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鬼广予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21)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20




<<


  不知道是因为抑制剂在渐渐失效还是这一次雷狮情绪有很大的波动没控制住信息素的扩散,安迷修感觉空气里弥漫的海盐味越来越浓,有点让他喘不过气来。

  如果不是在易感期,安迷修也许会很珍惜跟雷狮心平气和坐下来聊天的时间,毕竟两人打打闹闹惯了,难得会有这样和平的场面,再加上雷狮无心从军,指不定做完他想做的事就干脆地拍拍裤子退学从此销声匿迹做他的海盗,那安迷修想见见他估计都得站在敌对面。但现在安迷修心里迫切地想要雷狮赶紧说完赶紧走,剩下的等他回去再谈。天知道在易感期面对雷狮的时候他有多煎熬,再加上性别不实,更让安迷修心虚了好几分。

  许是走神走得太过坦坦荡荡,雷狮不满地伸手在安迷修面前晃了晃:“喂,你是不是没在听我说话?”

  闻言,安迷修半出窍了的灵魂才悻悻然回了躯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暗暗懊恼这不是骑士该有的作为。他尴尬地摆摆手道:“抱歉啊,有点不舒服,你再说一遍好吗?”

  “不舒服?”雷狮从椅子上跳下来,朝安迷修走了两步,倏地整个人都扑了过去。雷狮身材虽然瘦,但总归还是个一米八六的成年男子,体重自然也不是轻飘飘一根羽毛,当肩胛骨重重撞上墙壁时,剧痛才令安迷修回过神来,一瞬间海盐味充盈他的鼻口,呆愣了数秒才反应过来应该推开雷狮。

  “你看门口。”雷狮压低声音凑到安迷修耳边。

  现在不是门不门口的问题啊!我易感期你能别开这种玩笑吗!感受到雷狮呼出来的热气全部洒在耳朵的脆弱表皮上,安迷修无奈地在心里咆哮,但还是依言微微侧头从两人脸颊的缝隙中看向寝室门。

  安迷修清楚地记得雷狮进门后长腿一勾就把门给合上了,锁与锁具碰撞的声音还不小,但现在门却被不知不觉地打开了一个小缝。

  “外面谁?”安迷修皱紧眉头,眼下最关键的不是被人偷听,而是被听了多少。虽然安迷修因为走神没具体听清雷狮说了什么,但能让雷狮特地过来军部一趟,估计不是什么鸡毛蒜皮的芝麻小事。

  “你问我?”雷狮奇,“嘉德罗斯,或者雷德?”

  “不可能。”安迷修反驳,“他们俩今晚估计不会回来。”

  “哦?这么笃定?”雷狮轻笑了两声。

  听出来雷狮笑意里的揶揄,再一想到对方在感觉到隔墙有耳时果断地把自己推到墙上,安迷修心下了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在恼羞成怒和易感期的影响下,脸涨得通红:“你不是说你没看雷德消息吗!”

  “海盗说的话你也信。”雷狮啧啧称奇,不经意间又瞟了寝室门一眼,见门已经被悄然关上,这才放开安迷修后退了几步。


<<


  过了半分钟,雷狮放轻步子去打开了门。“走了,”雷狮回头看了一眼仍旧站在原地的安迷修,“我出去看看,你去不去?”

  雷狮语气上听起来似乎是在征求安迷修的意见,但并没有等他回答的意思,说完便自己先一步出去了,所幸安迷修的寝室被安排在走廊最尽头,倒不用碰运气猜来人去了哪个方向。安迷修沉默片刻,叹了口气从包里找到较普通抑制剂更强效的抑制片,随意吞了两片就跟了出去。雷狮来之前既然看到了雷德的消息,那他的真实性别雷狮估计也已经知道了,自己再隐瞒下去就显得矫情,不如坦荡一点承认便是。

 

  雷狮走得不快,看起来是刻意在等他似的,安迷修追上去,习惯性地落后了半步。现在是傍晚,月亮半挂在空中,还被少许黄昏的余光遮掩着,在这栋宿舍住的人除了他们几个军校学生以外都是军部中职权比较低的普通士兵,按理来说不是在加训就是在食堂吃饭,这个时间段还回来的寝室的,估计是军部上层或是认识的同学之一了。

  “我猜是银爵或者紫堂。”雷狮蓦地开口,“毕竟其他几个人里也没谁有那兴趣来关心你现在怎么样。”

