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序梦里有没有🍊

【安雷】装A装B算什么,厉害的人都装O(22)

沙雕ABO机甲pa

Alpha安×Alpha雷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21




<<


  “如果里面的人能收到暗门开启信号的话,你现在的行为无疑就是打草惊蛇。”安迷修几步跨上前一把扣住雷狮的手腕,“在不确定门后有多少人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

  雷狮自然知道安迷修是什么意思,他也没真打算就这么单枪匹马闯进去,一来这里是对方的地盘,一旦他们需要外援,那分分钟就能聚集到上百人;二来军部的浑水如果跟雷廷是两淌,那他得不偿失,毕竟海盗可没兴趣插手无关乎自己的事。他装出兴致勃勃执意要进去看看的样子,只是觉得这么逗逗安迷修似乎也挺有趣的。看看,一个平常基本不喜形于色的人居然将担心对手或是自己的情绪表露在外,真是星际一大罕事。

  雷狮瞥了一眼紧紧握住自己腕部的手,又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了安迷修一会儿,掂量掂量自己在他心里占据的那可怜的一块小角落(可能甚至连小角落都没有),估摸着他十有八九是担心他自己死在这里,还煞有介事地兀自点点头,揶揄道:“我还以为你嚣张到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骑士也有畏缩的时候啊,啧啧。”

  听了这话,安迷修才反应过来自己又掉进了雷狮挖的坑,想想也是,雷狮多精明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打无准备的仗?安迷修颇为无奈地揉了揉眉心,隐藏在胸膛后的心脏跳得飞快,待稍微平复下来后不动声色地抬手抹了把刘海下的冷汗。

  “我不是畏缩,只是觉得实力悬殊那就不要送死了,这样对你我都没有好处。”抑制片的效果虽然强效,但作用时长相对就短了很多,甫一加上情绪在瞬间的波动,安迷修能感觉到体内的热量在增加,连从心脏迸发出的血液都向全身传递着欲望的讯号,他不想再在这种无谓的问题上和雷狮纠缠下去,掰过对方的肩膀往前推了推,“别玩了,回去吧。”

  跟着安迷修跳上冰剑后,雷狮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堵墙,暗自感叹一声紫堂居然会把暗道设在自己的办公室旁边,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当然这些都不是雷狮眼下应该关注的,他现在感到奇怪的是萦绕鼻尖的一股很熟悉却又陌生的气味。雷狮只能感觉到它凉凉的,却又具体闻不出个所以然来,但他的各个器官又在叫嚣这种感觉曾在哪里体会过,雷狮挖空了大脑,始终想不出来这股凉意究竟是什么。

  事实上雷狮从来不会去在意这么一点小事,空气的成分多到数不清,弥漫一些别致的气味实在太正常不过。但雷狮肯定,这种冰凉感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位于中心恒星和光热球两者中间的星球上。

  它像什么呢?似乎像冰或雪在高温下渐渐消融,吞噬周边热量后温度骤降时的那种清凉,而安迷修故乡那纯天然的冰雪好像就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雷狮狐疑地看了一眼安迷修。


<<


  “冰凉的气息?我没感觉到啊。”安迷修莫名其妙地微微侧头,祖母绿的眸子往后扫了一眼,又低头看向脚下,“可能是凝晶散发出来的凉意?”

  看安迷修的表情也不像是在说谎,雷狮撇了撇嘴,盯着浮在脚下的冰剑沉默下来,他敢肯定,这股气味的来源绝对不是这把剑。剑的凉意没有那么清新,即使他的主人再温柔,作为一柄嗜血的冷兵器,本质上还是以杀戮为目的。既然是以肉充饥以血解渴的尖锐刀刃,怎么可能会有雪触手即化的柔软?

  还没等他多想,凝晶剑身就猛地一抖,浮在空气中上下颠簸了好几次,正出神的雷狮差点被凝晶甩下去,情急之中忙伸出手臂箍修了安迷修的腰:“你怎么回事?!”

  “抱歉,没控制住。”雷狮仔细听竟能从安迷修的话音里感受到微弱的颤抖,待他定下重心,才让冰剑重新归于平稳。

  “没控制住?”雷狮对安迷修的回答感到惊愕,半晌说不出话来,直到感知手心向大脑传输过来的热量时,雷狮才发现安迷修全身体温都颇高,哪怕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那热度似乎都能灼烧他的皮肤,雷狮缩回手,用力拍了一下安迷修棕褐色的后脑勺,“喂,你在发烧?”

