿,暗暗松了口气。

  “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也敢私自停下来?一个个是想被罚训吗!”

  “抱歉,将军。”安迷修深吸一口气站直了身子,做了一个标准的敬礼,道,“我身体不太舒服,他们是关......”

  “呵,身体不舒服,”格兰特嗤笑一声,“娇生惯养,就这能耐还想拿我的肩章?安迷修,我敬佩你的勇气,但我对你的态度非常失望。战争不会因为一个军人身体不适而停止,如果这点苦都撑不下去,奉劝你尽早给我离开,军队从不需要废物。”

  “是发情期,没有提前做好防护是我的问题,非常抱歉。”

  格兰特沉吟片刻,轻声嘀咕了一句“Omega就是麻烦”后抬头问:“你有Alpha吗?”

  安迷修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墨绿色的眼睛里难得没有了笑意,原本垂在大腿两侧的双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两秒后又松开了。

  “他有的。”雷德看热闹不嫌事大,在一旁插话道。

  “把他喊过来。”格兰特下了命令,“后面两天的训练你也别参加了。”

  等等?!喊谁?安迷修欲哭无泪地看向雷德,平时怎么没见你有那么热心......?


<<


  安迷修从行李箱里翻出抑制剂,对着腺体连着喷了好几下,等到体内的燥热缓解一点后,开始静坐在床上思考人生。虽然雷德不一定神通广大到能把正在和雷廷周旋的雷狮喊过来,但他还是非常紧张,雷狮本就七窍玲珑,自己的真实性别在迷宫里已经被他怀疑,后面雷狮也有意无意地有过几次试探,虽然都被自己敷衍过去,但雷狮未必打消了疑虑。这下他直接被以“安迷修的Alpha”的身份喊来军部解决“他的Omega”并不存在的发情期问题,一到这就发现安迷修啥事儿没有,这怎么看都瞒不过去了吧!安迷修无语问苍天,一边绞尽脑汁苦想万无一失的借口,一边默默祈祷雷狮看不见消息。

  俗话说得好,忙碌总会使时间过得飞快。然而安迷修现在觉得这话简直无理取闹,他什么事都没干,发呆回过神就已经两个多小时过去。打开终端,雷狮果然还是一条回复都没有,安迷修撇撇嘴,关掉了聊天窗口。估计雷狮也不会过来了,安迷修心里想着。

  安迷修重新窝回被子里躺着,没过几分钟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只得揉着头发慢腾腾下床。安迷修估摸着其他几人下午的强化训练也该结束了,得亏嘉德罗斯和雷德都没有第二性别,自己也不用特别麻烦地再搬一次寝室,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安老大爷你能不能快点!慢死了!”雷狮?!虽然门口的声音刻意被压低,但还是不难听出主人是谁。

  安迷修倏地加快脚步去开了门。雷狮招呼也没打,在门刚刚开启一条缝的时候推了一把径直钻了进去,反腿砰的一声将门合上。

  “你跟谁一个寝室?”雷狮向四周扫了一圈,安迷修的寝室没有他想象中的杂乱,延续了那颗小星球上他家的风格,整洁得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

  “嘉德罗斯和雷德。”

  “哦,这俩人没事,银爵不在就行。”雷狮顺手搬来一把椅子,反坐在上面双手撑在椅背上,“我偷偷过来的,来打听一点事儿。不过军部门口那几个站岗的看到我都没问我是谁也没检查我带了什么就直接让我进来了,这懒偷得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呃......”安迷修尴尬的哈哈了一声,抓了一把自己的鬓发,“你没收到雷德的消息么?”

  雷狮摇摇头,也不在意雷德给他发了什么,丝毫没有打开终端看一眼的起势,继续自顾自说:“上午雷廷来军部干嘛?”

  “不知道,接了电话就匆匆走了。话说回来,你没碰上他吧?”

  “碰上了,而且很轻松地全身而退了。”雷狮耸耸肩,下巴搁在手臂上,“很奇怪吧?所以我怀疑他来军部是找紫堂的。”

  “以及那个实验体,在我被吸引注意力炸了那座基地时很有可能已经被转移到紫堂这儿来了。”


TBC

21

在沙雕的路上越跑越远。
这篇估计还有几章和一辆车(大概)就完结了!!
第二个长篇已经想好了,暑假会写,是我自己心心念念的学pa嘿嘿嘿。

评论(17)
热度(166)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