  “虽然并不是很想承认,但你说的确实是事实。”这倒不是安迷修的人缘有多差,而是嘉德罗斯三人组想想也知道不会那么无聊,特地开个门缝来偷听他和雷狮讲话,格瑞就更加不可能了,排除这些,与雷王星太子似乎有很大交易的,也确实只有银爵和紫堂那伙人了。

  抑制片作用来得很快,几分钟前元力流通还有明显的阻塞,现在倒是非常自如充沛了,安迷修召出了冰剑凝晶,一脚踩了上去,朝雷狮伸出手:“上来,咱们直接去紫堂将军那里,这样速度快一点。”

  “哟,发情期两三个钟头就好了?神奇神奇。”雷狮装模作样地拍拍手。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还调侃我干什么?到底上不上来?”

  “上上上,我说你这人真的很开不起玩笑哎,正经到无趣。”雷狮搭上安迷修的手,被人一把拉到了剑上。雷狮万万没想过还能再踩着这柄剑在天上飞,上一次还是在摇摇欲坠的迷宫里,顶着可能随时被墙砖碎瓦砸中脑袋的危险,安迷修御剑依旧非常稳,甚至连余光都没有分给周边那些被闪电劈成碎石的砖块一眼,迅而疾地往前,除了石头炸裂开的闷响,雷狮只能听见刮在耳边呼呼的风声。那时候雷狮就觉得安迷修冷静得有些过分,但同时又不缺嚣张和自大的一面,居然有勇气给予入学以来矛盾最大的自己全部的信任,还把最脆弱的后背交给了自己,跟卡米尔带给他的感觉一模一样,沉甸甸的,这种信任对雷狮来说实在太过新奇。现在也是,安迷修在确认自己猜出来他不是Omega的时候就毫无保留地向他承认了,也没有要求他不要说出去,似乎是笃定了他不会跟人八卦,这份信任让任性散漫的,在尔虞我诈里沉淀颇久的准海盗彻底乱了阵脚。

  不过安迷修好像对谁都是这样的,雷狮想到这里,心里居然有些微妙的不爽,看着对方褐色的后脑勺,雷狮沉吟片刻,将这份不爽归结到了看不惯安迷修的滥好人模样。


<<


  凝晶的速度自然比双腿来得快,到达紫堂将军办公室门口的不远处时,安迷修和雷狮恰好看见银爵从另一个楼道里走进来。两人飞快地闪到墙壁后挡住自己,安迷修举起凝晶,透过冰剑的剑面反射,隐约看到银爵直接掠过了办公室的门,又往前走了三步,在墙面上有节奏的敲了几次后,小半块墙面向一旁移开。

  “啧,你这剑有点糊啊,他敲了什么?”雷狮压低声音,把脑袋凑过来想看清剑面上的映像,几丝头发在安迷修脸上来回磨蹭,安迷修抿了抿唇,不动声色地偏开头:“看不清楚,不过听着像是嗒嗒嗒嗒空嗒嗒嗒空嗒嗒嗒嗒。”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暗号。”

  “所以呢,接下来怎么样,试试看能不能进去还是下次再来?”安迷修没搭理雷狮的吐槽,见银爵进去后墙已经恢复如初,收起凝晶问。

  “进去。”

  “事实上我建议先回去,”安迷修站直身子,摆正神态看向尚且懒洋洋倚靠在墙上的雷狮,“首先,这里是军部,是他们的地盘,敌强我弱,贸然行动不是明智之举。再者,我们也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会遇到什么危险,墙面也是他们在控制,万一出不来大概就永远都出不来了。最后,你该回军校了,无故旷课会很麻烦。”

  “谁跟你说我是无故旷课?”雷狮抱着手臂呵呵笑了两声,“请假手续卡米尔都会给我解决的,以‘给我的Omega解决发情期问题’的理由。”

  安迷修:……

  “好吧,好吧,”安迷修被噎了一下,随后学着雷狮的样子揶揄地轻笑一声,“那我的Alpha,现在咱们回寝室解决一下发情期问题可以吗?”

  “不要。”雷狮转身从墙壁后踏了出去,站在那面藏着暗道的墙前,冲安迷修挥了挥手:“我现在按你说的敲了啊。”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TBC

22

渴望评论...感谢!

评论(5)
热度(119)

© 木鬼广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