  “没有。”

  “还说没有?体温那么高,都能烤串了。”

  所幸凝晶速度快,不出几分钟就回到了宿舍楼,不用在天上待太多时间,不然雷狮还真觉得下一秒剑就翻了。雷狮跟在安迷修后面进了屋,联系一下雷德跟他说安迷修发情期到了,但安迷修理应是Beta而非Omega,根本不存在发情期的困扰,既然是普通的感冒,为什么又要遮遮掩掩拿发情期当借口呢?雷狮抱起双臂撑着下巴,看安迷修三下五除二换了衣服钻进被子里,百思不得其解。

  安迷修对雷狮心里的各种疑问毫不知情,想着反正自己性别也暴露得差不多了,大家都是Alpha,没什么好避嫌的,现在他只希望雷狮能赶紧离开,或者安安静静在寝室里待着别给他出去招惹是非,他就谢天谢地了。安迷修把脑袋蒙在被子里,企图将空气中还残留的几丝海盐味阻挡在棉花外,把此刻身体的燥热压下去一些。

  “你把退烧药放哪了?”须臾,雷狮毫不客气地扒开半遮着安迷修脸部的棉被,不知道是烧的还是被子里太闷,安迷修的脸颊上红得像是被颜料随意涂抹了几笔,雷狮顿了顿,嘟囔道,“你这烧得有点厉害啊......”

  “我没发烧..... ”安迷修扒拉开雷狮攥着被角的手,这还不够,他甚至使劲把雷狮往外推了推,“你离我远点。”


<<


  雷狮,前雷王星三皇子殿下,现海盗团团长,将来可能还是星际头号海盗,从来都只有他让别人滚的份,现在难得关心一下别人,还反过来让他离远点的,迄今为止还是头一个。雷狮不敢置信地重重推了裹成虫的安迷修一把:“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想睡一会儿。”

  “先别睡,你药放哪儿了?”

  “我真的没发烧,睡一觉就好了真的,你自个儿去打打游戏吧,啊。”安迷修无奈地扯下被子把脑袋露出来,看着雷狮一字一顿地说。如果放在以前,雷狮能对他有一丁点除针锋相对外的上心,他可能会高兴好一阵,但现在迫于在易感期面对雷狮,安迷修觉得各方面都很不ok。易感期让自己的嗅觉更敏感起来,雷狮身上的海盐味每时每刻都在他鼻尖挥之不去,虽然对方也是Alpha,但安迷修在发现自己对雷狮抱有其他感情的时候,信息素好像已经无法成为阻碍他情感增长的绊脚石了。

  雷狮见安迷修不说,便径自打开了对方放在床边的行李箱。

  “喂......”

  安迷修见雷狮直接上手翻行李,忙不迭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行李箱一向收拾得很有条理,常用的物品基本都放在表层,一目了然,而最常用的药盒自然被放在最醒目的地方,也为其他人提供了方便。所以按理来说如果雷狮只是找药,是不需要翻动安迷修其他东西的,但安迷修还是没来由地一阵慌乱,他不敢保证雷狮真的能那么守规矩不越线,万一他兴致来了随手拿出那本放在透明夹层里的日记本,那安迷修怕是跳楼的冲动都有了。

  很多人有了喜欢的对象后,总会把一些心情说给朋友听,安迷修也不例外,但他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那就只能把这些小心思写在日记里说给自己听,权当自娱自乐。他倒也不至于是交不到朋友的人,虽然班上熟悉一点的除了雷狮这个不知道算不算朋友的暗恋对象,其他都仅仅是点头之交,连隔壁的呆毛姐弟都不过是相比较而言关系比较好的朋友。

  这么想着,安迷修惴惴不安地盯着雷狮的动作。幸运女神这次倒是如了他的愿,雷狮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像是没看到那本大喇喇摆在眼前的日记本似的,拿出药盒后就直接拉上了行李箱。

  雷狮随意从药盒里倒了两颗出来,想了想又出去接了杯温水,安迷修看着向他递过来药和水的那双手,莫名感觉心里一股暖意,猜测这大概算是雷狮十八年人生里仅有的仁至义尽了。

  “怎么,”安迷修迟迟不接,雷狮也不在意,直直对上安迷修看过来的视线,挑了挑眉道,“不自己吃难道是想我喂你吗?”


TBC

抱歉因为沉迷追星那么久没更orz

之前有几位读者问我完结后有没有出本打算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因为我跟其他文画老师都不熟,完全自娱自乐型写手,没有G看起来非常寒酸,约稿也挺难约的,所以并不打算出本,我在这里说清楚了就不用来问啦。
而且就算出了估计五本都卖不出去叭x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2333
谢谢你们喜欢。

评论(33)
热度(164)

© 槐序梦里有没有🍊 | Powered by LOFTER